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2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约等于故乡(组诗)

□黄明山

 

 

其实离城市并不远

然而 它叫村庄

或者说村庄就在城市的边缘

却时常被城里人遗忘

 

一只小鸟 从村庄飞入城市

约等于误入歧途

一棵树的叫声

让小鸟的翅膀难以安放

平静的阳光下

小鸟的羽毛 抖动

远离村庄的慌张

 

村庄太小

一滑而过

小鸟早就知道

村庄有原汁原味的芬芳

 

村庄在一片水光中

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村庄总是让小鸟也让我忘乎所以

村庄约等于故乡

是的 还需要问一些什么

村庄变与不变

都是我 梦中的方向

 

树的声音

 

树的声音是平静的 富有的

好像不动声色

造成通常的错觉

其实 树的每一片叶子都在用力

没有哪一片叶子会偷懒

 

我偶尔发现它

是在一个有鸟语相伴的清晨

有河水静静地流淌

豌豆花开得简练

 

树的声音是本质的 矜持的

以蓝天作背景或者依靠

诉说生长的节奏

过滤那些庞杂的乡愁

 

必须要有相当大的阵容

比如 至少有五十六棵树

成方成圆

风过留声

窸窸窣窣或者沙沙拉拉地响啊

警醒若有所思的过路人

 

清明小记

 

油菜花高过头顶

桃花满树开

敞亮的田野上也是风情万种

梨花一浪一浪地白

 

蚕豆茎茎日上 

招引练翅的花蝴蝶

果实还在睡梦中

看得见的生长

一阵雨就会出现一片奇迹

 

麦地绿成了童谣

抽一根麦秸试作麦笛

吹啊吹

辽远的天空便触手可及

 

小草无言是故乡

是渐行渐远的时光

年年踏青

年年都在同样的地方

回回首

谁的内心没有伤

这就是清明

泪水与微笑交汇的第一现场

 

四月的阳光

 

四月的阳光

从偏南偏南的高处启程

带着风的安宁

吹拂

每一个裸露的事物

 

跨过河流

深入原野

四月的阳光忘我地抵达

让花朵所有的开放

沾满燃烧的味道

或者飞翔的欲望

 

四月的阳光是一只手

一只无微不至的手

抚摸记忆的疼痛

与欢愉

 

走在四月的阳光之上

沉默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

鸟语由近及远

辽阔无疆

巨大的照耀

就像没有姓氏的力量

声声呼唤

久违的乳名或者脚步的匆忙

 

风乍起

 

正午的阳光明明晃晃

就像滚烫的随时都会爆裂的玻璃

大约38€癈的道路边

三位女子手搭阳棚 在招的

我注意到她们

是三种不同款式的裙裾

比阳光沉静 精致

一辆辆的士满载而过

她们吆喝着“的士的士”

风乍起

她们的裙裾在仓皇中飞扬

而且 越飞越高

无微不至的曲线

在仓皇中 救赎了美丽

 

我想放声痛哭一场

 

我想放声痛哭一场

并不是因为悲伤

 

需要一个人

需要很大很大的空间

需要水做的旋律

柔,并且坚韧

最好是故乡花鼓戏中的高腔

 

天空下的大地

流转这么多的时光

 

从放声痛哭抵达纵情歌唱

我的快乐宽厚

就像一望无际的雪原

寓言般的融化

仿佛我的泪水酿就的琼浆

 

元月里的正月

 

昨晚的鞭炮一夜闹腾

手机短信像滑了丝口的螺丝

怎么也拧不紧

 

今天是元月三十一日,正月初一

一头一尾构成一月

少有的时节

在少有的温暖中哄抢春色

 

带着各自的家庭组合

走亲戚的人,来到原野

油菜花竟然三三两两地开了

田埂边的嘎菜,一丛一丛

就这样,陪伴着亡者

烧青香的袅袅轻烟

穿过树木,融化在蓝天里

 

剩下的时刻

围定一桌,杯盏交错

新的一年开始了

无论如何,进行中的事物不由分说

片面的大海

只是在一个侧面,一个时间段

汹涌的大海

比陆地更为平坦

 

这仅仅是我羞于启齿的小小经验

我不生长在大海边

海蛎子,珊瑚礁

无关痛痒的浪拍

曾经把我娇惯成镜头的旁观者

 

我和我们只有靠怀想

每一片大海都是江河的深渊

大海依然汹涌

更多的,我们看不见

 

飞翔的壁虎

 

