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5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10月21日   
 

多动症 (外四首)

□赵西芹

 

风声 雨声 落叶的声音

你——捡起

云卷云舒 开出浪花

你的视线洞穿 厚厚的墙

 

星星点点的小花 风中摇曳

你在芳香中 轻颤

果实 早早夭折

 

你把自己打造成 陀螺

不休止的旋转 单脚独立

只要你能朝着一个方向 奔跑

越过山丘 梦想静静等候

自闭症

是谁蒙上你的眼睛

谁关闭了你的表情

你深陷 无色彩的沼泽

一千遍的重复

一个个圆和影子 追逐

 

笑猫在钢琴键盘上 蹒跚

跌倒 爬起 笨拙而认真

他用笑容 托起一个春天

你紧紧抿起的嘴角 瞬间吐出花蕊

 

指挥棒 小小指尖处流转

你是这场音乐盛宴的王

关闭许久的精灵放出 孩子

你的眼睛纳下万物

厌食症

我承认我爱过你

比你想象中热爱

 

你的绯闻 若绿头苍蝇漫天曝光

我选择相信 那是来自爱情的本能

相信破碎的镜子 能够起死回生

 

身体比我的味蕾 相信直觉

即便 穿着华丽

裹着蜂蜜的誓言 再也无法诱惑我

我只想回到从前

 

享受一场盛宴的刺激

对着你勾魂夺魄的 媚眼

其实 我不想变成X

褪下这个世界的皮肉赤裸

只剩下和我一样瘦骨嶙峋

失眠症

我一直停留在你的梦里

我的梦 只剩下风声

 

若即将坍塌的房间 无人问津

习惯 从子夜跌落

穿越 蛛网 尘土 潮湿 阴暗

背后的门 “咣当”上锁

 

我要从你的梦里抽离

带着鲜血剔除

你的梦境 已构筑了七层

撕下 转让的标签

我的梦屋 重新修缮

 

夜夜此路将通

老年痴呆症

若有天 我不认得远归的你

不认得 回家的路

不晓得 我是吃过饭

还是 未曾进食

不认识 我曾写下的诗句

是写给 哪个我心里惦记的人

 

若有天 我不再对着镜子微笑

对着 头上的白发蹙眉

对着 那一脸的皱纹做鬼脸

我不再羡慕 那些青春在身的人哦

 

亲爱的,那不是我老了

那是我选择性的忘记老去

我不忍离开

选择把躯体留下而我的灵魂

早已在下一个路口等你

 

清明上河图 (外三首)

□余昌凤

 

因了汴京街市

长虹卧波 郊外春景

所有的遇见温润了时光

 

无须穿行

只用一些空灵的句子

去透繁华的过往

 

主打的青色

无一丝污染

望着历史的天空

心清明 唯有一声轻叹

  

木板 最初是一个面

结构虚无

所有的思 在心湖泛舟

 

一把刀 不轻不重上了岸

先摆一个梅花阵

让小径布满枝桠

 

北方 梅花正开

那一朵朵花瓣

乘风归来 跃上枝头

白旗袍

这样的一缕白

入了眸

便融化在目光里

 

光阴很远

看不到剪裁的痕迹

一针一线都是迷

 

盘扣很近

扣住了心扉

那一低头的往事

留在了烟雨的江南

铁观音

三叶一芽

唱着咏叹调

寻觅间

茶语溢上云端

 

离开故土

锁住一颗心

以树叶的姿态与杯为盟

散开思绪

卸去满身疲惫

引领灵魂

走进水的时代

 

父亲是一张硬弓 (外二首)

□史凤末

 

端起酒杯

就看见父亲背着手回来

烈日下的影子象一张硬弓

他在田地里收割麦子

人们说他象一张硬弓

父亲休息了

他那一根靠在墙角的木扁担

象一张硬弓

父亲攒了一生的劲

终于松了手

我和我的姊妹都象离弦之箭

不约而同直取空中的大雕

穿过闪烁的霓虹

穿过闪烁的霓虹

曾经的猎人感觉被猎人追踪

最后止于一道隔音门

点一首疯狂的音乐强力粉碎或分解自己

封闭的空气也会跟着裂变

那次涅槃的当量几乎掀翻KTV大楼

几乎掀翻城市无边的夜色

离去后的包厢是一口废弃的矿井

散落着蛇蜕

还有烧焦的羽毛

里面的物件丝毫未损

野兽腹中的人成功挣脱

人吞吃的野兽成功吐掉

人兽杂交的一例成功分离

进入包厢的都是半人半兽的卡通

走出来却是清一色的绅士,风度翩翩

穿过闪烁的霓虹

    

