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4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8月22日   
 

为民安澜战惊涛

——写在鄂州抗洪第一线

□姜锋青

 

风雨交加,雷电纵横,

百湖呼喊,大江奔腾。

山洪狂泻吞噬绿色植被,

暴风肆虐卷走灾区屋顶,……

吴都大街汪洋恣肆,

坊间民居传来哭声,

梁子呼救,长港告急,

昌大呐喊,粑铺惊心,

鄂州经受又一轮"九八"式洪水考验,

风高浪激鬼神皆惊。

 

如注的暴雨中我走向江滨,

怀着一个市民的忧患心绪沉沉。

行将没顶的观音阁伸手呼救,

傲立江滩的吴王掩面涕零……

哪里还有苏子的月下小舟?

哪里还有钓台上的古筝瑶琴?

重压在心扉的只有黑云滚滚,

还有那,紫电裂空、江涛咆哮,

洪峰万丈露狰狞!

问苍天,谁主沉浮镇洪魔?

问大地,谁缚恶龙挥长缨?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危急关头,共产党员冲锋在前!

雷雨夜,市委大楼灯火不熄,

科学决策,伏波安澜!

这是一场维护改革开放成果的保卫战,

保卫我们的实验基地,

保卫我们的绿色家园,

保卫父老乡亲每一幢别墅上的含羞草,

保卫蔬菜大棚诗意盎然的一枝一蔓,

保卫厂房机器的正常运转歌唱,

保卫人民群众每一缕安宁的笑颜……

 

降伏洪魔,代有英雄诗篇,

鄂州有吉宏善墓碑为证,

哪一次战役不是共产党人一马当先?

今天,面对滔滔浊浪,

又一辈接力者冲上风口浪尖!

看吧,那纵身惊涛劈浪打桩的背影,

是人民公仆补天的铁肩;

那深夜巡堤的马灯闪烁,

是村支书永不疲倦的双眼;

那抢险现场奋不顾身的英雄群体,

是党旗下刚刚宣誓的武警战士;

那扛包堵浪冒雨鏖战的生力军,

是海燕般搏击风雨的共青团员!

 

我们让每一座泵站发出怒吼,

我们用每一袋沙石压退狂澜,

我们面对滑坡险情大喊"让我上!"

我们救援受灾群众扑向浪尖……

大堤上上演热血沸腾的话剧,

一幕幕让人泪盈眼圈……

又见"大渡河"上的英雄风范,

又闻"狼牙山"头的壮士誓言,

又见密云连的尖刀无敌,

又闻战歌激越"向前,向前"……

 

若问,抗洪铁军何以愈战弥坚?

那是因为"三严三实"锻钢铸剑!

若问,风卷红旗何以更艳?

那是因为"两学一做"让我们豪气冲天!

不是吗?习总书记声震寰宇的"七一"讲话,

是回荡在我们心海的政治宣言!

这宣言——

为每一个共产党员添钢淬火,

这宣言——

为每一个抗洪勇士加油充电。

不忘初心,永葆奋斗精神,

矢志不渝,为民无私奉献!

看明日,洪魔败北旭日艳,

鄂州风更顺、人更美、花更妍!

 

阳光总会打败一场雨水(外一首)

□刘国安

 

也许是两个氢原子

与一个氧原子的结合

孕期总是多愁善感

内心布满愁云

也许是后羿射下了九个太阳

成为冤屈的灵魂

乌云总是与雷电合谋

白天成为黑夜的一个虚拟

天空以泪洗面

一朵朵稻花在风中凋零

 

江河咆哮

内湖暴涨

吴都告急……

雨情就是号令

险情就是命令

灾情就是动员令

159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广大官兵冲锋在前

广大党员冲锋在前

广大干部群众冲锋在前

一个支部就是一座战斗堡垒

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在长江干堤

大禹的子孙们

科学判断水雨工情

三过家门而不入

在蒲团四海湖大堤

女娲的子孙们

扛登天之梯

采普天陨石

用奋力补天的气概

确保大堤万无一失

在广家洲大堤

千万名干群严防死守

昼夜奋战

用精卫填海的斗志

确保梁子湖一方平安

在花马湖大堤

民兵应急分队和抗洪抢险突击队

似吴王孙权的千军万马

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

誓与大堤共存亡

在垄上阡陌

民政干部走村串户

核实灾情

及时送去党和政府的温暖

在田间地头

科技人员深入一线

与时间赛跑

打一场生产自救的攻坚战

 

