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2期
天下第一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胡雪梅
 
 

作者简介:胡雪梅,湖北省作协第十一届签约作家。鄂州市作协副主席、鄂州日报记者。发表《团头鲂》《母亲在远行》等多部中篇小说三十多万字,《小说月报》、《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选刊》等有转载。

 

 

 

 

碰到馋嘴的鬼子,德生爷真是倒霉。

太阳阴凄凄,早上,汉奸王县长急吼吼敲门,“德生,德生,我请太君下馆子。你快点烧火发炉子。”

德生爷不想开门,武汉大会战结束,我们输了。早听说鬼子烧杀抢淫,无恶不作,武汉那几场硬仗,也吃了不少亏,双方都恨得撕皮裂骨。德生爷对空喊,“菜做得咽不下,太君要砍我的脑壳!”

伪县长撞开门,“全天门哪个馆子比得上你家的聚仙大蒸?太君吃得冒汗,流油,舌头卷,自会大大有赏。”

德生爷连连摇头,“煮肉烧鸡的伙食,我哪里做得出来!你去找竟陵镇的烧火佬陈发清,要发清把辣香猪蹄子煮给皇军吃,一撕一口肉,那才吃得过瘾。”

伪县长脸一垮,“太君要吃长伙。”又说,“怪你!你树大招风。太君刚进天门城就听说聚仙大蒸,见面就找我要你家的长伙。你说,我敢说不么!”

 长伙,不是人,是一桌宴席,只有一个菜,名叫蒸菜,欢欢喜喜,热热闹闹,要是办红白喜事,连吃三天。蒸菜用海碗装。海碗,像海一样大的洋瓷碗,圆口大肚,叮当作响。海碗主要盛装:筒蒿波菜蒸,红白萝卜蒸,甜菜包菜蒸,豆架茄子蒸,这是素蒸。一回长伙只上一回。排骨蒸,鲜鱼蒸,蟮鱼蒸,五花肉蒸一蒸,十全十美肉汤蒸……再加一碗压桌。这压桌,是一碗鲜藕蒸。鲜藕采自江汉平原清秀的荷塘。待荷藕长到胜任压桌时,已恬然度过小荷尖尖,荷叶田田,荷花婷婷,荷莲青青的四季,似个成熟而婀娜的女子。大蒸笼,大碗蒸,天门蒸菜养活江汉平原的精气神,已经几千年。

几好的东西啊!不做给日本鬼子吃,那是要砍头的。德生爷斜眼伪县长,“县长爷爷,你真是败家子啊!把老祖宗的家业都端给日本人了!”

伪县长说:“我呸!你不给他吃,他要你我两家人死的四脚朝天!”

德生爷家大口阔,有三个儿子,都长得虎头虎脑,实实墩墩。老三名叫朱传宗,他是我的祖父。那一年,传宗祖父刚满九岁,调皮捣蛋,连狗子都很讨厌他,对那日本鬼子的高头大马,欢喜得不得了。第一次见到鬼子的大马,就对他的姆妈,我的祖奶奶大声喊:“姆妈,快把鬼子的大头马牵到圈里去,跟我的黑驴子配个种,我想要一个!”

祖奶奶没舍得打他的嘴,把他扯到后屋头,揪了几把屁股肉。祖奶奶的一双丹凤眼吊去太阳穴,瞪得眼珠子发绿,才紧声说:“放你的屁!他那大马,落到我手里,老子就熬马骨头汤喝。”

德生爷担心全家人性命不保,犹豫不决,王县长又说:“我们是沦陷区,管得了哪个?县政府请客,不关你的事。你开门迎客,迎谁不是迎,谁吃不是吃?又不少你一分钱。太君吃高兴了,三天两头的来,你就赚大啦!”

德生爷赶忙作揖,“王县长,我不赚你们的钱,你们不要来吃。”

王县长说:“哎呀哎呀,有本事你跟皇军说。太君听到你这话,你的脑壳就像西瓜滚不见了!”

德生爷不情不愿,还是领着祖奶奶去办长伙。

这个冬天,庄稼早收过,脱光树叶的大杨树,大柳树,苦楝树,榆钱树,还有沟沟角角的野树杈子,齐齐支棱着,像排队去天庭上吊。棉垛梗子上有几颗老棉桃,偶尔也乍几朵白花,却如丧妣考。这就是我的家乡,汉水边上的岳口镇,肥美的江汉平原是她的娘亲。

祖奶奶裹过脚,但裹得不狠心,还有四寸长,所以她的小名叫四寸。四寸奶奶跑得不快,但行事利索,是德生爷肚子里的蛔虫。两人急慌慌去赶集,四寸奶奶问,“是哪个狗日的告诉鬼子我们家的长伙好吃?” 德生爷回,“不晓得是哪个贱嘴的。”四寸奶奶又说,“聚仙大蒸好威武!别说鬼子,就连天上的王母娘娘都想吃,我的蒸笼一掀,白汽冲高几十米,王母娘娘早就闻到,馋得涎直滴。”

    四寸奶奶有些得意,她嫁给德生爷,穿金戴银,都是这一碗蒸菜给的。德生爷说,“你莫欢喜地歪倒了。鬼子吃咸吃淡,要砍我的脑壳!”

 四寸奶奶扯住德生爷的衣角,“那放盐放醋拌酱的大事,都交给我!我的手比你的发财。”

两人急赶慢赶到正街,买的菜和鱼肉,都是四寸奶奶点的。又请挑脚伍三,一根扁担咯吱咯吱挑回来。四寸奶奶额头冒汗,有乡亲打招呼:“四寸,有长伙啊?”四寸奶奶不说鬼子要来吃饭,只说,“妈的个巴子,不开门全家人都饿死巷子里头了呐!”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91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