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4期
读书,让我成了“先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8月22日   
 

□张景瑞

 

童年时,一出生就身有残疾的我,无法想像自己如果有正常的躯体会是什么样子,我常常坐在学校操场的一角,看着同学们奔跑跳跃、踢球游戏的身影,总在黯然神伤中遐想着自己的强大——猿一样的力量、豹一样的速度、猴一样的敏捷,然而现实却是:1980年高考因残疾而没有实现我上大学的梦想。

老子曰: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也是因为残疾让我喜欢上了可以坐在那里静静的做的事情,比如画画、剪纸,尤其爱上了读书,大约自十岁起,无论是连环画还是大部头的文学名著,只要是能搜罗到的图书,拿来就读——《红灯记》、《沙家滨》……《牛虻》、《林海雪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什么高尔基、鲁迅、郭沫若……仅《毛泽东选集》和《共产党宣言》就读了不下五遍。1981年秋,我荣幸的被内招进图书馆工作,凭着一颗热爱读书的心在图书馆的书山学海里漫游了三十多年。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努力进取的人,没有渊博的知识,没有钻研学术的志向。最初——读书只是为了逃避现实,让自己躲进作者营造的梦想之中,忘却嘲笑和屈辱,寻得心灵的庇护。然而渐渐的——读书就成了一种习惯,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因图书馆工作的需要,我广收博采涉猎各领域的知识,在阅读中不断地丰富自己,希望能更好的为读者服务。记得1987年的一天,有鄂州市东沟镇的两位读者,需要查阅“珍珠岩”加工的相关资料,那时候知道“珍珠岩”的人很少,有的同事还误以为是可以产珍珠的矿石呢。我在阅读中曾经涉及到,知道“珍珠岩”当时是的主要保温隔音材料,也应用于农业改良,增加保墒能力等很多领域,很快找到他们所需要的图书资料。鄂州是鱼米之乡,为水产种、养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有许多种植和养殖的专业户。我在阅读时很注重搜集这方面的文献资料,并编印成应季的小册子发送给他们,得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一到丰收的季节,就会有种、养殖户将他们的产品送来让我们尝尝鲜,每到那时,我都会有些许的成就感。

法国笛卡尔说:“所有的好书,读起来就如同和过去世界上最杰出的人谈话。”他道出了读书对读书人成长的裨益,道出了读书的一个境界——那就是需求。书籍记录了历史、收纳了知识、蕴藏着智慧、辨识着善恶。而读书就是学习、就是提升、就是自我的改造,就是除了父母、老师和兄弟姐妹所能够给予我们之外的另一种需求,一种信手拈来,却不用付出多少代价的需求,只要我们每天花一点点的时间去陪伴它,回报是极丰厚的,可以让我们受用一生的精神财富。对我而言就是可以更好的回馈社会,服务读者。我在少儿借阅部工作期间,更是体会到广泛阅读的重要性了,那些来这里看书学习的孩子们会把图书管理员看做是课堂之外的另一个老师,希望我们能解答他们所有的问题,通常情况下我们能正确解答的是:某一本书排放在某一组书架的某一格。而他们的问题远远不止于此,从这个字怎么读到怎样才能写好作文;从青蛙为什么是小蝌蚪的妈妈到太空真有外星人吗?……面对这么多的问题,我们需要多大的阅读量才可以胜任这个职业呢,于是我在不断的阅读中充实自己,让自己能够更多的正确解答他们的问题,不懈的努力让我成了最受小读者欢迎的图书管理员,后来不仅仅是孩子们,更有很多家长、包括不少同事来找我探讨孩子的学习和教育问题。

读书,让我的内心世界充实而强大,让我的人生不再残缺,虽然身有残疾,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是与书相伴几十年,是书赋予了我宽厚、包容不偏激的生活态度,更赋予了我平凡而略具儒雅的表象,被同事们戏称为“先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52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