我站着

透过阳台的纱窗

毫无目的地注视对面的楼房

高低错落的空调,如同

一个个补丁

打在城市最起眼的地方

千篇一律的防盗罩

闪着贼亮贼亮的光

其中有几户

多年来,一直,没有装修

一根被风吹弯的下水管

昂着头

如同飞翔的壁虎

 

我的目光上移

触及深蓝深蓝的瓦

再往上

撞到了避雷装置

我条件反射地蹲下,天

就霹雳般地压过来

始料不及,也让我措手不及

 

我们都是草原的身外之物(组诗)

□王笑风

 

乌珠穆沁:永远的歌谣

 

我的乌珠穆沁,是一个神

如果歌唱,大地就会变绿

 

一棵草在我耳朵里

最美的声响都起于细微

 

乌珠穆沁,婴儿迅速成长

花朵开遍原野

 

乌珠穆沁,在我热爱的女人身上

在她的生殖部位种下红花

 

镜子里的乌拉盖河

蒲公英样的兄弟姐妹

 

乌珠穆沁,一个神

他的子女遍布异乡

 

在草原上的已经定居

草原以外的还在流浪

 

毛登牧场

 

养我性命的地方!

我父亲长眠的地方

 

多少牛羊的家!鸡鸭鹅,还有猪

在那里活得自由自在,胜比王侯

 

锡林浩特以西九十华里

大笨狗守护着一片神灵之地

 

巴掌大的村庄,如来如意的巴掌

人心舒卷自如,身边就是无边无际的佛的草原

 

苦难是命中的劫数,比如孟全胜的弟弟

乘着一场风雪,穿越生,抵达了死

 

怀念毛登啊,就像怀念我的父亲

相对于庞大芜杂的城市,我的怀念多么渺小!

 

小到可以紧紧地攥在手心里,揣倒贴胸的衣兜里

 

其实我是说:这无可名状的小小的东西

就是我一生的心脏!

 

在异乡

 

没有了青春的草地,像一锹被扔到远处的草坯

我身上带着的草,细如毫毛,挂着粗大的露水

 

空自忙碌,中年的蚂蚁

把一己之私当作新辟的家园

 

马嘶声破空传来,长生天啊

我为什么不能是马蹄踏住的那块泥土

 

暴雨倾泻,泥土滋生万物,泥土是母亲

是爱人!她伸手拔掉了我开得正好的花朵

 

水和泥,不是水泥,永远不能融入其中

呆在露天里,尘灰中,仰望白云

 

铲断的草根因焦灼而冒烟

因为潮湿而永远不能燃烧

 

我日渐消瘦,像一棵草

 

一棵草在草中间

慢慢变黄

 

开过的花,落下

没有人知道

 

花朵,花朵压弯了草的腰

蝴蝶,已经飞远了

 

一棵草从里到外都是绿色的

还有什么在心里憋着呢

 

一点一点积聚着力量

一棵草不会是通天大道

 

草叶薄薄的

像最小的利刃

 

卷刃的草经历了多少风霜

带着水汽,闪着悲悯的光

 

像月牙的薄边儿

当你们回忆

 

你们脚下必有柔软的腐草

金黄的腐草

 

草原如画

 

露水中的马匹,绿色鬃毛随风倒伏

我画好的草原被谁卷起

 

血管在树上,落叶纷扬

我用秃了多少管笔

 

牛的角,羊的毛,马的影子

水使它们变得金黄

 

我画下群山、云海、蝴蝶和爱人

画下泥土里的潮湿和蚯蚓

 

每一朵花里都有一个神

沙子里面也有一个神!

 

万物的神啊,是谁在把画轴卷起时

草一样折坏了我的身子

 

   

 

一条河站起来

它有多少条分支!

 

奋起直追,像树梢的奔马

 

绿色大地

浪尖上的草原

 

有时候停下来,放眼天下

我手握牛角

另一端是一头汹涌的牛

 

和一棵树在河面重叠

三位一体,不可区分

 

鸽子扑打着翅膀

呼喊的手高高举起

 

百川东到海,流水上天堂

所有的方向,是一个方向

 

狼眼如花

 

马蹄声声破碎

露水中我看到:

 

狼眼如花

芳香如电

 

血甚至涌上草尖

一棵草一棵草奔跑

 

乌云落下,大地无边

马的影子飘散了

 

水滴里的野兽

多少颗水滴!

