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2期
闲游赵寨山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范先机

 

每到休息日,总得偷闲半日,与几位兴趣相投的朋友去沙窝赵寨村游山。此山位于新庙水月村与沙窝赵寨村的交界,绵延六七里,普通得在鄂州地图上查找不到。就是这样的山,却让我销魂,一段时间不去,就会“为伊消得人憔悴”。

闲游赵寨山,饕餮一顿秀色。所有的山峰都温润灵秀,相连成一组曲曲折折的绿色屏风。绿是秀色的主料。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绿的王国。每次叩开她的门扉,绿就如山洪般迎面袭来。还未回个神来,人已被绿俘虏。眼睛放射出的是绿色的光芒。山道、石头是绿色的以外,连在空中飞腾的小鸟也都成为绿色的精灵。血管中流动的是绿色的血液。心脏也不再那般狂躁。时令一进入春天,春风从头顶掠过,梧桐、马尾松仿佛接收到了播绿的号令,都急不可待地提高颜值,争分夺秒地分娩出娇滴滴、绿油油的嫩叶。艳阳下,山峰和山谷都金光粼粼,仿佛穿上一件耀眼的金缕衣。“卑微”的小草也不甘示弱,冲破石头的阻扰,伸出绿色的尖脑壳。夏季,这里成为绿大合唱的舞台。犹如稚气未脱的小学生,各种绿色群体都想跻身到台上一露容姿,一展歌喉。松树林绿得深厚,曲调雄浑;茶树林绿得明丽,旋律轻快;兰花草绿得轻佻,声音甜润。秋天,尽管秋风吹落了黄叶,秋霜醉红了枫叶,这里的松树仍在续写绿的华章。高大的松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成片的松树林,远远看去,宛若绿云在翻滚。冬天皑皑的雪地上,抱团的竹林,依然翠绿欲滴,生机勃勃,吟唱着绿色的歌谣。花朵的色彩则是秀色的作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鲜花绽放。粉红的杜鹃花,忘情地开放,驱赶早春的寒气。火红的石榴花,恣意盛开,催快盛夏的节奏。金黄的菊花,悬挂在石缝中,跟随秋风摇摆。淡黄的梅花,如轩昂的君子,笑傲枝头上的雪花。与街道两旁的花朵相比,这里的花率性、自在,叫人读千遍也不厌倦。 闲游一次,就饕餮一顿秀色,胃口也就“吊”大一圈。

闲游赵寨山,啜饮一碗乡愁。若不是狗的大声吠叫,即使近在咫尺,也发现不了赵家老屋这个小山村。赵家老屋被茂密的竹林紧紧环抱在半山腰中。四幢土砖屋仿佛是从地下生长出来的,与整个山林浑然成一体。看看门楣上斑驳的对联、屋檐下悬吊着的黄色玉米棒子。听听老黄牛一边吃草,一边信口朝天吼。享受与伸着长长脖子的大白鹅“你进我退”的快乐。欣赏三只小黄狗趴在门槛上“仗势欺人”的天真,几位老人冬阳下斜靠在土墙上的悠闲。此时此刻,故乡总是走进我的脑海,浓浓的乡愁冒着热气,吸引我不停地啜饮。拂晓雄鸡一声悠扬的啼鸣,夕阳西下母亲唤儿归家的一声暖暖的呼喊,深秋时节床底下蛐蛐的一声清脆的鸣叫,都是终身回荡在耳畔的天籁之音,赛过了维也纳的音乐盛会。“豚栅鸡栖半掩扉”、“远远围墙,隐隐茅舍”,故乡的每个画面都能登上巴黎圣母院。母亲劳动回家,成群的鸡鸭鹅叽叽喳喳跟在身后要食料吃;聚会完毕家家扶得醉人归,故乡上演的每个情景都能成为网络上走红的视频。傍晚家家土灶飘荡出的袅袅烟火味、院墙角落金银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永远在鼻尖上缭绕,盘桓。乡愁如陈年老酒,抿一口,就酩酊大醉;乡愁如清明新茶,呷一口,就涤荡心中的繁杂,倍添生活的激情。

闲游赵寨山,放牧一份心情。每走进这里,不由自主地吟诵王羲之的“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漫步绿色的林间小道,捧着缤纷的落英,聆听莺啼燕语,嗅着馥郁的花香,五脏六腑仿佛进行了一次畅快的淋浴,心中喷涌出的是成团的惬意,块垒顿被“蒸发”得无影无踪。一边如林中的小鸟,自由自在林中穿梭,一边谈谈各人最近生活和工作感受。谈及古人的逸闻趣事,驱散心中的阴霾。欧阳修,宋代朝廷的达官要贵,也得借助游玩山水排遣心中的愤懑,留下“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千古名句。我等凡夫俗子更应当融入山林,调整心绪。苏轼虽然心中存在着对“天上宫阙”的向往,但终究已了解到“高处不胜寒”,于是从容地安居人间,享受月下婆娑起舞的乐趣。面对尘世纷扰,我们不能躲避,要以一颗平常的、积极进取的心去面对。想到这些,我们索性朝着浓密的树林,大声吼唱“我低头,向山沟,追逐流逝的岁月”,或者干脆躺在绿茸茸的草坪上,仰望天空云卷云舒,静听周边落叶萧萧下。这里成为我们心情的驿站,每次来都要为心绪补充足够的能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81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