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文艺作品展示 > 新诗
汪子恒的诗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5年12月02日   
汪子恒简介:
汪子恒,湖北鄂州人,鄂州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省交通运输厅武黄高速公路管理处杭瑞高速公路。
 
月光谣
 
歌谣,停了下来,月亮仍在走
从村子的东三坡,一直走到西墙根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人的中世纪
母亲收晚工回来
把方圆几里的月光,全部穿在身上
进入里屋,一阵热闹的咳嗽
母亲又把全部的月光,还给了这个世界
   
蜗牛
  
我哭,哭不过一场暴雨
我跑,跑不过一场闪电
我,只适宜在一张空白的纸上
慢悠悠爬过,半个格子的阳光
然后,用一生的光阴,只写下一行慢慢吞吞的诗歌
 
刹那间
 
河流,自西向东,不舍昼夜走,越来越接近长天落日的码头
我,朝东往西,低着影子走,一点点靠近,生命的源头
当一块转身的刹那间,你在天边,我却在地下
 
回乡记
 
窄小的田埂上
我与一头水牛迎面相遇 
目光深深触及的那一刻
我发现我们
彼此好像
遇到自己的前世一样
淡定中
都略带着一丝丝晨曦的哀愁
不一样的是
他从一块刚收割完的麦地回来
我要去往一块墓地
看一位长着满身荒草的父亲
 
柿子树
 
你摘下柿子的时候,秋天已染成猩红
你把柿子挂在树梢的那一刻
白汪汪的月亮,独自潜回苍老的小镇
捏了捏,手心的柿子,三分硬,七分软
一个人侧过身去,眼泪还是暗暗地流了出来
仿佛,自己捏到自己的伤心之处
 
时间都在哪儿
 
时间,是上帝之手
把我们雕凿成一朵木质花纹的花
 
又把我们安葬在梦的身旁
等待春天,第二次开花
 
感谢时间,把铁这件最冰冷的礼物,赠给了时代
是锈迹斑斑的脚印,在引渡我们走向黄金千里的田野
 
鄂东的棉田
 
高高举起,铁一样的拳头
匍匐的身子,还是高过了大地
阳光,用温暖的小手锤打着,尘世最孤独的词语
雪一样的白云
在低矮的人间,晒着,最洁白的柔软
从此,躺下去的地方,不再是,冰凉与坚硬
 
写给叶子的家书
 
我见过,许多叶子,长得不一样
有的,很安静
把一辈子的光阴,都安顿在树上
还有,不少的叶子,会飞
比如,麻雀
不过,飞得,都不远,都不高
人,也是,一片叶子
这是,我至今见过的,世上最大最重的叶子
他们中,有的一生,在四处漂泊
还有一些,一生都不能,落叶归根
 
静夜思
 
几场秋雨过后,暂时浇灭了几盏路灯的热情
四周的银杏,越来越漆黑了
落在院子中央的月光,越来越皎白了
仿佛在下一场盛大的雪
随手翻起一本书看,你惊讶地发现
读过的那些经文,竟是一片片泛黄的叶子
读过的那个故乡,竟是压在心底一辈子
叫人彻夜失眠,一浪高过一浪的虫鸣
 
江滩公园的合欢
 
丝如针,红如霞,香如蝶
她轻轻地,眨一眼,天地就生风
在凡世,这样生情流转的女子
谁遇上了,谁都会悄悄爱上
熙熙人海中
若是她,一眼认出了我
我会毫不犹豫,跟她走
 
收麦子
 
1
走了一冬的路
父亲背着厚厚的麻袋
是来收今夏的麦子
2
时间在墙上挂久了
也会生锈
用月光细细打磨
就是一把又亮又好用的镰刀
3
你是麦芒
我是针尖
其实我俩的心眼都很小
容不下人世间的恨和仇
4
开镰之前
父亲照旧在镰刀上
洒上一两滴凉水
这样麦子的呻吟
会喊得轻一些
5
碾出来的麦粒
如同锻造出来的汉字
个个
黄灿
饱满
工整
不像我这多年
写下的分行诗歌
越来越像
一个潦草的人生
6
密密麻麻的麦子
好像大地哭出来的眼泪
一个叫父亲的人现在要用麻袋全部收走
 
在长港
   
1
九十九里长港
九十九道骊歌
2
那时候
水很静
花很香
人很美
 
一条蓝花格子的连衣裙
像荷花一样
把命运轻轻倒映在水面
 
多少爱和恨
化作一辈子的流水和白云
 
3
世界的浅和深
到底有多少米
你告诉我
浅呢
刚好埋下一根水草的命运
深呢
能淹没一个人的生命
 4
上游在哪
下游在哪
一块不知从哪儿
漂来的白色塑料板
上上下下
漂了二十年
始终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他跟父亲一样
是不是
也染上了人间的沉默
5
平风浪静的日子
偶尔会卷起漩涡
小强跳了进去
从另一个日子里
凫出水面
小红跳了进去
再也没有浮起来
像一块石头
咕咚几声后
再也没有动静
6
这些年
雨水一旦发炎起来
身体会像洪水四处泛滥
无处可逃的诗歌
如同一条发疯的鱼儿
在荒草间挣扎
试图找寻一条通往长江的暗道
7
驳子船每天从门前路过的时候
总会吼上几声粗砺的嗓子
仿佛有人在他的喉咙
故意塞了一团棉花
8
在长港
每一瓢水舀起来都是你的影子
每一瓢水倒下去都是我的眼睛
 
梁子传说
 
1
有一根看不见的脐带
在娘与子之间,永远剪不断
2
岛,像荷叶
荷叶,像岛
 
你给我讲过的那些故事
一半浮在水面上
一半早已沉在水底
3
桃花水母,比祖母年纪大
舞姿,却比十八岁的妹妹年轻得多
4
天空和水面
紧紧地,囚禁在一起
谁也分不出谁的边界
 
一张巨网,撒过去
打捞上来的,是黄金一样苍凉的金子
漏掉的是,一行行白鹭掠过千年的风声
4
湖水煮湖鱼
不像一道菜单
更像一首渔歌
 
那夜
一个人醉了
一湖水也醉了
5
透亮的水呀
像父亲一样
有孤独
有伤口
 
缝合的是那条鱼
撕开的也是那条鱼
6
真正忘掉一湖水
有时比忘掉一个人,更不容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45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