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文艺连连看
女作家农场挂职的日子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2年07月13日   
        邓元梅是我市年轻作家,也是我市有过在农场挂职体验生活经历的女作家。在她挂职的那段日子里,到底发生了哪些故事?近日,记者采访了邓元梅。
  四年前,中宣部号召,艺术家要以生活为基础,希望艺术家走进基层,体验基层生活,写出反映基层生活的文艺作品来。当时,邓元梅正担任市文联主办的《江南风》杂志责任编辑,也正值全省“8+1”城市圈的建设,使她成为武汉市作协的签约作家。她主动向武汉市作协提出申请,要求挂职基层体验生活,经由武汉市作协联系,她来到武汉市慈惠农场,担任该场的副场长,并参与管理。
  当即,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大力支持,为她安排工作日程,优先将她送到慈惠农场,当时省内几家报纸都给予报道。来到农场的第一天,农场书记带着她沿着整个村庄转了一个大圈,令她在第一天的挂职生活中,对基层,特别是对新农村有了最直观的感受。那天,书记对她说,“我们渴望看到以我们农场为背景描写新农村生活的作品问世。”对她寄予殷切希望,邓元梅郑重地点了点头。
  邓元梅住进了农场办公室兼卧室的一间小房子里,吃住都在这里。白天,她跟着农场的领导们下乡处理各种事务,拿着笔记本,精心做好记录,书记召集大家开会,她也会到场,对各种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也因为她的到来,书记说自己“都不好意思说粗话了”。凡是那里发生的如电力问题、拆迁问题,以及村民扯皮拉筋之凡人小事,她都一一参与解决,写了一本本工作笔记。
  但是到了晚上,她感觉特别难熬。因农场地处偏僻,白天上班的人各自回家了,三层楼的房子,除了一楼有一名值班人员外,就剩住在二楼的她了。农场的生活条件比城里差,更比不上在家里,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洗澡的地方有很多蚊子;如若遇到停电,安静下来时,听到窗外吹来的风,她总被吓得睡不着觉。尤其深更半夜上厕所时,更是被空荡荡的脚步声吓得不敢出门。她丈夫梁军得知后要她回家,被她坚决拒绝了。因为丰富多彩的农场生活、新农村建设的发展正是她小说创作的源泉。终于她有了创作的冲动,着手写一部小说名为《女支书》。身为副场长的邓元梅,除了完成农场分配给她的任务外,她还要一个村一个村里去采访,去了解村民们的真实内心。
  为更好地走进生活,邓元梅在农场生活一段时间后,要求农场领导安排她住进农户家里。这样,她和农户同住一张床,同吃一锅饭,晚上跟他们谈天说地。当村民知道她是一位作家时,村民们都围着她,讲自己的想法、经历,也讲对时局的看法,每一个农民都是那么真诚,这令她十分感动。她知道农民想什么,想要什么,和他们对政府的期望,她常常在这个时候,走进自己的创作。
  就这样,一年过去了,这期间,家里一直催她回去,毕竟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但是她想着心里的“女支书”,便放弃了回家,因为这是她的使命,不能辜负了大家对她的期望。
  她把目光放在农场明星村庄石榴红村,这是全国著名的新农场建设模范标兵,也是有名的乡村乐旅游点,每天前来参观学习者络绎不绝,为什么这个村庄能建设得这么好?她要把这种经验用文学的形式表达出来。
  邓元梅根据自己的见闻和体验,以石榴红村为背景,以当代大学生做村官为背景,写下了大学生做村官缺乏经验的种种困惑,以及大学生该如何面对农村工作的反思和追寻。创作的中篇小说《女支书》,文中真实地写出了农场经历,尤其是初来农场时的种种生活困难,包括蚊子、停电、洗澡、上厕所等细节,都出现在作品里,让作品中的大学生村官做了切身体验。
  《女支书》写完后,她离开了农场,事隔几年,这部作品因创作的人物来自大学生村官,且生活场景真实,描写细腻,主题积极向上,被收录到名家组成的时政小说集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7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