防汛救灾,伏波安澜

阳光总会打败雨水

吴都大地云开雾散

叶缝下跳出一枚枚太阳……

 

用密密的丝线缝补大地的忧伤

 

那一年,风很柔

露珠在草尖上舞蹈

知了在悠闲地鸣唱

那一年,雨很轻

江河与一段时光对饮

池塘里长出酒窝

 

然此时,乌云暗藏玄机

闪电变得脾气暴躁

从此,铁锚拴不住一条河流

江河齐涨、田野沦陷

而我们的内心不会沦陷

大堤上的猎猎战旗迎风飘扬

每个党员胸前的党徽熠熠生辉

用铁的身躯筑起丰收的堤坝

振臂高呼的号子响彻云霄

肩扛背驮的身影成为最美的风景线

 

用密密的丝线缝补大地的忧伤

一场场抗洪抢险的攻坚战

一场场生产自救的攻坚战

让每一颗谷粒充盈起来

让每一个希望饱满起来

汗水里划出安澜的桨声

阳光准备了一份礼物

送给大地一个风调雨顺

还有满天繁星

 

黛粉的瓦片上,端坐着一只乌鸦(外二首)

□鲍秋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喜欢上,深冬掉光叶子枝桠

喜欢枝桠上累积的空巢,挂在苍凉的天穹

一回头,黛粉的瓦片上

端坐着一只眼睛闪着黑光的乌鸦

瞬间,发青的枝桠无限伸展

溜进腹部生根发了芽

 

许多年后,这类似的情景

根深蒂固重复生死的梦境里

在悲痛与幸福中摇摆,如同零点的钟声

敲响的时候,飘到枝桠的空巢

落空的美

风吹来,枝桠在颓废的城墙边,有折骨断裂

我不怕苦难,我要光荣的活着

 

谁生了,谁又死啦

他们离我很远,其实也很近

辽阔的天空与深沉的大海,没有人刻意选择生死

爱我的祖母,外祖父,弟弟

躲在他们喜欢的云朵里,一会儿太阳

一会儿雨,如同此刻

和乌鸦一样静坐,看我冒险人间

 

错过,做一枚自由飘零的叶子

 

风错过了红叶,躲在云层背后

仿佛不曾来过

河流错过了冰冻,依旧怒放青春

我错过了你

做一枚自由飘零的叶子

 

一枚叶子,包裹湿漉漉的乡愁

在山岭上,自由翻滚

飞溅出浪花

往事如网,捕撒山峦凸凹有致

跌宕在阳光里,成就这满树的红艳

 

一枚傲骨的叶子,回归天空

断裂与石缝,触目惊心的沧桑

无法聚合的容颜

活着,穿越雕刀的疼痛

死去,是落地摧毁的美

 

一串佛珠的秘密

 

简单的坏或者极端的好,隐匿着遗忘的疼痛

一边是坠落,一边在升腾

谁,竭力与挣扎?

冰河之上,待装出发

 

那一路脚印的故事,一张雾流的网

延伸在雪地的宫墙外

逆流关于一串佛珠的秘密

掩盖在大昭寺的经阁里

 

信步于佛堂,夜的寓言没有终点

欲望,如期而至

放肆奔腾,拍打禅坐底部阴影

纯真匆匆,在屋檐下顺从滴落

 

落叶纷飞,有水珠晶莹剔透

等待穿石的流亡

看吧,佛的眉宇间

庄重收藏了一位流浪者的信仰

 

风吹故乡(外二首)

□李 

 

我一直怀疑,故乡的水土

是我远离父母那年

被一场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

吹裂的

之后,春风来了

老院里的那棵桃树重新发芽开花

只是母亲说:老树结的果子

会一年比一年涩

 

夏季风登陆后,老家的夜

多了一丝海腥味

我的泥鳅一样的侄子和侄女

在房前屋后捉迷藏

我有些担心,他们会从闲置的柴棚

或断垣下

很容易地,就把我翻出来

 

而我实在不必紧张

现在的我,是已被秋风吹远的一片叶子

习惯隐藏在另一座森林里

听风吹

 

与一朵花对视

 

这朵花,被一场突至的雨水打湿

连同我回家的路

 

几片花瓣已脱落。苍白的花萼从缺口吐出夜晚

我听到断裂的秋风

在伤痕的空旷处,在我身体拔节的地方

轻声呼唤着母亲

 

“狭小的四季,我们都是被同一朵花喂养的孩子。”

