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6期
我为桃花来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张晓琴

 

兰州市仁寿山位于安宁区刘家堡北部的桃园之中,距市中心不过15公里,园内绿树成荫,风景秀丽。据说每逢桃花盛开之际,这里就会隆重举办桃花会,观者如潮。我是赶在桃花会举办之前来到此地,这里的桃花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到来。

沿着石径朝前走,那一树树、一簇簇姹紫嫣红、绚烂无比的桃花便映入我的眼帘。她们真象一群群活力四射的少女,争先恐后般地向我张扬着她们跋扈的青春!她们试图用蓬勃的朝气感染着我,震撼着我。而此刻的我,也会情不自禁的和她们一起忘乎所以,聊发着少年狂!

穿行于桃林间,我贪婪的欣赏着大自然所馈赠的美景。你看这里,一簇簇桃花,火红得犹如一团火苗,瞬间就燃烧掉我与她们之间的距离,让我的眼里、心里只存有桃花。于是,我就遐想着,当年崔护邂逅的那位美丽羞涩的女子一定是在这棵桃树下,所以才留下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千古绝唱;那边,素颜的梨花映衬下的粉红一片的桃花,多像一位清新脱俗的粉色佳人,摇着素雅的桃花扇,专注的等待着她心中的才子。于是,歌唱家蒋大为用激昂的声音唱响《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只为与佳人隔空遥遥相望;一阵春风吹过,一片片尚未开饱满的桃花随风翩翩起舞,然后散落在这里,那里。于是,寄人篱下的林黛玉手拿着绣锄为葬花而来,黯然神伤的她发出了:“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的幽怨。而我,此刻没有感伤,因为同样的此情此景,龚自珍却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来到一座有几棵桃树掩映的小桥边。因为有桃花,那小桥也变得诗意盎然起来。琼瑶阿姨笔下婀娜的杜芊芊,在四月西湖的断桥边小憩,因桃花动情,风情万种的挥舞了一条小方巾,于是,桃花与桃花般的女子就镶嵌进狂浪不羁的画家梅若鸿的画卷里、心里。“犹记小桥初见面,柳丝正长,桃花正艳。”一群年青人就此喧闹了《水云间》。你看这开在桥边的桃花,每一朵都开得那样的认真!即便没有蜜蜂与蝴蝶的造访,即便在这静静的小桥边,她们也在枝头尽情的绽放,只是不愿辜负这人间的四月天,真让人心生怜爱!

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提到“晋陶渊明独爱菊”,在我看来,这一定是个美丽的误会!陶渊明必然也爱桃花的。不然,他怎会写下《桃花源记》和《桃花源诗》?而且,我有理由相信陶渊明一定见过桃花源的!要不他怎知“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他的散文撩拨着后人追寻“香格里拉”的情结,寻梦的人如我,都愿沉醉在桃花林中不再醒来。

当然,也有不爱桃花的人。于是就有桃花劫、命犯桃花、桃色新闻等等的字眼的出现。难道身在桃花中,真的就无法自拔了吗?金庸从男人的角度出发,坚决的说——不!东邪黄药师,高大英俊、武功盖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生桃李满天下、掌管远近闻名的桃花岛,即便人不在江湖,江湖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如果用现在的词语来形容黄老邪,那就是个典型的高、富、帅!他是少女、少妇思慕的对象。然而他只惦记着桃花岛,只为与黄蓉早死的娘朝夕相伴,谁又忍心怪罪桃花呢?

还有些人虽然身在桃花字眼里,却不恋桃花。比如飘逸豪迈的李白,将一位友人的情谊与“桃花潭水深千尺”相对比,于是我们记住了一位千古好友——汪伦;比如风流倜傥的唐伯虎只惦念着与桃花仙人的交杯换盏,因为他知道: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自《诗经》有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千百年来,诗人作诗、词人填词、乐工谱曲、画家挥毫、就连武侠小说家也要挥舞着桃花剑、落英掌来书卷里闹一闹,他们都是为桃花而来。他们爱桃花、怨桃花、恨桃花,最终还是忘不了桃花。其实,爱也罢,怨也罢,恨也罢,那桃花只是尽她的本份,或开或落,遵循着她的宿命,他们的爱恨情仇与她无关。

我爱桃花。我向往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浪漫;也羡慕着“夭桃野绽僧知早”的宁静。今天,我只为桃花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28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