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从生活沃土中挖掘底层人性美
——胡雪梅4部中篇小说读后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杜政宁

 

案头摆着散发墨香的4部中篇小说,是湖北省文学院第十届、第十一届签约作家,鄂州日报记者胡雪梅近期发表的代表作。如《一豆的春天》载《北京文学》2013年第1期,《母亲在远行》载《北京文学》2014年第11期,《心灵诊所》载《星火》2015年第1期,《团头鲂》载《山花》2015年第1期。其中有的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转载。受市文联、市作协主席刘国安之托,进行认真阅读,受到不同寻常的心灵震撼和灵魂洗礼。作品来自作家最刻骨的生存经验、来自普通的城市与乡村,用最为经典和传统的叙述方式,通俗好看的语言,冲突式的人物关系,从生活沃土中挖掘出底层人性之美,努力揭示时代的本质和意义,抵达当代历史的精神深处,人性的光辉照进女性日常生活,具有打动人心的艺术魅力。

深刻表达人性之美。人民创造历史的活动,是文学创作的肥沃土壤和源头活水,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文学之树方能常青。文学关乎世道人心,是民族精神的火炬,具有特殊的烛照和引领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万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胡雪梅记者职业20年时光,奔走在乡村、城市各个角落,与底层各色人物打交道,有着丰富的生活积累。300多万字的报纸发稿量,150多万字的时尚杂志和通俗文学杂志的投稿和发稿,将她捶打成一个勤奋努力不怕苦累的人。华丽转身到纯文学创作,她与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一年多时间里,创作和发表18万字的中篇小说。她对社会变革发展,有着深切体会,形成自己独特风格,让人刮目相看。《心灵诊所》以一位女记者为主人公,倾听一群问题读者的故事,欺骗、虚伪、伤害、救助,问题读者不断上演日常生活中的悲喜剧,传统美德不可避免地遭遇现代文明的冲击。《母亲在远行》写一个母亲遭遇两个儿子意外死亡,一个在八十年代严打中被匆匆判了死刑,另一个在自卫反击战中成了烈士。这位母亲终生奔走在给儿子上坟的路上,是写给天下丧子母亲的挽歌。白发人送黑发人,读者于苦难的故事中,看到人性的良善和人生的美好在这位可怜母亲身上闪烁着格外动人的光彩。

叙事追求散文风格。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曾经诗意地谈道,“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胡雪梅利用记者职业之便,用双脚走进田野,用心灵紧贴大地,发掘真善美,创作出佳作。当代小说有两种风格,一种是情景化戏剧化,另一种是抒情散文化。胡雪梅的小说介于两者之间,有的故事性强,有的故事性弱,有的没有由尖锐矛盾引起的戏剧性冲突,人物对话简洁。重点表现人物对事件的反映和情绪,除了塑造鲜活的人物,还描摹风俗人情,充满诗情画意。《一豆的春天》中写道,“月亮伴着香哥,映照一片美丽的竹海,是人间的奇观。月亮,肯定是想安慰香哥的,叫醒几只鸟儿,从雪竹里飞出,在清辉里起舞。” “不得而知,香哥是否经历过惨烈的搏斗,总之,那无边无际的竹海,是他投奔天堂的走廊。” “土地开发大潮,像一把无情的刀,把山窝窝的城,刻出了另一个面容。城,己不是当年的城,酒楼、饭店、酒店,张扬着,开放着。” “迁坟的队伍浩浩荡荡,喇叭、唢呐、锣鼓,吹着,敲着,打着,寂静的峡谷到处都是回声。”语言流畅清新,情节感人干净。香哥的未婚妻从北京千里迢迢赶到山沟,按说会有“床上戏”,但胡雪梅笔下没有丰乳、尖叫、快感、猎艳、偷情、发泄、狂欢及“胸口写作”、“下半身写作”等“惊世骇俗”的暴露场景。坚守着文学的神圣与庄严,给人温暖与力量。全篇以风俗画、风情画的自然色彩,稍带悲情底色和散文笔调,捕捉底层女性个体的语言与行为,表达着文学其实是人学的基本宗旨,给读者留下回味的人文风景画卷。

心灵细节塑造人物。习近平总书记在座谈会上讲话中要求广大作家深刻认识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好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我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社会转型,纷繁喧嚣,物欲横流,价值规范失序,社会阶层撕裂,各种矛盾日益尖锐,人的心灵问题更加突出。随着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网络文学快速崛起,人人可以上网,人人可能成为作家。面对颠覆与建构的时代,胡雪梅注重运用大量心灵化细节塑造人物,发掘生活诗意,礼赞人性美好,陶冶情操,抚慰心灵,给人带来希望甚至救赎,显示文学应有的力量与尊严。《团头鲂》中有许多细节值得回味。讲述在文革年代,有关孩子、女人和鱼的传奇故事,团头鲂是小说中的精灵,孩子和女人因它而存在,也因它受到伤害,有的丢了性命。围绕着团头鲂,人们展开争夺,对名誉和利益的争夺,对生存和生命的争夺,步步深入,引人入胜。开篇让人意想不到,佛印和尚在西山大庙住持时,常站山头望江中阁楼。这一望不打紧,转瞬过去一千二百八十年。结尾让人大吃一惊,得五决定,明年的放生节,就用自己的肉身,放到万里长江去,无论如何,得给亲人们赎来世。小说写出了普通人感悟今生来世的豁达情怀,充满了民间信奉佛教信观音菩萨的传奇色彩。

胡雪梅近年创作取得可喜可贺的成绩,521日湖北省作家协会在武汉召开第十届签约作家总结第十一届签约作家会议,胡雪梅因创作成绩优异,获得第二届“新屈原文学奖”。北京文学编辑部主任张颐雯写评论给予胡雪梅较高评价,说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故事高手。她已在持续的创作中显露写作才华,在城乡题材之间得心应手,在写人生五味方面鲜活动人。生活无止境,写作亦无止境。期待胡雪梅能像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池莉笔下的汉口、陈应松笔下的神龙架等那样,创作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35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