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4期
叶的和谐之恋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李祥坤

 

自从胚胎里出来,我们三个就这样分工似的。

根,应该是老大。对老二和我都很好,只要他有的总是分给老二茎和我。我们俩是在老大无私的奉献中成长并度过春夏秋冬,享受阳光雨露。而它在地底下总是为我们俩默默无闻地奉献着。哥仨个来到这个世界同甘共苦,相依为命,和谐而幸福。彼此之间生怕哪个受到到一点伤害或欠缺点什么。当我得到了阳光、雨露送给老二茎时,老二茎都分到老大根;老大根又把礼物送给茎,也叫茎送给我。由于茎与我是邻居,我们日夜相守,但根与我确素昧平生,我也不知道它长得什么模样?过得可好?总有些牵挂。但不管怎样,我觉得它是最伟大、最完美、最应该值得尊重的。我衷心祝福它青春永在,永不衰老,与世同存。由于相互之间没有一丝毫纷争,彼此相依为命也都乐于奉献,故而在我们的小天地里也与世无争,生活得非常和谐。

当年复一年后,我们当中也是好景不长。茎开始了节外生枝。蕾的出现,我们和谐的环境开始了质的变化。开始我还无所谓,根也没有什么意见我还说啥呢?然而,在我的领空里,蕾越来越不象话,它无所不为。阳光雨露它据为已有,我的领空它任意占领。越到芳龄的时候更是肆无忌惮,每天要穿新衣服,使用的是什么霜我也没闻过,更叫不出是什么“品牌”。把那些“采花大盗”也招来了,嗡嗡的叫声吵得我寝食难安。蝴蝶也来了。也不知道它带来的是什么东西,很小很小的圆珠子,一粒一粒的,非常莹丽圆滑。我非常好奇。开始,并不乎在它,以为是蝴蝶寄存在我这里的什么物品。可是没过几天,它那亮晶晶而小小的圆珠子里爬出了一条一条毛茸茸的小虫子,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这里咬一口那里咬一口,把我的身上咬得乱糟糟的,千孔百态,既痒又痛,唉!真不该善待它。替它“保管”东西,还成了做好讨不到好,还惹祸上身,真是悔之也来不及了。从此,我对蕾产生了恨意。

在虫子的侵食下,我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蕾不但不在乎我的这些痛苦,它一点怜惜之心都没有,它只知道拼命地开放和施展它的舞姿。当人们赞许它时,“这花真好看”、“这花真香”、“这花真漂亮”时,你看它的那种高兴劲,简直是不言而喻……。

但好景不长,人们对它没有了赞叹的语言,蝴蝶也不来光顾了,小蜜蜂更不理采它了,它——凋谢了。一身的脏衣服抛给我一身,挡住我的阳光,遮住我的雨露,象似要剥夺我的生存权一样。还好,苍天有眼,我非常荣幸,要感谢上苍给我送来风儿把它带走,使我才能走出窘境。没过多久,我在恢复身体后,这才又回到以前与茎、根的和谐氛围之中。

过了一些日子,茎给我带来根的口信,叫我不要再恨蕾了。因为风儿又把它带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在那里,它办起了化工厂,正在造福万物,来回报这个社会。你也要有思想准备,也会跟蕾一样,随时都可能叶落归根。所以在和谐的问题上,要把握自我,树立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总结昨天,把握今天,求索明天,面对生物链周期的自然法则,从我做起,用自己的赤诚去创造和谐的一生,也就是我们对来到这个社会而各自所承担的责任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9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