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家 谱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肖慧芳

 

 

谁都知道,肖家大湾有一棵招牌树明星树——香樟树。它长在武爹爹的心里眼里,却常常开在肖家大湾人的嘴里:我们湾里有棵老樟树,冇得三个人,莫想抱得住……武爹爹很窝火,人难道天生就有模糊历史的本领吗?为此,武爹爹不得不顽强地做着各种解释与沟通。他要让所有的人明白,这棵香樟姓李,是李家210年前的祖人种的,不是什么肖家大湾的。武爹爹最讨厌这种不清不楚的说法,他甚至认为这是肖家大湾人温火煮青蛙的诡计,蓄意模糊老樟树的真正所有者,让李氏一族稀里糊涂地就失了祖宗唯一的存留。武爹爹腰里别着宝剑,头上长着犄角,心里藏着山路十八弯,随时送你十八般武艺,岂容这种雕虫小计得逞?

武爹爹亲昵地称这棵古香樟为“老樟”,他能说出关于“老樟”所有鲜活生动的细节,能细到哪年哪月哪日所栽。如果有人硬是不信,武爹爹还能告诉你,“老樟”还是嫩苗儿,树蔸儿蔸着黄土,被埋进凼子时的确切时辰。巨细靡遗,直到你落荒而逃,才鸣金收兵,得胜回朝。

“老樟”栽于嘉庆九年。那时有个刘墉,人称“刘罗锅”,正好去世的那年,武爹爹曾祖的曾祖的祖父落籍至肖家大湾,这位祖人,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文官五品,着白鹇方形补子官服,出门进门八抬大轿,锣鼓开道,言不尽的威武与荣耀。有人要问了,这么个显赫的人物,为什么不归根李氏家乡,却偏要扎根肖家大湾这么个异乡?关于这个问题,武爹爹有解释过,很简单,就是眼缘,相中了呗。没有更合理更确凿的解释之前,你只能相信如此一说。回过头来说,这种解释也不是讲不过去,李家祖人至此,当然是有自己的道理。肖家大湾虽是偏乡僻野,可是这儿是鱼米之乡,山青水秀。有风水先生说过,这儿是难得的风水宝地,甚至有人说这儿是世外桃源哩。李家祖人于是在此兴屋造宅买田置地,并在大宅门前植香樟树一株,以昭从此落地生根。肖家大湾虽说是自认为大,可是却无一户能及当初李家的那份富贵与兴旺。李家田地之多之广,有知情的肖家大湾人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说武爹爹的母亲,刚嫁入李家那会儿,武爹爹的祖父祖母为了让刚过门的儿媳妇,对自家田产有所了解,于是让下人牵着毛驴,驮着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儿,沿着上虎头山到下虎头山,奓山,河街一带,行走了整整一天,才将所有的田地逛了个遍。这话今儿个听来,直觉玄乎,可是不由得你不信,因为讲这故事的人,正是当年牵毛驴的下人的儿子。

盛夏的太阳已经爬到了足够的高度,知了此起彼复的聒噪声,把一天天翻炒得更加的燥热。“老樟”冉冉地撒下了大片的浓荫,将这一方开辟出一片绝无仅有的神仙胜地。武爹爹把拴牛绳,一圈圈地绕到年轻大水牛灰黑色的大弯角上,然后拍了牛屁股一巴掌,喝道,走。水牛便紧跑几步,奔水塘而去了。

太阳持续地在头顶添柴加薪。武爹爹背了手,踱着八字步一头钻进了“老樟”的庇荫里。

人老了哦,老了。武爹爹叹嗟着,双手重重地搭拉在膝盖上,就着“老樟”旁的青石板,坐了下去。石板透凉,浸透肌肤,直抵心窝。武爹爹瞬时好一个神清气爽。如若此刻再来个把聊天的人,把杨家将或者水浒一百单八将拿出来款哈,那便是神仙的日子了。人随心动,武爹爹不由得四下里张望,发现肖天喜拎着个小凳,一把芭蕉扇遮着头顶,驼着个老背过来了。

