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文艺作品展示 > 新诗
余凤兰的诗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5年12月03日   
余凤兰简介:
  余凤兰,女,笔名寒溪幽兰。中学英语高级教师,民进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作协会员,鄂州市作协理事。散文、诗歌与评论刊发《华夏散文》、《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佛山文艺》、《芳草》、《赤壁诗词》、《都市小说》等刊物,作品选编入多种文学著作,在散文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奖,著有散文集《夜渡心灵》、诗歌集《陪我去远方》、诗歌合集《花开有约》。
  雨中的思念
  在被箭伤的地方文字密密匝匝
  像列队的蚂蚁涌向心房
  雨滴淋湿着街道天空蜷缩成一片灰濛
  太阳冷了 星星拥簇中相互取暖
  比黑夜更深的孤寂随风而至
  只想燃一路烟花 让瞬间的美丽
  带着灵魂沦陷于梦的深处
  醒来时任回忆爬满枕边
  对着寒冷 唆使眼中的悒郁
  紧紧握住你的影子和梦的温度
  把一种疼痛握于掌心
  端坐思念之弦 一遍遍弹奏
  生活中的苦与乐 潮湿柔软的心曲
  像一只挪威鼠穿过村庄走向旷野
  向大地静静叙述我对你的爱恋
  倘若不信   你看我诗句中的动词
  正在蠢蠢欲动 密谋劫持不远处的你
  一根根藤蔓缠绕过去与未来
  如何避开这个雨夜 使骨子里的痛
  在深不可测的生命之河放生
  风雨绕过春的门槛
  绕过春的门槛
  风雨湿了我的发际与衣袖
  推开老屋的窗 眼睛的远
  被一滴滴雨飞溅
  不可救药地我爱上这场雨
  凝神屏气不惊动春心萌动的草
  如果抵不到沧海 我愿退出桑田
  潜入江河与雨水最初的盟约
  一场凄寒冷清中淡定
  如何掩饰我等你的心跳
  陷入一种荒芜 如何穿越阴郁
  才能到自己的圣地 我的耶路撒冷
  雨说 抵达一朵梨花的内心
  不论前生还是今世
  所有风可以经过的地方
  都洒满你对我的牵挂
  行走在高速
  北风吹起的时候 我约定沉寂
  一个人行驶在高速路上
  看一地雪花破解春天的秘密
  田野裸露心事 以惯有的冷峻
  静静聆听风与雪合唱
  以二月为题 用车辙为笔
  写下生命的另一种意义
  那些低处的草在路旁
  以自焚的姿势 温暖整个大地
  风 摇晃着树枝侧身相让
  仿佛五线谱上散落的音符
  一辆辆小车悬挂其间
  动与静都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如果以雪为背景 请把全部的怀想
  献给一位水瓶座的女子
  想念村庄
  蛰伏春光
  像驮着太阳的金龟子
  独自走进草地
  许多年来 我守着城市
  几乎忘记乡村的蛙鼓
  屋前树下的老黄牛
  可否啃光了我的童年
  一声紧过一声的鸟鸣
  喊醒了村庄
  不肯丢弃方言的我
  牵着月光重回一次玉米地
  忆起父亲站在田埂
  大手一挥 撒谷为兵
  如得胜的将军面露微笑
  我也是梵高笔下的向日葵
  面朝炊烟的方向 那里
  母亲正手搭凉棚张望
  春光中我和妹妹听虫吟看蝶飞
  与外婆一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多年后麦浪上村庄的春天
  被牛背的柳笛吹响
  王
  我整整迟到了一千年
  细碎的脚步 走出一地尘埃
  风吹走了村庄河流
  我是遗落的小小蜘蛛
  日织三寸 只为一张网
  能住进你——我的王
  曾手持故乡遥望
  在路上 我的双腿
