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大自然的音符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马先礼

 

大自然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我喜欢亲近大自然,聆听大自然奇妙的声音。

在三亚的海边,我一次次流连在夕阳西下的海滩,任凭海浪哗哗地冲击我的身体;一次次在漆黑的夜晚独自步入海边的沙滩,让海浪一波又一波地轻吻我的双脚。我听到海浪与海岸亲吻的声音,听到海浪开花的声响,那是世界上最大的花,它的响声是那样高吭嘹亮,又是那样放肆、纯真而充满野性。

浪花在大海上盛开,它让无边无际的大海不再孤单;它就像一张张开在脸上的笑靥,又像是春天山上的一朵朵山花,吸引着无数英难投入它的怀抱,游泳、潜海、冲浪,捕鱼、航行……入夜,躺在海边的别墅里,依然涛声不断,一波又一波的海浪犹如一首动人的交响乐,时而低沉,时而激越。我就这样头枕着波涛入睡,一夜无梦,直至第二天的太阳升起。

春天的雨后,走在竹海里,可以听到竹子啪啪的拔节声,也可以听到竹子里的水往上”咕咕”直冒的响声。它们是长高长得最快的植物,有的两个多月就可以长高五六米。如果足够宁静,如果能够用心聆听,如果耳朵灵敏,我也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听到蝴蝶和蜜蜂振动翅膀的声音。

夏日的上午,坐在山上的水边垂钓,眼睛在盯着鱼漂的同时,耳朵里还能聆听鸟兽现场演奏的森林奏鸣曲,野鸡的"咕咕", 布谷鸟的“阿公阿婆割麦插禾”声, 羊的“咩咩”声,山鸡的 “咯咯”声,相互交织彼此呼应,让幽静的森林充满了和谐动听快乐的音符, 让我在垂钓中不再寂寞.

正午,一些虫子也不午睡,不知疲倦地的你呼我应此起彼伏;晚上,夏虫演唱会拉开了序幕,各种昆虫在这里集合,陆续登台放声歌唱。躺在森林中的小木屋里,听着昆虫协奏曲,独如天籁之音。它们不管听众的有无,也不管掌声何在,始终激情投入,纵情放歌。而风起的时候,从林间树梢刮过的风声形成松涛,乍一听,象是海浪的的涛声,又像是巨大瀑布从悬崖上飞流直下形成的绝响。

高峰山不愧为鄂州第一峰,山上植被保护完好,树种繁多,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空气清新,富含氧离子,是一座天然的氧吧。在高峰山的森林里,听潺潺流水,鸟鸣虫叫,仿佛置身童话世界。

地处东方山东麓的汀祖镇岳石村的举人沟峡谷风情万种,一年四季景色不同,素有"三楚第一峡"的美誉。这里,春天野花盛开异香扑鼻,夏季飞瀑鸣泉急流直下,秋季草如长发遍野金黄,冬季冰清玉洁银装素裹。

而最美的还是举人沟瀑布. 夏日的雨后,还未走近,就远远地听到哗哗的声音传入耳膜。随着越走越近,瀑布的声音越来越大,后面的人很难听到前面人的说话声,而森林里的蝉鸣也不绝于耳,加入哗哗的合唱中来。

一路之上,鸣泉飞瀑,不绝于耳。在浅滩低谷,泉水低吟浅唱,如天后王菲的歌声一样婉转动人九曲回肠入心入肺,不知不觉地拔动我的心弦,打动我的神经;在悬崖绝壁,泉水引吭高歌,如意大利歌星帕瓦罗蒂的高音一样震耳欲聋响彻云霄,让我进入绝境,体会激情高涨的时刻。

谁也想不到,大山里也能听到大海一样的声音,更想不到在青山绿树包围中的悬岩绝壁也会有浪花飞出。我忘情地沐浴在瀑布亲近岩石的浪花里,陶醉在瀑布与岩石的相会中。

七月,是汀祖石桥水库最迷人的季节,烈日下的水库,在东方山、高峰山、白雉山等群山的簇拥下风平浪静风景如画, 正是我游泳的好地方。仰泳时,两只手臂交替移动产生的水花,在太阳的照射下像珍珠一样从一米多高的空中不断地串起又落下化为碎片。水浸入耳朵,如果是半屏敝的话,只有水哗哗地与耳膜撞击的声音,此时,即使天上打雷也听不到;如果是完全屏敝的话,人会变得什么也听不到,宛如在无声的世界里畅游。而一个翻身改为蛙泳,全世界的声音又收入耳朵。

但七月的天如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水库会随着天气的变幻,突然由温柔变得骄横和狂暴。刚才还是风和日丽微风细浪,倾刻之间,天色变暗,一群黑色的小鸟就像黑蝴蝶一样,依然在乌云底下自由飞翔,时集时散,如天女散花;再过一会,水面变黑,水中的我突然感到耳边呼呼响了起来,这是空气流动的响声,大风像魔鬼一样突然来了,紧接着是半米多高的浪一波一波地打了过来,浪竟然是还是热的,这是从东南和西部方向的水面传来的几股暖流,它们在这里集中交汇;此时,密集的雨点敲打在我的脸上,小鸟不再在我天空的舞台上表演,它们的翅膀驮不起沉重的雨水,像飞机遇到特殊天气一样,它们已降落到地面的安全地带;隐隐有轰轰的雷声从黑云深处传来,在一道几亿伏的闪电划破黑色云层之后,紧接着一声惊雷在天边炸响。

这时的水库,阴云密布,惊涛怒拍,暴雨如注,电闪雷鸣,仿佛世界末日来临。在水库中劈波斩浪的我,如同参加了一场天下最壮观的风雨雷电交响乐的大型实景演出。庆幸的是,我是一个出色的演员,最终在风雨雷电中成功靠岸登陆。

一天上午,我闲着无聊,正在三楼楼顶的菜地上摘菜,突然,我听到了地球深处由远及近发出低沉而有力的轰鸣。说时迟那时快,与大楼齐高的法国梧桐树上的麻雀砰”地一哄而散,冲向灰蒙蒙的天空;而我脚下的楼板在可怕地颤抖,整个大楼在摇晃,就在我怀疑我将跟房子同时倒下的同时,还好,它只摇了三下就停住了。而我,只用几十秒钟就跑到了楼下安全地带。

这是九江引发的一次小地震,是地球积蓄太久的巨大能量的释放,我仿佛听到了大地深处的歌唱,它如同歌剧中男低音的咏叹调,是情场失意者的低吟长叹,又像是末路英难发出的怒吼。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其实,天地也是会说话的,作为天地代言人的大自然,正是以其各种各样的声音,如同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一首首动人的音乐,丰富着我的听觉,吸引我不断前行,让我感受它的无穷魅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41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