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1期
和田绿洲上的古往今来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2月01日   

谁会料到如此深厚的宗教底蕴,却突然间地覆天翻,于阗的人们全部改信了伊斯兰教!公元8世纪末,随着西藏吐蕃政权的兴起,唐王朝已经无力西顾,于阗陷入了吐蕃的控制之下,后来又曾被回鹘占领。但不久于阗就摆脱了外来压迫,称臣中原,后晋时期于阗王李圣天被册封“大宝于阗国王”,再一次济身西域大国之列。这些政局变动对远在昆仑山麓的于阗来说并没有多少切身的改变。于阗真正的宗教风波发生在北宋初期,崇信伊斯兰教的喀拉汗朝凭着强大的实力,对于阗发动圣战。几经战乱之后,1001年,于阗被喀拉汗朝收归版图,强迫居民改信伊斯兰教。喀拉汗朝是原游牧于鄂尔浑河一带的回鹘部落,在与当时的黠戛斯战败后西迁,并于公元840年联合部分突厥共同建立的封建王朝。他们以喀什为中心,在大唐王朝逐渐衰落以后便开始向外扩张,佛教盛国于阗自然成了他们窥伺已久的争夺目标。此时的于阗已经不属于中原控制,经历了唐末兵纷战乱的“五代十六国”,于阗早已被辽国瓜分过去。但辽国并没有过问他们的宗教信仰,辽国统治下的于阗佛教完全是自由的。在同喀拉汗朝的宗教斗争中,于阗曾一度战胜了喀拉汗朝的王牌军队,但最终寡不敌众,势单力薄的于阗逼迫接受了外来文化的洗礼。爱好和平的于阗人没有想到,失去中原靠山的结局会是如此:一个曾经是西域经济大国的佼佼者,满街僧众的佛教中心,转眼间就被改头换面;而那些遍布乡村城市的佛堂庙宇,也都在恍然一梦间人去楼空,和那些雕塑壁画一起,跟随着时间的洪流,渐渐成了一种存在于荒郊野外的历史遗迹,慢慢地暗淡下去!

几千年来,每每失利中原的失败者都屡屡西迁:塞族、大月氏、匈奴、突厥、鲜卑、回鹘......他们或眷恋于西域富裕的生活而流连忘返,或借着西域的肥沃土地卧薪尝胆卷土重来。或失败,或成功,这个天堂般的地方都一视同仁地收留了所有的过客。他们每一次搬迁,每一次征战,都给和田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时过境迁,不断恶化的生态环境像一只无形的杀手,威胁着沙漠绿洲的生活,他们从原来的地方搬走了。那些掩埋在风沙底下的荒漠古城,就更加鲜为人知。190010月,英国籍匈牙利考古学家奥雷尔·斯坦因第一次来到了和田。他是带着英国政府向中国西部扩张的目的来新疆考察的,曾经被怀疑是英国政府派往中亚的间谍。比起当年的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斯基,斯坦因颇算是一位老谋深算的“中国通”了。他不像普氏那样,认为区区几挺机枪就可以摆平手无寸铁的平民。这位“东方语言学家”摸透了昏庸无能又对文化一窍不通的清朝官吏,把自己装扮成唐玄奘的继承者,来“搜寻《大唐西域记》中这位伟大的取经人访问过的和田周围的‘神圣古城’”,并大讲特讲当年唐玄奘去西域取经的故事,那些官员们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许是这么多年从没有人过问和田的古城;也许对和田人来说,价值就是沙漠中流淌的水、越来越多的牛羊、昆仑山谷里的玉石;再或者就是那些遗址实在埋葬得太久,几乎成了一种神话附会的传说,飘飘欲仙的喀什道台黄大人竟这样命令他的手下:“斯坦先生和我都是在伟大圣僧(玄奘)的召感下降生的,你们要大力协助斯坦先生的考察工作……”于是,各路官员“立即发出全部必要的命令”,让这位虔诚的旅行家在和田畅行无阻。190011月,斯坦因掀开了和田千年古都——约特干,接着又访问了丹丹乌里、克里雅、尼雅、依玛目、加帕尔、沙迪克墓、安迪尔等等。作为第一个堪踏和田古迹的人,斯坦因所获得的文物不仅令他自己大喜过望,也让世界考古学为之大开眼界!和田的古迹文物实在是太多了!翻翻脚下的沙子,精美绝伦的丝绸绢缂,丰富多彩的犍陀罗木雕,泥封未启的去卢文信函,成堆的被锈接在一起的汉唐钱币、贵霜钱币、波斯钱币……从东汉时期到公元十一世纪,一千多年前的佛教文化在这里留下了令人难忘的辉煌。斯坦因照着大唐圣僧玄奘的“指引”,找到并一一访问了这些古迹中的寺庙:千姿百态的佛像雕塑、泥塑飞天:“他端坐在莲花上,袈裟的颜色是棕红色,面色和蔼可亲,从他细长的眼睛里能感觉出那种东方神韵......男士披着遮住膝盖的铠甲和精致的装饰品,脚踏在一个倒地的敌人身上……”;庙堂的墙壁上到处是鲜活美妙的佛堂壁画、挂毯,那上面都画了些什么呀?“……方形水池中沐浴的少女,地面上铺着棋盘格状的纹路,水面上飘着莲花。少女全身裸体......你看她右手纤指抚着胸口,左手弯至腰间,优美的线条勾勒出颇具活力的神韵,像是早期印度雕塑中的舞女......”还有桑蚕西渐图、玄奘说法图、比丘写经图,古希腊神话中长着翅膀的天使,等等等等;佛塔藏经是佛教的一种传统,那里藏着许多婆罗谜文的佛教经典,手写稿《金刚经》......斯坦因脸上写满了幸运的满意,每一个发现都令他异常兴奋,每一件物品都令他如痴如醉:“清理这座孤立的小佛庙,不仅获得了大约150件适于运往欧洲的灰泥浮雕,也为我以后对埋得更深的废墟作系统挖掘提供了借鉴。”斯坦因拿走了多少东西?能邮的全都邮走了,不能邮寄的装满了十二个大木箱,跟着自己走。当时新疆各地已经刮起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大风暴,不过没有人过问斯坦因。斯坦因带着大批文物,从容越过边境线扬长而去!

1906年,斯坦因再次光顾塔里木盆地,按照他日记中的提示,这一次是来做“系统的挖掘”。时隔六年,当斯坦因再一次站在他昔日走过的古城上时,古城还是他挖过的古城,文物还是他拿不走的文物。这么多古迹、这么精美的文物无人问津,太遗憾了!这么多古迹、这么多精美的文物竟无人问津,他太高兴了!这一年,斯坦因《重返和田绿洲》,对他曾经堪踏过的地方以及还未开垦的沙漠做了细细的搜索,走遍了高山河沟,佛堂古庙,几乎不堪负重地带走了所有能带的东西。宽广博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像一个梦幻的天堂,处处都埋葬这令人激动的奥秘,令远在大不列颠的斯坦因思绪翻飞。1913年,斯坦因第三次踏上了勘察新疆的旅程。他相信,千百年前的丝绸之路一定留下了很多遗迹;在那茫茫沙海的某个地方,一定还埋葬着更大的惊喜!而这一次,他找到了楼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