可我,没有长出翅膀

泛黄的花叶上,一抹绿依然蔓延着

穿过带着虫齿的茎脉

穿过暗藏于泥土的无数个雪域

甚至穿越浩大的时光之海

像母亲年轻的手,轻轻地

轻轻地拂过

 

我,没有长出翅膀

却在一瞬间,成为一颗最饱满的

花籽

 

 

 

母亲垂下头

稻子也垂下头

河谷,紧紧跟随在母亲身旁

也缓缓地垂下头

 

对面,有一样的风吹来

风中有一样的母亲

穿着粗布衣服,袖子上落满阳光

忙着擦拭一地黄金

 

而我走远了

面对这样的景色,我选择避开低矮的稻茬

避开仍流淌着乳汁的泥土

回到一粒粒米中

慢慢咀嚼

 

春天贴着骨头(外一首)

□胡世远

 

最远的事物贴着皮肤

春天贴着骨头。是的

忍耐可以成就一切

我恳求寂静的风铃

摇响明晰的幸福

 

一种神秘的滋养,涌动

暗流,犹如你期待的花瓣

在眼眸里舞蹈。我与这个世界

有过一面之缘。我们都在

爱着有限的春天

 

一个灵魂自由的人,应该

拥有充盈的夜晚

比如纯粹的美丽弧线

比如骨缝里细微的、如沐

春风的温暖……

 

   

 

柔和的涟漪

轻漾出光芒般的寂静

月亮和星星

富于想象的睫毛,更加灼热

仿佛要融化忧伤

和花朵

这是一双童年的眼睛

多情的柳絮,如雪花落下

故乡,栖息着一堆骨头的

快乐

 

呆呆的我(外一首)

□陈 

 

少女时,有次在放学的路上

我捧着一本书

村里人丢过来一只水蛭

我吓得大哭,并直打哆嗦

也因此获得一个书呆子的绰号

从那时起,我就害怕有水田的地方

 

离家的时候,有次生病住院

有个男孩子来看我,他悄悄地

把慰问金塞在我枕头下

我呆呆的望着他离开

再扒在窗户边,偷看他背影

 

男孩子头发半花的时候

我已和他同在一个屋檐下

呆了良久,直到疲劳

他常常对我说

我只要你会烧火做饭

看着锅里缓缓升起的水雾

我又开始发呆

仿佛那飘渺升起的

是昨日的期许,今日的徘徊

 

今天,我上街时

偶遇了一幅美丽的画面

一对耄耋老人,立在道路旁

像两个搀扶的拐杖

早已,他们的那两只手

缱绻成一个结实的拳头

对抗着那川流不息的车辆

生怕对方被这快节奏带走

我又呆呆的,站在他们身后

站在这条时光河里

 

我这样安放自己的文字

 

以前,我总想把琢磨的文字

安放在一块地方

就像某个建筑物

即使不像个样子

也要占据一块地皮

 

今天,我来到一条小巷

似乎是置身梦里

两旁,斑驳的老屋向你招手

脚下,锃亮的青石板接过孤单

巷深处,一把油纸伞

撑开了亘古的思念

 

突然,我失去了语言

心里泛滥的文字是那么的憔悴

轻薄如一粒尘,像今天游走的我

只能穿越历史沉淀下来的

某个缝隙,某个瞬间

 

于是,我选择流放自己的文字

让它随风辗转,哪怕是终归沉寂

 

动物世界(组诗)

□余丁未

 

  

流动的日子

推身子一起前行

被风带走的一切

在日子里如期闪现

 

拒绝被光芒照亮

却无缘躲藏,干脆去其包装

在人来人往的地盘彻底曝光

光明正大的死

胜过偷偷摸摸的活

  

静止的痛苦

找到肉体这个最好的栖身地

汗流浃背淹不死

一如既往,苦苦坚持

 

窗外的炽热或者寒冷

停在那里纹丝不动

相互抵消、你争我夺

这运动的态势,注入静静的痛苦

一起朝前散步

    

玻璃里的模特,伸出手臂

仿佛要冲破透明的玻璃

无色的约束,约束不了他

他要跑到大街上,加入群魔乱舞

 

他的手指是白色的、尖削的

四周杂色的寂静和喧闹

阻止不了他内心的狂呼乱燥

他衣着时尚,但内心古老

他刮起漩风,吹在人间脸上

  

快速地进,眨眼就消失在门后

犹如快速地出,瞬间站在你眼前

他的行径,脑子闪现

脚下开花,无须任何修饰

 