 

水滴就像火焰的尖儿

我们的狼都住在细腰的草上

 

被一只瞳孔放大的乡愁(外四首)

□李 

 

从一棵树的内部,他没有找到雨水

树木枯瘦,像他多年来在异乡风干的四肢

日子如落叶

被一场又一场雪覆盖

春天很近。却依然留下断裂的疼痛

所有的叶尖都朝向南方

听母亲说

家乡有雨,连绵不断

 

收紧的河流

 

河流清瘦。月色洗净了她的身子

长满苇草的岸边

渔舟上的灯,藏进雪一样的芦絮中

像一只困乏的眼睛

风一摇,视线低到水底

 

船尾的咳声,顺着木桨沉下去

而薄雾中奔走的影子,从夜幕后

渐渐裸露出来

和洄游的鱼儿一起

紧紧咬住两岸的水声

 

   

 

落叶睁开眼睛。大雁起飞的地方

秋天的原野生出褶皱

来来往往的,有关活着或者死去的消息

惊动枯树枝上黑色的耳朵

它们倒挂着蝴蝶的翅膀,以及

从树干中探出头的绿色欲望

与一片片擦身而过的叶子

交换着生存的秘密

 

月亮的隐喻

 

远山静默,臣服于一片月白

牧云的游子醉了

一两段冒着炊烟的往事

把路人的身影,推向风口

 

流动的盐碱滩

碎在酒花里,漾起一潭弯弯的月儿

梦中遗失的眉眼,破解夜的咒语

说爱

 

父亲枕下细弱的虫鸣,野草香

还有母亲沾染晨露的足音

被月色轻轻包裹,投递到天空之上

——另一个故乡

 

   

 

用贪欲焠出的明火,再也不能

灼痛它们

它们重回一片宁静

干瘪或者膨胀的身体,被同一瓢水

熬煮过的命运

袒露在风中

让一些鲜活的影子,隐藏了语言

在不同的瓦罐

相互煨补,并吞吐自己

 

母亲,让我用一首诗来爱你(外一首)

□赵西芹

 

母亲秋天来了

而我没来

一只诗歌在路上 蹒跚行走

正奔赴你

母亲它将在深夜叩响

我们的十月

 

落叶砸疼 倚窗盼归的目光

母亲你曾用羸弱的双肩举着

我和我的孩子

母亲你围着我们陀螺般旋转

温州这两个字眼幻化成一枚针趁着黑夜

直入眼眶

一些液体流出 打湿这片小诗

 

母亲大雁已南归

而我的翅膀 被迫收紧

被迫交出无奈 放弃飞翔

母亲 你是我的远方

我是你眺望的方向

散乱的文字 无法成行

 

母亲让我在这一首诗里

爱你

它尚显稚嫩 伶仃细腿

若它不慎摔倒

请把这诗行 种进秋风

来年的秋天 结出一树红彤彤

圆满的果子

 

春天里的仰望

——致父亲72岁生日

 

我用四十五度角 仰望着春天

父亲,我也曾这样仰望你

那时,天空纯净如我的童年

你是春天,挺拔的白杨

 

父亲,岁月让你站成一道沧桑的风景

和我隔着春天对望

那个温暖的臂膀

曾摇醉了一地温柔的月光

 

父亲,你和春天一起来

携带阳光 雨露 微风

从此,那些想象的翅膀

在我梦里悄悄生长

 

父亲,因为你

我对春天格外 青睐

而你又把春天 给了我

让我在 一次次仰望里

聆听 花开的声音

 

  

□龙北刚

 

一切逝去的

都将奔向

未来!

                                   ——题记

哦!你的本源来自昆仑——

——唐古拉——巴颜喀拉——

那一滴滴冰清雪洁的泉水呵

——漫漫汇入汨罗江心

从不曾唤归的——魂魄

——默默映照摩泽尔河畔

特里尔古镇诞生的普罗米修斯

——故居里那盏彻夜不熄的

明灯!这庞大的水系

从皑皑雪山滚来

从莽莽高原涌来

从亿万斯年的茫茫暗夜奔来

镌刻着一个古老氏族的名字

活画出一条东方性格的龙脉

分娩!她听过壶口瀑布的咆哮、

清明上河的繁嚣、

秦淮河里的桨声分娩!

她听过蒙满铁骑的马嘶、涅瓦河上的炮响、

以及大渡河边呼啸狂飞的弹雨

这是诗仙李白的天上之水呵

背景是郦道元笔下的凄凄猿鸣

是孔子川上的滔滔逝者哟

是孙文出海的浩浩香江

是毛润之击水中流的遏舟飞浪

呵,正是这汹涌的大潮

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旅途——

犹如揭地掀天的钱塘洪波

打开了一个黑漆漆的宇宙混沌!

河流。浸透太史公脉管的河流

承载着民族母体内的

斑斑血泪、痛苦、呐喊、坚韧与欲求

传承着大地脉搏深处的

希望、震颤、忧郁、焦灼、痉挛、根和种子

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终极元素

所熔化的液体呢?

