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4期
千年芦洲渡口传奇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8月22日   
 

 

万齐文

 

千年芦洲,芦洲湾,伍子胥芦洲渡,是鄂州的历史文化古迹,也是春秋时期鄂州一段楚国重要的历史,《史记·伍子胥列传》有载。据《武昌县志·古迹》记载:“芦洲在县二十里《一统志》)《舆地志》云:伍子胥叛楚出关于江上,见漁父求渡,时多人,漁夫歌曰:灼灼兮,侵已私,与子期兮,芦之漪。”伍子胥会其意,躲避于芦林之中。日暮时,漁父至芦林,又放歌:“日月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伍子胥闻声而渡。案:《舆地纪胜》引此作:“日月昭昭兮,侵已驰,与子期兮芦之猗。”《太平御览》引着:“日月灼灼兮,侵已私,与子期兮芦之畸。”

伍子胥芦洲渡之歌,多个版本,但其意都差不多。大意是说伍子胥向渔父求渡时,渔父发现岸上有官兵,示意伍子胥藏于芦苇中,到太阳快要落土的时候,官兵已经离去,渔父才接伍子胥渡江。

李善注《文选》,鲍明远还都道中诗,引庾仲雍《江图》云:“芦州至樊口二十里伍子胥初渡处也,则自晋以来已相传在此。”庾仲雍为南北朝南朝人,这樊口至芦洲二十里正好是马桥墩严塆黄鹤林这里,这里曾是芦洲黄鹤栖身的地方,是芦洲中的高地,也是樊口上二十里伍子胥芦洲渡的最高载体,历史上的江水与马桥墩黄鹤林,是连在一起的,粑铺大堤是后来修筑的。也就是说站在马桥墩严塆黄鹤林望到二十里的樊口,都是一片水塆。

芦洲湾严塆黄鹤林这里,当地土人相传:渔父曾于此构芦为棚,摆渡为生,伍子胥叛楚奔吴芦洲渡处即于此。这一惊人传说源于今人马桥塆廖金水先生,万塆八十岁离休干部万持民同志,他说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是他听他父亲说是他爹说的,代代相传。还有周边其他村民也是这样说的。

寻找“芦洲”古迹又有新的发现,一次,我在研读《武昌县志》时,从地域图中发现“马桥”、“芦洲”的标注,原来芦洲与马桥是连在一起的。

但是,还有一惊人的传说,你们要是听了一定会惊得瞠目结舌,原来离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南十里的地方,深藏着重大的历史玄机,这里有伍担塆、伍担桥、城子山、伍通庙,说是伍子胥的老家。第一个说的是地方老者段店街姚玉成先生,第二个说的是湖北文史研究员李儒科。十分巧合的是,马桥古驿道就是从马桥黄鹤林芦洲渡边擦身而过,马桥古驿道的南边连接着伍担湾、伍担桥,是古代的军马直接从伍担桥上经过。传说文官到这里要下轿,武官到这里要下马。

十年芦洲探古,精彩纷呈,我曾到段店的城子山,胡林的伍担塆探古,先后写《伍子胥风雨下芦洲》的上篇、续篇;2009年又撰写了《揭开马桥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的惊天大幕》上篇、下篇。“种瓜兼得豆”,到伍担塆探古时,在伍担塆三里之远的马桥古驿道(新港村小学),探出了三国时吴王孙权在这里修建的梅城(堡)遗址。

现在马桥古驿道两边,逐步溶入在村民的承包田里,过去行走兵马的驿道,现在变成了田埂子路,不过,这古道仍然依稀可辨:从樊口——二十里马桥黄鹤林——吴王梅城——伍担塆、城子山、伍担桥——华容。这条古驿道应受到保护。

为了纪念伍胥芦洲渡江处,千百年来,这个地方叫芦洲渡,芦洲湾、芦洲即于此。明代诗人吴国伦,他曾从马桥古驿道路过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站在古遗址上,放眼东去二十里的樊口、樊山,为伍子胥从这里逃楚奔吴, 《晚渡樊口》,有感而发:

一羽风帆截浪轻,樊山远照夕阳明。

江回伍子芦漪渡,石抱孙郎鄂县城。

去国身随沙鸟泛,行歌兴逐水云生。

翻愁泽畔逢渔父,鼓枻重来诮独清。

吴国伦的这首诗大意是说,伍子胥在太阳将要下山时,渔父将他从黄鹤林芦洲渡这里渡江向樊口晚渡,至鄂县城东三里上岸(即解剑亭处),解剑谢渔父。

还有清代陈宝钥,从马桥古驿道经过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这里,追忆伍子胥,感慨万千,于《芦洲怀古》:

君仇若无复,楚国至今愁。

故国留情薄,穷途济汝危。

生愧分岐友,死惭抱石姬。

与君同饮憾,应悔杀身痴。

为伍子胥报父兄之仇,逃楚奔吴表示深深的同情,又为渔父抱石沉江表示遗憾。可见马桥黄鹤林伍子胥芦洲渡,在明、清时期就已溶入诗人的诗文。

今天,伍子胥芦洲渡的地方,是鄂州市临江乡马桥村严万程塆,故里的人们正在挖掘吴楚大文化,发展吴都大旅游,为纪念伍子胥逃楚奔吴2535周年,于2013102日,特地在黄鹤林重温“芦洲”这段鄂州楚国的历史,访古探幽,并在古遗址上拍照纪念。

2538周年后,即201665,千古芦洲的学子,市吴都文化研究所的专家、学者、作家、诗人、文艺家们,寻觅厚重的历史文化踪迹,和古老的歌谣,聚会在昔日的伍子胥芦洲渡,重温那段历史,秉承芦林遗风:“日月灼灼兮,侵已私,与子期兮芦之畸。”千古芦洲古渡口又传出朗朗的歌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528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