  已灌满对幸福的向往
  我还必须比一场雨更早
  赶在桃花开放前
  偕同一群鸟喊醒春天
  如果我早到一千年
  便有足够的柔情
  与你共享老去的时光
  在洁净的院落 为你
  生一群吵闹的儿女
  静夜十指相扣相拥而眠
  与君书
  燕子说你御风归来
  为此我收拾一冬的慵懒
  一夜之间涉过泱泱秋水
  掏空心中的抑郁
  田野为你系上熟悉的乡情
  一地青草铺满岁月的轮回
  与春天同行 是谁
  把楚腔的唱词装进柳笛
  许多窖藏于心的场景
  因你而生动地再现
  那一年我踩着青春
  在江边捡拾了一颗红豆
  思念从此生根 遗下的怀想
  挂成了一枝枝枫叶 霎时
  满园枫树燃起火红的向往
  寻找母亲
  三月 阳光很暖
  母亲 我已陌生于这个词语
  每年四月去捻一捧黄土
  触摸你的体温 油菜地里
  一只蜜蜂停歇在花蕊 倾听
  返青的麦苗摇曳她的衣裙
  越过空旷的枝头
  母亲 我翻遍春天的每个角落
  却依然找不到你的踪影
  多少年了 春风拂过桃林
  桃花开了 拂过梨树 梨花也开了
  而我的思念藏进每一个日子
  白昼与黑夜相互追赶得泪水涟涟
  在清清明明的那天
  淋湿了桃花打落了梨花
  母亲啊 在已抛荒的稻田
  我蹦蹦跳跳的金色童年
  正在寻找乡村的情义
  尾气 灰尘 森林般的钢筋水泥
  这就是我儿时向往的城市
  多年前我放弃乡村清新的空气
  如今我开着小车蜗牛般行驶于
  滚滚车流 母亲 我看见您
  看见您拉着板车弓着背的身影
  在前方一晃而过 我还看见
  那堆得像小山似的棉籽
  已换成一缸缸香气扑鼻的棉油
  守一方净土 聆听四季的鸟鸣
  母亲 那一湖碧水可是您澄明的眼睛
  贴近大地我静坐于季节的出口
  目睹您领着一个春天绝尘而去
  如今水乡瘦了 江南旧了 在故乡
  我命令所有睡着和醒着的麦芒
  与我一起寻找 寻找久已遗失的炊烟
  缘着水声敛迹前行 在时光村落
  母亲啊 您就是无处不在的风
  深呼吸
  只需要一次深呼吸
  隽永的秋意便从风中落下
  或许 梦想只是透明之月
  溅出一粒粒冷硬的梦魇
  在坎坷的心情上高悬
  把阳光裁成荡漾的笑意
  熟悉的田园插满丰收旗帜
  多少希望如远山横亘于心
  伸出手挽住失落的眼神
  仅存的温暖 全部融入诗句
  仰望苍穹 多少人在这只
  倒扣的杯下享受平静与真实
  当憧憬等成忧郁生命等成流水
  只需要一次深呼吸
  天际的星辉廓开岁月的胜景
  疼痛
  行走街上 那些楼房参差错落
  宛如时光墨汁涂成的粗犷书法
  这样的夜晚我的呼吸
  不幸撞倒了一位孤独的旅人
  扶起他 竟被斑驳树影绊住
  从前世启动一次偶然
  呵 那一汪温情的碧潭
  让我溺于其间 波光之上
  满载的船只带走了无望的诗篇
  留下黑夜与白天对峙
  蜷曲秋风中 一翻日历
  不觉已经是千年 千年的疼痛
  像一枚古币 斑斑锈迹
  盈盈欲坠的泪水将一次邂逅
  浸湿成温软的梦
  秋
  此时 天空的蓝掉进湖水
  鱼儿们一拥而上
  摇动着尾巴和飘浮的树叶嬉闹
  所有的稻子都谦卑地
  俯下身子 和大地告别
  远处的山上 一树树枝桠
  挑起黄澄澄的
  柿子和桔子
  在遥远的乡下
  我邂逅一位老农 他的笑意
  让我走进一块稻田
  温习多年不曾握镰的姿势
  几个孩子 骑在牛背上
  以袅袅炊烟为背景
  在窄窄的田埂上
  荡着秋风
  隐隐芬芳把一树桂的魅力
  在阳光中撒播 我看见
  犁进地里的春天
  开成缤纷色彩
  一朵云飘来
  缠绕着不是游子的我
  让我忆起慈母用手中的线
  把我与一个村庄缝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8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