白霜满地

满地铁屑

想象秋天的刀多么锋利

秋风竟是细密的磨石

一只蚊子伤心吻别

发誓来生必造一件精致的兵器

 

夜晚野鸭喧闹

一场秋雨的阴谋

千军万马暗中衔枚疾走

黄叶落地,树木和昆虫一起装死

一曲后庭花尚未唱完

 

夫人夸我很酷

握着酒瓶象握着核弹

菊花就在身边以爆炸方式盛开

配合如此默契

足以吓阻一个季节

 

一只燃烧的麻雀飞过

八十老母驮着火红的夕阳归来

微笑从刀刻的皱纹里冒出热气

编织袋里,棉花比霜还白

她俘获了秋

 

    (外一首)

□晏 

我以为月亮还没出来

出门才知它高高悬挂在天空

好像早早在等候

我有些激动,惊喜

那圆圆,硕大的一盘

压住了我一直的叮铃作响

 

杨柳岸,晓风吹拂

一轮满月圆圆悬在东山

我朝着它的方向走去

好像朝着一种指引

手指摆弄着白色衣裙

忸怩着不敢作声

果然是棵桂花树,枝繁叶茂

喝醉了千秋万代的酒

至今踏不出月的门槛

 

“天上月一轮”

我不自觉地秀出半句盛唐

一个人顺着河堤滞滞走了很远

它为什么这样亮

镀着银光急于宣告

几乎在逼着我对出下联

“地上影成双”

桂花饼

那些金黄的饼子做得份量超重

心思缜密,滋味悠长

不时的顺腮帮子筛下些

纷纷扬扬的金粉

 

这纷纷扬扬的袅娜

像极灵感的喷薄

当我走过一棵桂花树

常常念及另一些芬芳

月圆夜,老家屋后的古老桂花树

是嫦娥飞天最适合的一棵

这些年,学校新植的小小桂子

空灵妙曼,婆娑香雾

梦幻般飘越千里万里

 

偶然走过小城

十里长街尽是枝繁叶茂的桂子

那些相遇像一帘幽梦

香酣里惊醒

细细碎碎的金软

磅礴清雅的香

穿云入室,清风拂面

一个圆月化作无数个笑脸

丝丝扬扬的音乐轻轻覆下来

 

月圆镜泊湖 (外一首)

□刘 

 

东边月起、西边日落

东西两重凉热

左桨划水、右桨探月

左右一壶月色

 

一层一层雾霭

是罩在镜面的套盖

一阵一阵山风

吹皱水波、抚平月辉

 

我在星光镜光里

乘一苇小舟驰来

我在雾霭的套盖里

借一爿透明的自在

 

白日相识的红房绿树

蠕动在桨叶之上

静止在桨声之下

谁猜个中玄秘暗昧

 

窝虫巢鸟窃语什么

吊水楼瀑布喧哗什么

湖的托盘、月的射灯

公开了我最初的单纯

月升在巴彦呼硕敖包

噢,巴彦呼硕敖包

月升时我面对你

一曲爱的旋律搓圆的月亮

总这样在你背后么?

 

听过你太多的故事

你是那样磁性极致

让草原红豆不再成为等待

白蘑不再独守思念

 

曾经风的碾子

碾过大草原最初的空

你为鹰的翅膀

校准飞翔的最终方向

 

曾经云的画笔

画过大草原昨日的白

你让阳光停住脚步

确认旅途今夜归宿

 

伊敏河弯了多少弯扑向你

我的心在月波草浪上颠簸

似从遥远的游牧归来

奔着亲近的相约而去

 

去六十四格棋盘定格

去三十二式跤场对阵

去马头琴弹出的长调聆听

拴在榆木车上的骏马嘶鸣

 

当马头琴再次弹出长调

草原之船在月下起锚

我已看见你扯起了风帆

噢,巴彦呼硕敖包

 

水月亮 (外一首)

□朱平珍

 

