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我的青葱岁月乡愁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艾有桂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难忘的孩提时代天真浪漫,无忧无虑,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叫人流连忘返。

我出生在九十里长港岸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子不大,近百户人家,村子当时有“小香港”之称,属于当时长港农场的场属单位。村子当时有一些小型企业,每家不用种田地,在厂里做工为主。大家做工的间隙,在集体分到的自留地上,种一些蔬菜,所以基本能解决温饱的问题。

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但那时没有体会到“女儿宝”的待遇。由于父亲去世过早,我的童年相对于其他小伙伴要艰难得多,但母亲丝毫没有让我们受委屈,总是尽最大的努力让我们吃饱穿暖,逢年过节都能穿上新衣,吃上美味。因此,我的童年还算快乐。

那个年代,能穿上母亲熬夜做出的各种各样的布鞋,是令我们最兴奋的事情。一双鞋穿起来美美的,但做一双鞋其实很复杂。我亲眼看见母亲先用米熬的糊子,把一些旧布一层一层糊好,经过太阳晒干后,将鞋样放在上面剪好,然后用索线开始纳底,底纳好了以后再上鞋帮。鞋帮决定着一双鞋的样式,女孩子的鞋帮前面有的挖成桃尖样的,有的挖成平口的,有的挖成圆口的,然后再一针一针地锁鞋边,最后再将鞋帮和鞋底连起来,这样一双鞋就做好了。女孩子的鞋大多有蝴蝶结,也有动物图案的,还有花型的,穿在脚上真是美滋滋的。那时我经常在其他的小朋友面前炫耀我的布鞋,总是引来不少眼馋的目光。

那个年代,过年的时候都是要穿新衣的。由于家里穷,为了节约,母亲每年为我们买的新衣,总是比我们的实际身材要大得多,这样便于多穿几年,多过几个春节。一般衣服穿过年后的两三天就要“收”起来,以备来年过年再穿。这样每件衣服至少要穿两三个春节,从穿得像大象唱戏似的,到穿得紧巴巴的像猴子一样,才换另一件新衣。压岁钱总是大年三十夜放在枕头底下,压一晚上后,第二天早上起床就必须上交。每年的三十夜,我们总是不停地去摸枕头底下的那张新票子而彻夜不眠。

童年是清苦的,但很快乐。难忘春天和小伙伴们到地里去挖野菜,挖地下长的白色的酸酸的草根,嚼着吃。那时吃的东西少,只要是认为能够吃的,都觉得很好吃。夏天雷雨过后,草地里就会长出一些黑色的、软软的“地皮”菜,形状就像现在的黑木耳,吃起来真的好香。还记得我们拿着盆子、篮子、棍子到处去戳鸟窝,有时还戳坏一些小鸟,掉下一些鸟蛋,现在回想起来,还真对不住那些鸟儿和鸟妈妈。夏天的晚上,大都没有电扇,大人们一般都搬出自家的竹床,或者拿出两条长凳横上几块板子,罩上蚊帐就在外面纳凉睡觉。大人、小孩一边嚼着炒熟的蚕豆、南瓜子、西瓜子等,讲着各种故事,点着梧桐树皮驱蚊,一起聊天,一起说笑。我们也不闲着,捉迷藏、骑自行车,忙得不亦乐乎。到了秋天,就到山上去采酸枣,冬天就去打雪仗、堆雪人,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很欢乐,很惬意!

那时的童年比现在的游戏似乎多多了,虽然没有现在的玩具多,但我觉得儿时的游戏很有趣。记得玩得最多的就是“过家家”,还有踢毽子、跳皮筋、跛房子、抓石子,生活真是丰富多彩,终生难忘。

吃的东西都是天然的,也很多,桑葚、野葡萄,这些都是城里的孩子吃不到的。最难忘的还是家乡门前的一条河,叫长港,它是我们童年最快乐的出处。夏天到河边洗澡,拿罐头瓶在河边捉小鱼小虾,看大人带着小孩游泳。由于胆子小,那时我怎么也不敢下水学习游泳,以致于现在还是“旱鸭子”。

小时候,我很淘气。捅马蜂窝,有时被马蜂蜇得眼睛肿肿的,夜里睡不着,疼得要命。还养过蚕,找一些桑树叶,回家喂给小蚕吃,看着蚕由一粒小黑点一天天的长大,心里不知有多满足,多高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挖野菜,割猪草,帮大人种菜园,做饭、洗衣、生炉子我样样都会做。

时光飞逝,我的青葱岁月乡愁,回想起来真的很多很多,无法用文字一一记述。如今,城市化的浪潮奔涌而来,然而,我更加想念童年的那份纯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38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