武爹爹相当失望,往后挪了挪屁股,尽量舒服地靠住“老樟”,假寐。武爹爹告诫自己,不要跟那老货搭腔,那就是一个疯子,老疯子。本来嘛,冇得事款款白话,是个打发时日的乐事,狗娘养的肖天喜,到了他那儿就不是那回事了。他当队长,那都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了,至今还抱着个队长的臭德性不退火。皇帝大吧,都要虚心倾听大臣的意见。他个肖天喜算个狗屁,论起来,不过是给李家牵毛驴的下人的儿子。论见识,论嘴巴子,武爹爹自认为,肖天喜没有哪一样,能比得上自己。武爹爹不是唯唯喏喏的人,干不了唯唯喏喏的事。今天之所以回避肖天喜,只不过是不想生那闲气。武爹爹决计不予理采肖天喜,于是就靠着“老樟”,踏踏实实地睡去了。

肖天喜慢慢走近,接着坐下。武爹爹于是假假地呼呼些细鼾出来,耳朵却听着动静。没什么动静,只有风过的声音。一会儿,一股热乎乎的睡意从远处飘了过来,武爹爹慢慢地神志迷糊,睡意摇摆起来。

猝然“啪啪啪”,传来芭蕉扇大声拍打蚊虫的声音。这声音,虽说是较及时地赶走了武爹爹的瞌困,却招来武爹爹无情的耻笑,拍什么拍,我家“老樟”是天然的驱虫良药,有谁几时在“老樟”底下被蚊虫蠓子咬过?拍吧,把腿拍肿了,我也不得理你。

“嘿嘿,嘿!五成。”肖天喜终是忍不住,开口叫起了武爹爹。

较起来,武爹爹年长肖天喜两岁。肖天喜却向来没大没小,直呼武爹爹的诨名。五成什么意思呢?打个比方说吧,一锅饭本应十成熟,才算是真的熟了,即便九成熟都不算熟,五成熟的饭那就只能是夹生饭了,五成饭是夹生饭,那么五成的人呢?很明显,这就是个侮辱人的绰号。那么武爹爹是不是真只有五成呢?其实不然。可是武爹爹怎么就得了这么个名呢?事情还要追溯到武爹爹小的时候。原来,“武”是罪魁祸首。武爹爹的全名叫李明武,中间的“明”是派字,所以武爹爹的小名就是“武”。那时,湾里有个叔字辈的年轻人,举止浮燥,说话天一句地一句,老辈人就送了他一个诨名——“八成”,讥讽这人不成熟。“八成”被人叫得烂熟之后,因武爹爹名里有个“武”字,与“五”谐音,武爹爹那时又是儿时不谙事,湾里人便捎带着叫武爹爹“五成”了,一叫就叫到了老,这纯属池鱼之祸。其实不错的武爹爹,早把“五成”变成了一个符号。乡亲们这么叫时,倒是多了些亲热的成份。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武爹爹,内心还是存有别扭,还是忌讳这个名。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本来装睡的人是最难叫醒的,肖天喜还一口一个五成地叫,武爹爹当然睡得更沉了。

见武爹爹睡得沉,肖天喜一本正经,摸出一张旧报纸,小伢背书似的念道:“我国今年上半年鸡的屁(GDP)增速7%,鸡的屁(GDP)总量接近30万亿,处于中高速发展,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的进程加快,经济融合加深,双方经贸合作成果丰硕……”要不是武爹爹忍得好,差点就笑喷了,心里不住地斥骂,老鬼,把我的牙根都酸落了,插根鸡毛以为就是凤凰,还一老说我拽文假斯文,酸不溜丢地背出这么两句新闻词,以为就了不起了,中国东盟自贸区是么回事,你懂吗?以为这样就压倒我了,没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5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