夜,张开轻柔呼吸

令所有的画面,找不到丝丝凉意

细小的风,轻推着

池塘边的柳枝

 

高悬的月儿,从树缝溜下来

跑到河面

聆听鱼儿悄悄话

聆听荷,在淤泥拔节的声音

是否存有秋的呓语

 

我不知道,在黎明起身之前

水中的月亮,会不会踩疼

莲蓬的碎语

而我,却在返回路上

将眷念的眼眸,一揉再揉

用月光清洗忧伤

有一片土地,泛着幽绿的光

绵延在你的心海

邀来月儿,洗得干干净净

 

你从故乡借来锄头

接过乡邻的镰刀

并将牧童喂饱的牛牵来

 

如梦如幻的准备,咬着真实

只欠一个东风,欠一个相爱的人

为你烧暖一屋子烟火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有没有谁,用一节一节的月光

陪你,开垦流年之殇

 

柿子熟了思念 (外一首)

□刘宇红

 

握着秋天的风

如握着老了的岁月

把奶奶的样子

从家乡的思念里

牵出

 

担着满箩筐

熟透的柿子

连同童年的奔波

在村戏中

叫卖

 

月快圆时

请来裁缝

裁制的新衣

温暖了补丁的年代

 

架梯子 拉棉布

村姑村嫂村婶

一脸的敬畏

采摘满树的收获

 

不知何时

姑婶的喘息

混浊得没了往日的灵气

 

土灶的炊烟

装饰不成

村南头

柿子树的背影

 

一条土路弯曲了

几段历史

可回去的路

在记忆中拆断了几片

 

唯有带血的亲情

在孤单的这头

蘸着月光

写着乡思

 

从禅中归来

举杯

喝着淡酒

鬼魅的眼神

蛊惑不了人心

 

百媚千红的姿势

在红尘

过眼烟云

 

牵手 放开

也许 明天

你就成了他的过客

 

执着

观望浮图塔

那里沉睡着功名与是非

 

不用木鱼敲打

忘却

俗世欲望的眷念

 

静中 观心

淡若清风

时时

从窗外吹来

 

 

古老的秋天 (外一首)

□李秀华

 

南瓜都回家蹲着

玉米棒子在屋檐下伸长了颈

红薯扎堆躲进地窖

老婆婆把头埋在簸箕里择烂黄豆

古老的秋天慢慢坐下来

弹奏春华秋实的咏叹调

弹十面埋伏弹赛马

弹二泉映月及汉宫秋

 

于是风动荡不安地来回穿梭

星星掉落在草丛里、橘子树上,河流里

麻雀叽叽喳喳

夜莺的歌声不完整

偶尔一声狗吠

竟吠出十天半月的连绵秋雨

弄湿了整个世界

 

而我

唯一的一本理想的爱情玫瑰经

泅满雨水字迹模糊

书为伴

秋月似一道银亮的疤痕

发出忧伤的寒光

只含暗香的书籍能带给我灵魂的慰籍

 

今夜,我只读阿赫玛托娃诗歌的长句

长句不给我空歇,让我来不及迷茫

白桦林中金黄的落叶随风飘零沙沙敲击我心灵敏感的门窗

我跟在诗人身后步入俄罗斯广袤的原野听凭夜风穿过胸膛

她像个导游有着独特迷人的步姿引领我进入文字瑰丽的宫殿

蓝色的披肩苍白的手指血红的唇印宽大的裙摆掀起风来

 

多少流莺夜夜哀唱

多少爱恨多少坟茔多少枯骨铺满寒霜

可是不管白天和黑夜,月亮和太阳,都照耀着你夺目的诗行

“但是,你要看看天堂,在这里

我们曾经一起,圣洁而幸福”

 

钓一秋平淡,为距离疗伤

□刘红艳

 

风,叼来一抹烟雨

淋湿路,疲惫的脚步

一片涟漪

挤窄街角望乡的方向

秋天的蝴蝶

张开

吻熟了一季沉默

 

谁的思念搓成诱饵

谁把日子制成了浮标

又是谁在生活的沧海中

垂钓节日的忧愁

 

钓一枚中秋圆月

祝福远方的白发及乳牙

钓一份心情

安抚月光的清冷

钓一片安宁

听无声胜有声

 

最后,再钓一秋平淡

为距离疗伤

 

