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2期
梦里江南终邂逅(外一篇)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何为国

 

对江南的最初印象,是读书课本《忆江南》中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我喜欢的不光是这些绵软的诗句,还有心目中一幅幅山水画般的江南。

总觉得与江南有哪一世的缘分。江南给我的印象永远都是水多、烟雨蒙蒙、小桥流水、斜巷里弄、河渠纵横。有了水的恩泽,树技长得婀娜多姿,湿润的气候里,叶子不像北方的树那样是一种苍绿,江南的树是翠绿,仿佛年轻少女的心思,似烟柳般绵长。江南的雨,乌云低重雨霖铃,所以江南女子总是那么多愁善感,心思细腻。印证了那句诗:“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据史载:苏东坡最失意的时光里,是西湖的美丽山水抚慰了才子寂寥的心,填词作诗,写出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千古佳句,用奇妙而贴切的比喻,为西湖增彩了光彩,令游人神往。

江南古镇,似一朵白莲花,待我千里迢迢地赶来,与你邂逅在这一片山水,萌生子一百个不离开你的理由。多想从此以后,一心一意编织水边的生活,书写人生愁肠,在沧桑岁月里勾画属于你我的风花雪月。这样的古镇,做梦都带着一抹诗意。小船带我穿行古镇,我坐在船头,注视着水中颤动的光辉,是那样的玄妙。岸两旁,斑驳的古民居,流淌着千年的风情,古老的文化也在这盈盈一水间传承,思绪便在这江南古镇的时光中穿越。我无法忘记古镇的美,它是妙龄女子,莲花一样的容颜,丁香花一样的气质,倾国倾城的模样,妩媚了家的窗棂。

江南,是苏东坡的诗酒年华,是陆游的沈园黄昏雨,是晏小山的梦入江南烟水路。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描绘过它。江南的侠骨柔肠,剑胆琴心本身就是一篇绝世的篇章。

不愿离开古镇,不想追求城市的繁华,只想在这古镇里,过着生活淡定,心性纯真,每日行走在水乡的风中,就这样过完一生,把晨昏朝暮译成似水流年。

 

没有雪花的抒写,冬天就是一个不完整的句子,雪花伴着冬的来临,飘然而至,那轻盈的姿态飞舞着我冬日的梦境。

落雪无声的日子,需要的是一份听雪的心情。走到楼上坐在窗前,看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飘飘洒洒。手捧一杯香茗,慢慢品尝,茶叶轻轻舒展开来,随着那一缕茶香沁入心底,听雪的心情随着茶香展开。

午夜的雪,飘落得寂静无声,没有多久,就掩盖了田野,一切都包容在这无声寂静之中。无声的雪夜并不寂寞,就像一个人午夜里心并不孤寂,我用心倾听这天籁的落雪,看雪花在空中舞蹈的脚步,置身晶莹剔透的世界,让人多了一份神思与灵动,心为之轻轻吟唱。

月光下,几个孩童雀跃在田野上,追逐雪花,童真是与雪最相配的,我静静地看着,想起自己的童年,喜悦渐上心头。

冬雪是催春的信笺,雪花纷飞的日子,春天其实离我们不远了。我喜欢冬雨的潇酒,更喜欢雪的空灵和隽永。在这无风的午夜里听雪,是一次心灵的洗涤。摘一片雪花放在手心,瞬间就化成一滴清水,晶莹中似乎有着无尽的诉说。

在这宁静的冬夜,独拥漫天飞花,细听雪花簌簌落地,夜的耳语轻轻飘来,月光在雪夜中迷蒙成一片画意,朦胧如诗。

我爱听雪,听它无尽的心情,于无色中想象有色,于无形中想象出形,于洁白中体味生活的多彩。冬夜,我用心听雪的声音,枕着雪花的梦境入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80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