他的皮鞋,踩死一只蚂蚁

或者将蚂蚁甩入更深的尘埃

那里是蚂蚁的宫殿,他却不屑一顾

没有雨声,也无滋润

那是呆板的一刻,惊动不了谁的尘世

  

被烟雾罩住脸庞的女人

轻轻吹一口气、吐一口烟圈

烟就消了,云就散了,妩媚露出来

污秽一哄而散

 

瞬间又被侵袭

一次一次自我解脱

解闷、解惑、解忧的晃子

在星星之火里灿烂生长

用心一吹,魂飞魄散

  

不能实现的欲望

像翻云覆雨的胃疼

渴求擂响战鼓的旗开得胜

放眼窗外,前途一片光明

 

那个牵着妈妈小手的小女孩

炎天水热,正美滋滋地吃一根冰淇凌

她想跟妈妈长的一样高

她构想的巧取豪夺就会更加容易

那不是一日之功,她只好用冰水垫高脚跟

 

乘着歌声的翅膀开枪

□周胜华

 

季节伸出修长的手

弹奏着热烈而馥郁的旋律

三月歌喉里陶醉

踏着歌声的翅膀    扣动扳机

 

古长城千年雄踞

秦月汉关镶嵌在岁月里

一坡山杏雨润红姿娇

恍惚看到仙姝轻歌曼舞

只不过这里没有精怪

 

桃夭从诗经中走来

一片红霞在城南庄落下

想做回崔护    盼着人面桃花

 

灞桥柳依依

穿过绿纱的紫燕    满身诗韵

定是从乌衣巷飞来

 

踩着轻快地节拍

在歌的翅膀上瞄准

对着下一个心仪的方向

 

梁子,一枚乡愁

□李细火

 

你迎面而来

说着哑语

把往事甩到岸边

任凭播散

从此,风不断

雨亦不断

 

你迎面而来

带着树草   耕土

夫妻   娃儿和老街坊

让我跌跌跄跄

心思入冬

冻成内伤

 

你迎面而来

声声呼唤 似乡村的短笛

你怕日月

沿着青石板路

一头挂在门缝里

一头铺向湖底

 

如今,云朵滴滴

落地成泥

一只鸟儿 在水里

打捞自己的影子

 

山鬼之恋

□向丹丹

 

她是山林里跑大的女儿

她是跨豹而游的山鬼

肩披薜荔腰束女萝

在第一缕晨光里翻山过水

香花香草的迷醉

比不上她一脸浑然天成的娇媚

只为赴一个高山深壑里的约会

 

她路过一片密密的竹林

她淌过一条清清的溪水

渴了,喝一捧甘洌的鲜露

累了,折一枝小花聊寄抚慰

沉浸在等待里的山鬼

她的笑涌出唇边的浅涡

周转、清甜、温柔、明媚

 

山颠之上尘沙袭来

青天里的太阳也没了踪影

层层叠叠的孤石堆上

只剩蔓延缭绕的葛藤在枯萎

她还想摘一棵三秀灵芝

送一个思慕的人

说一串疯癫的情话

盼一个徒劳的挽回

 

山鬼恋人人恋山鬼

她在绮丽的美梦里赴约

等待、欣喜地等待

望脚下云海扬波天昏地暗

听耳边风声大作雨打风吹

 

山鬼恋人人不恋山鬼

她在公子的失约中疲惫

沉睡、寂静地沉睡

笑人间山非巫山雨非灵雨

叹镜月离忧变幻情有贱贵

 

一年、十年、百年、千年

……

当美丽腐烂成久远的神话

她就幻化为屈原九歌里的山鬼

 

彼岸花开

□王友燕

 

时间的风沙,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

对峙。彼岸

千年的妩媚,

在无边的宇宙中

流动,沸腾。

 

山,衣衫褴褛

裸露着胳膊。

阳光穿过枫叶林

溜出虚掩之门,

鲜花在枯萎的枝头

殉情。

 

暮霭中,

一个空虚而笨重的肉体,

颤栗着渡过死海

河畔。风干的灵魂,

消失在玻璃教堂的

塔尖。

 

原野之上,

百灵鸟在林飞鸣。

天空云影茫茫

深不可及。成片的森林

过度仰望,

迎风倒下。

 

地平线黎明的光

再次拉开

序曲。烽火遍地的人间

恢复了原始的赤裸。

无法消失的毒液,

雄踞于历史的禁地。

 

远古的海岸,

浊潮翻滚。

嘹亮的歌声,

在烈火中醒来。

它们在大声的歌唱

自由、和平与希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539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