混和着母亲的乳汁

父亲的汗滴 高原的冰川

原野的井泉 盆地的潜流

以及大戈壁滩上的地下河

从千万条渠道汇集而来

仿佛千万个毛孔喷涌的汗腺!

奔腾!穿过无数的险滩、

漩涡、暗礁、峭岩、瀑布、巨湾

穿过无数山脉的刀锋和无数峡谷的刃口

奔腾!挟带着数千年的污泥

浊水,裹挟着枯木、朽草、油渍、鱼鳖、蚊蝇、浮尸、虫卵、蛇蝎、垃圾……奔腾!

唯一的生命 唯一的方向

唯一的使命 唯一的道路

唯一的真理 唯一的过程

唯一的天地

唯一的人民

唯一的奔流!

唯一的心!

荡涤、洗涮、灌溉、

淹没、淘汰、洗礼、澎湃、

润泽、吞噬、消逝、干涸、博弈、暴涨

涨涨涨 汪洋恣肆 震古烁今 一往无前……

涓涓细流汇成江河,轰鸣!

滚滚长河奔向海洋,怒吼!

流淌着以人为本的基因

流淌着载舟覆舟的信念奔涌!

奔涌着不舍昼夜的激情

奔涌着永远属于中华形胜的

酸、碱、盐、

钙……

黄河。长江。

秋水。大海。海、海、

海……

蔚蓝色!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不经曲折何以归大海?

不择细流故成其渊深!

抵达——开始;

往复——循环。

突破——开辟!

永远奔流不息呵

向着天空一样的

蔚蓝……

 

烤红薯 (外二首)

□刘国安

 

一只红薯,躺在城市街口的

烤炉上大汗淋漓。他

匆匆进城,忘了带户口本,

也来不及与母亲打招呼。

一袋烟功夫,乡愁被烤糊。

瘦弱的身躯转眼间成为

一张红唇的甜点心。

 

芒种后的雨滴,是母亲

思念的泪花。高高的山冈上,

母亲又在栽红薯。一根根

藤蔓在阳光下延伸,母亲的

希冀也在风雨里生长。

 

母爱总是能装满一箩筐,

“又不知,到时有几只

红薯要进城受炼狱”?

城里的红薯叫人带了话,日子

总还得要继续,只希望村里

几个叫“苕货”的同伴

比他过得好。

 

 

 

一截水泥管

躺在马路边晒太阳

几只蚂蚁

带着地壳的余温

爬进去

 

黄昏

一对拾荒的夫妻

在水泥管的这头

借着路灯

小心整理纸币的褶皱

另一头

几个民工领到工钱

啤酒的泡沫

误伤了升起的月亮

 

厄尔尼诺和拉尼娜

都阻挡不了他们

在时间的罅隙

找到避风港

 

 

 

地球有发热症状

季风忘了生理周期

 

阳光的影子测量不出

海水的深浅

北极熊提前结束冬眠

眼眶里布满血丝

金枪鱼被破译腹语

一瞬间成为海豚的美食

 

候鸟的导航发生故障

海滩到处是骨折的翅膀

蚂蚁头顶树叶

被突如其来的冰雹打乱阵脚

知了趴在树干上喘息

因为看错赶赴约会的钟摆

与一场爱情擦肩而过

 

欲望,刺伤了谁的梦想

一切又在欲望里迷惘

 

              (原载《中国诗歌》2014年第10期)

 

老照片

□史凤末

 

一开始把学生之气装进像框

我就后悔了

后悔让大江在我背后流淌

后悔让江鸥在我头顶飞翔

后悔让细草在我脚下生长

从此就有一个让我心慈手软的人

披着云一样的头发,飘着风一样的胡须

手持鲁戈,骑着麟兽追逐

我拔腿就跑,一路向西

前面牛羊在跑,草树背道而驰

我一退再退,天空越来越低

直到后脑勺碰痛天边的框架

手指捂不住薄荷与花椒籽的味道,流淌流淌

回望原处

有位少年还在岸边

我隔着玻璃看他

他隔着飞絮看我

他正面对鲜红的落日抒情

美哉,夕阳

 

家乡看云

□刘剑平

 

周末,回家乡探望年迈母亲

嗣后,我、弟弟、大妹、细妹

相约看家乡的云

在家乡的田畴

我们仰望湛蓝的天

漂浮的云

弟弟说云似神马

大妹说云似棉絮

细妹说云似延绵的山

我说云是魔术师

让我们找回了儿时的纯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1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