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人间最美是故乡(外一篇)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吴远道

 

五十年前,母亲在一个极其平凡,平凡得在地图上用放大镜都无法查找的地方,生下了我。在以后的人生岁月中,许多人知道了我,但是很少人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却抚养了我的小山村。

随着工作生活的变迁,年龄的增长,我一年难得回到这个曾经给我生命与爱的人生第一站。然而,人到中年,魂牵梦绕的是那个被我冷落而伤感的摇篮。

故乡,是人间最美的天堂,是人生中最好的梦乡。

处暑的清晨,我从故乡的梦里醒来,心口隐隐作疼,极力回想昨夜梦中的情景,但大多如烟如雾,不是模模糊糊的,就是早已消失在梦醒之前。不过,这最后一句深切的感慨,是发自心底的,自溢于潜意识的。

祖父母早已长眠故乡的山上,我已经不能清晰地记得他们的音容笑貌了,但祖父喜欢于夏夜纳凉时挖古(讲故事)、祖母偶尔偷偷从古旧木箱的衣服底下拿出一小块冰糖给我吃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父母也于前几年先后安眠在故乡的九泉之下。在纷繁易逝的梦中,我常常见到他们。每次醒来,我对他们晚年病魔缠身痛苦不堪的情形痛苦不已,为为人子不能尽孝而遗憾!

生命如果能重来,我甘愿做一回他们的父母,让他们也能得到曾经给予我的无私之爱。然而,唯有悔恨,没有如果!如今,我能做到的也许是在有生之年多回故乡,在虚幻中重温二老对我的天地之爱,尽我所能为故乡多做点什么、留点什么,让我的儿子,记得这是他的根,也像我一样教育他的下代,把根留住。因为把根留住,一个人才有灵魂,一个民族才有依凭,一个国家才有希望,一个星球才不至于人为毁灭!

这大半个人生,我走过一些名山大川,也去过一些美丽的他乡。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让我眷恋和难忘的是那个不起眼的故乡。

我的故乡坐落在大别山南麓英山县金铺镇夹铺村的一个半山腰。我至今不知道为何祖先将我居住的这个山叫鲍山。小时候可以问祖辈,可是那时没有问的意愿;长大了,想问却常年在外求学、工作,匆忙回家之中竟无暇顾及去问。而今,想问却没有可问之人。人生、世事往往如此,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鲍山山高近千米,东临团练冲村,北接桂花塆村,南壤扁石畈村,西望汪家河村。山中四季多半云蒸霞蔚、烟雾缭绕,窄狭的蓝天白云飘飘,晚秋山叶赤橙黄绿相间,冬季白雪皑皑、群峰起舞。置身于此,可闻鸟鸣,感悟山里的幽静;可掬清泉,领略泉水之甘冽,观游鱼之嬉戏。梯田重叠,盘旋山坡;奇松怪石,点缀其上。惜无名人居此,亦无要者识之,也就像人间无数尤物珍玩,遗忘于世。

少年时,我每回一次家,在村里河边公路下车后,还要跋山个把小时;改革开放后,摩托车发展起来,下车之后,可以坐亲友的摩托上山,只需十来分钟时间。去年,身为一家民营企业老板的家兄带头出资将乡村水泥路修到山上。现在到鲍山,可以直接驱车到各家门口,不用再受步行之苦了。

山上原有三十多户人家,经过二三十年的陆续搬迁,留守老家的不过十户了。无论是搬迁到河边居住的,还是留守的,清一色富裕了。但是,我小时候热闹的村庄显得异常沉寂。人们的脸上似乎多了一层市侩气。儿时光秃的山峦已长出了浓绿。漫山遍野草木峥嵘,生机无限。我走进山林,宛若投进一片绿海,立马淹没其中。往日的土砖瓦屋基本坍塌,肥沃的梯田野草丛生……

我反复追寻儿时的记忆,欢乐与童趣已然苍白,但有一件往事令我刻骨铭心。在一次放学途中,我和同学们听说这年中秋节,团练冲村黑狗林场过节加餐,做了一顿一年难以吃上一次的糯米汤圆。林场里有一个傻子饥饿又嘴馋,没等开饭,就偷偷溜到厨房,囫囵吞下几个滚烫的又大又白的汤圆。猛不迭被厨师发现了,他吓得赶紧想一口吞下去,不料有一个梗在喉咙,被活活噎死……

这是贫穷年代的乡愁给我留下的伤痛。家乡是那样的贫瘠,而父老乡亲是那样淳朴。当下,家乡是那样的富有,而故乡的根似乎飘泊无依。

站在被防盗网挡住视野的阳台上,我遥望故乡,故乡仿佛很遥远,又如在眼前。

是啊,该回故乡看看了。唯有如此,我才可以找到自我,远离茫然。

故乡永远是我清洗灵魂、走向新生的所在。

许多本该忘却的,却不时走进我的梦,抑或袭扰我希求平静的心。但,梦是如此地清晰,原想在梦过的时候,于回味时记下它。因为夜的凉爽而贪睡,等到清晨再追记,梦已经模糊不清了。所以,本该记忆的却无端地忘却了。

这刚入秋的夜照理是不该如此凉爽的,夜相对于非夜,是要清凉些。因为一场“苏迪罗”台风将火热的盛夏浇灭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将我过去那颗躁动不安的心驯服得这般沉寂。因为平静是要大智慧和大磨难的,心的平静于我而言目前仍然是一种奢望。

一些修行或遁入空门的高朋们都劝我放下。名利是可以放下的,我不再为曾经的梦去践踏自己,但对于工作、家庭、亲友全然不顾,真的一时难以做到!

我怎样才能达到他们所说的那种境界呢?

没有答案,还是不去思虑的好。

呀,窗台上那盆百合还是枯黄了!去年此时,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形。当时,是由于没有悉心照看的结果。今年,我呵护有加啊,照样遭此厄运!唉——,生命原本如此罢。如此一想,我对父母的离世,一些爱的永逝,要平淡许多;虽然父母的音容笑貌时常入梦,一些人生中刻骨铭心的爱不时浮现脑海。

我是要忘却,自我放下,因为往事不再,故人不归。

选择放下是在痛过之后。我干脆将百合花盆扔进垃圾箱。明年这个时候,我会提前将她遗弃的,趁她的芬芳和玉立正陪伴我度过寂寞而美好的时光。因为纵使遗忘、追忆,没有自责的懊悔。放下美丽,比放下痛苦要轻松得多。

经久难以忘怀我的父母,是因为他们给予我的无私之爱与我对他们的愧疚让我重负;生活中曾得到的真情挚爱与我的冷漠不受又让我愧疚。然而,与其在内疚、愧悔中煎熬,不如在余生将心放宽,做一些无愧于人无愧于心的事。

仿佛有鸟的叫声,暑热本赶走了这些可爱的精灵。就因为一场雨,又提醒它们回到我的窗前?记得它们爱站在阳台的防盗网上,跳上跳下地叽叽喳喳。倘若我一走近,它们又倏然飞去。等我一进房间,它们又飞回来。这一次不是停在防盗网上,而是立在玻璃窗的平台,摇头摆尾地看着我进屋。似乎以为我怕了它们,洋洋自得地高叫不停。每每这时,我的心情格外地好。我找到了一种静如止水的快感。

有人说,动物是有灵性的。也许,在我慢慢领悟人生真谛,把握心灵的时候,这些顽皮的小东东寻讯而来,为我高歌。

心境的宁静多半是在无我的给予过程中……

2015811草于黄州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40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