我曾将心潮遗忘在路上

□李 

1

夜空与尘世的距离越走越远了

消瘦的河床上,水流的步履蹒跚

 

灰霾形人世而上,赤裸裸地暴露

再看不到,那曾被灵魂点亮的繁星

 

车水马龙缀连起怎样伟大的王国

人们从一个城邦连着另一个城邦流窜

2

季候的丧钟高举着狙击的厉芒

在飞掠的苍茫夜色里无声潜伏

 

没有体温的霓虹像冰冷的焰火

即使无言,也藏匿不住心中的冷漠

 

路的骨节由一段段隧道穿起

无数的蚂蚁在四面八方搬运虚无的家园

3

上车前便被赋予了方向与使命

有一世青春,赶往一世垂暮的路上

 

谁为我们安上或揭下面具与标签

将日子圈养在囹圄苟延残喘

 

历经轮回、打磨与抛光

流亡,只为抵达下一处加工厂

 

 

一壶清水煮沸的光阴

□朱玉秀

 

读岁月中的绿

和生命中的你我

捧一颗素颜的心

熬煮一壶人生的茶

入心    入脾

品高山流水

品人生几何

 

光阴被一壶清水点燃

时光年轮中的你我

邂逅一份灵魂的美好

将一段生活的余韵嵌在

风雨彩虹中

心怀些许的温暖

纵使偶有阴霾出没

也可缓释心怀

 

清水研墨

酿心煮字

把微妙的心思折叠

收拢于尘俗之岸

把所有的情绪煮沸

轻啜一口

与红尘无扰

 

第一滴汗水断想

□杨青松

 

火红的太阳

照耀高原的连绵之颠上

雄狮排列开来,狂啃牛骨

淡水湖的蓝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此时,流云悄无声息

渐渐从峭岩壁漫过

太阳之上,男人的第一滴汗水落在荒野

 

你是我的兄弟

你是我的妻子

你是我的母亲

你在马蹄成群的高原猎杀中

撕扯悍风,像征服者一样的弒掠狂涌

你独自一个人站在山顶

要为那最奔涌的雪潮

集结最为原始的疯狂

 

我慕名而来

直奔云朵之上

我漂浮着

我健全着

横渡过许多厌倦的彼岸

愿望啊,我想,某种谋求的意志

是你赐予的跨越鹰盾的力度

你是幸福的前兆,现在和将来

你会把某片红土地抬得更高

 

梦,散落石阶

□巨 

 

慵懒的月色 蹬着银靴

上山

用一管感悦心神的芦笛

吹出夜空的欢愉

一些深远的梦    惊醒

散落在石阶上

告诉星子不能说的秘密

 

山顶的烟雾更稠密了

抽丝的内心

织出的帛画

围造一间小屋

屋里住满爱的玩偶

一声哨响 驯养的弓箭

就撒欢在绿野和丛林中

 

黎明悄悄的来

许多薄片似的愿望

还未来得及打开

就躲进囊中

关紧晓烟的门窗

轻轻地下山

 

   

刘一聪

 

缘起,梦启

一双白蝶在花田中翩飞

梦境深处

谁将誓言藏在红尘的罅隙中

谁又让相思清瘦了华美的容颜

谁在梦中深陷

寻一次倾心的相见

谁许流年似剪

剪碎了浓烈的思念

 

缘灭,梦碎

白蝶双翅轻颤

似低声耳语

一句“梁兄,别来无恙。”

唯美了瞬间

清澈了想念

谁用泪湿的衣襟

诉说了三世的牵挂

 

谁又在等一场盛世的烟花

凉却了亘古亘今的年华

寂寞浮华,谁曾卸下

明知会分道扬镳

却又现世记下

浮生若发

挽不回从前

流年似水

却又经不起一世波澜

 

梦里,谁曾记下

一双葱白的指尖撩弄了琴弦

扰乱了心弦

梦里,谁又将回忆

掩埋于蝉鸣的盛夏

从此,便

一见陌路

 

 

月亮是一枚乡愁的印章

□刘章华

 

天空,是一张

展开的信笺

徜徉在季节的门口

听秋日絮语

话人生如茶

一路风雨兼程

一路苦辣甜酸

我紧握时光的画笔

书写岁月的褶皱

让月亮盖上乡愁的——

印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59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