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文艺作品展示 > 散文
我自倾怀 君且随意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5年01月30日   
肖慧芳
  这个夜晚,我用温软的指尖,一字一句地书写∶把我的灵魂放进银山。把我的肉体和灵魂一起埋进银山的肉里,骨髓里,血液里,让我的灵魂从此强大,让我的灵魂能承载人生的一切,而不是恐惧、逃避与卑怯。
  我常将自己深栖在那一片黛色的忧郁里,薄凉、孤寂,在灵魂与灵魂之间寻找认同,那是无人解读的孤独。
  细雨浸润的银山,清静舒心,一切都被淋湿着,连人的心事也被淋透。山雨微风,拂面的舒爽,清芬入怀。甜而不腻,那是爱的感觉;淡而无味,那是生活的质地。
  浅流里一尾锦锂,静静地徜徉在那一池清凉中,缱绻着,怅然着。原来生命是可以如此简单的,简单到远离浮华的喧嚣,在岁月深处静静领略一种清淡的欢愉,将生命中所有的杂质沉淀过滤。
  银山在四月,我沿着她的臂膀轻轻松松就爬上了甜蜜与宁静的眉梢。风姿摇曳,依然是雨声淅沥。盈耳的雨声,与乍起的烟雨一起,把忧郁的心境幻化成曼妙且朦胧的诗意。一切的一切,都淹没在纷飞细雨里。
  宁静、优雅又清新,一曲山色江南,万千温润。喜欢雨中的轻风,喜欢轻风伴细雨的日子,喜欢风轻雨柔的早晨。更喜欢雨中的银山,凝眸浅笑间,文字的城堡从此不再孤芳自赏。
  读海知博大,读鹰知翱翔;读春,心就无冬;读秋,胸中皆果实;今在银山中读,读到的是一遍晴好。
  执一盏琥珀红,我自倾怀,君且随意。今朝真的可以醉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8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