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4期
执 念 (外一篇)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8月22日   
 

 

 □晏 

 

这个初夏,在明媚的阳光中,迎来了母亲节。我特意买了一束康乃馨,去探望母亲。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荡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似乎有一种透明简单的幸福,马上就可以 触手可及了。

我想着母亲,还有那些和母亲一样的女人们。她们都如同这束美丽的康乃馨,高贵而朴实。那些充满慈爱的眼神,温柔平静着,像经历风霜的星星,在时间的深壑里明灭着。

一些关于母亲的记忆也在我的脑海里明明暗暗地浮现开来。我清楚地记得,母亲有一只口红,那是她一生中用过的唯一的口红。精致小巧的管身,装着大红颜色的膏体。母亲平时休息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用。我总觉得那是她一生里最美的光阴了。在那清简朴素的岁月里,那支口红像蝴蝶一样,姿态婀娜地拂过我那颗爱美之心。母亲会把口红收在屉子里。我总会偷偷地拿出,对着镜子,小心地抹上了自己的嘴唇,满怀着那份美丽的心情,背着书包上学去。岁月虽都已经不复找寻了,可那些记忆的芬芳还是香到了今天,想起来一切还是那么甜,那么天真。

忽然间,我又想起女诗人席慕容的一句诗句来了:“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候”。

这是多么让人心动的诗句啊!那属于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光阴。那年轻的岁月里,一切都是值得珍藏回忆的。我想每个女人都想在那段岁月里一直沉溺着,沉溺着。恍惚中,我也仿佛看见那光阴中的自己,正抹着那大红色的口红,一直一直地向母亲靠近着……。

母亲是越来越老了。她所需的情感,如同钙质一样,一点一点,在她的身体里流失。期盼也正随着这种流失而越来越深,可越来越难以弥补了。渐渐地,在母亲的身上,我也似乎能找到多年又多年后的自己了。人类的情感总是这样奇妙,可以在源源不断的期盼中得以延续,然后又用时间和时间不断地去衔接起来。

正经过了一条很深的小巷子,让我思绪里的每一个镜头,更多了些令人沉醉的气息。有一家铺子里,摆放着大缸的米酒,飘着让人微醉的酒香。其中一个酒缸用红绸子封了盖,像一个待嫁的新娘子,喜庆而隐秘。那鲜艳的红,竟让我一下莫名地飞了神。

一间平房的门口,坐着一个老奶奶,靠着一把陈旧的摇椅,面露祥和。旁边应该是她年幼的孙女。小孩子坐在木头板凳上,手里玩着积木,那么出神,仿佛她的世界就是一个微型的房子。世界上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搭建,推翻以及最终的安稳。老奶奶手里拿着孙女的玩具小风车,吹一吹,不动,再吹一吹,看见它飞转起来,很开心地笑了,满脸的褶皱。我的心也一下子柔软开来了。她此时的幸福,应该是无以附加的。在她的身旁,似乎坐着一个完美的世界。是啊,在一切爱的时光里,连空气都在阐述着这陪伴的种种好。

我静静地走过她们的身旁,感觉到了一种安然,一种皈依。手中的那束康乃馨也正散发着沁人的香味,似乎在像我诉说着那岁月深处的深情执念……

白色香气

雨后的天色,极其透亮。官柳小区外的栀子花全部都开了。小小的枝头上,皎洁的栀子花簇拥着,没有一点的锋芒。朵朵都蘸着新鲜的雨水,生出一种沁人心脾的气息,安静而柔和。

栀子原名是叫卮子,《本草纲目》中李时珍指出:“厄,酒器也。卮子象之,故名,俗作栀。”我很钟情这样的解释,它让栀子花更有了一丝温婉的气息。栀子,仿佛就是那白色的酒杯,盛着酿造的糯米酒,酒香四溢,美美地抿上一口,醉人也怡人。盛酒的姑娘,栀子花一样的笑容,窈窕的身影,如乡村的炊烟一般袅娜。

栀子花,最喜雨。唐代诗人韩愈有诗: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雨水过后,栀子开得更茂盛了。叶子是肥的,花瓣是肥的,连香味也是肥的。走在路边,仍不住就会去摘下几朵。那白,带着干净的稚气,女孩们别在头上或者胸前,一下就变得十足动人了。对着那一池明澈的湖水俯身照影,万种风情就在其中了。就是如此简单,栀子花让生活里的一点一滴都变得活色生香了。

栀子花的香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宁静,会让人沉浸到离心更近的地方,让人心里蓦地一软。花香也是不请自来的。什么都不用带,只要带上自己的灵魂。甚至,灵魂也不需要带,她也会不请自来。那是一种很立体的香,玲珑饱满,泛着一丝很奇妙的念想。

细细地看着那些洁白栀子花,嗅着那股特别的花香,我又想起了女诗人席慕容的一首诗歌:

如果

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那开满栀子花的山坡上,白衣飘飘的年华岁月,渐行渐远的泛黄记忆里,无需多言,只一回眸,一浅笑,心事早已明了。淡淡的情愫,教会人去珍惜,更让人领略了生命中最动人的时刻。那些记忆里的小美好和小忧伤,细细的,碎碎的,在这个栀子花绽放的时候,如同奇妙的蛊惑,散发着迷离的味道。白色的花香,白色的青春河流,仿佛要将我淹没了。

生命终究还是丰饶可恋的。我不自觉的哼唱起刘若英的一首歌——后来:

“……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爱你,你轻声说,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我深情地唱了一遍又一遍,连歌曲旋律都会变得如此芬芳起来,眼前浮现着那些日益沉淀的情感,和岁月留下的蛛丝马迹。那么远,又那么近。娓娓袭来的清香,像一股记忆的风,在这尘世间奔跑着。

阳光洒下来,沁着白色的香气,在我眼前淌啊,淌啊,仿佛见证着生命中另一种喜悦的声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53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