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1期
和田绿洲上的古往今来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2月01日   

在和田,斯坦因是个名人。他把和田古迹的名字带到了世界的舞台上。我们只能说那些成千上万的文物仍然完好地存在着。不论怎样,这位在中国学术界中颇有争议的人物,毕竟为中国考古学乃至世界考古学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和田是一个宽容的城市,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人民对来往的客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深情。到达和田的那个晚上,刚下过雨,天很晴,霞光打在国道两旁的杨树上,翠绿中透着一层水汪汪的绯红。和田的杨树细而长,密集,很茂盛,像是一排排阻挡风沙的栅栏。和田测控站尹站长和赵政委大老远来接,把我们带到和田市一位街道办主任的家里。尹站长说他们老早就准备好等着了。

比起喀什的民族风情园,家里的感觉自然不一样。喀什的时候去民居家里看了看,那时就很想去维吾尔人的家里做客,可惜没有机会。维吾尔人的房屋建造很别致:一进大门,里面四合院式的小楼房。正西面的主室是一层,两边是二层小楼。主室和两边的廊檐都伸出两米多宽,由几根高大的柱子支撑着,柱子和廊檐、墙壁、窗户都雕绘着伊斯兰花纹图案,用琉璃瓦装饰起来,看上去富丽堂皇。廊檐就像是一个家庭的门面,不仅美观,而且气势非凡。不过最值一提的还是廊檐下面的凉台,上面铺一张大的地毯,夏天有廊檐乘凉,一家人在这里吃饭睡觉,凉爽得很;冬天又避风又揽太阳,婴儿的摇篮也可以搬出来,一边干着活儿,舒适又实用,看上去十分温馨。走进主室,从墙壁到房顶,也都绘制着各种图案,木雕、砖花、彩绘,装饰比外面更加精美。主室的地毯也很讲究,可以铺一层,富裕家庭有的铺两三层。伊斯兰教一日五次跪拜,所以地毯是家里的必需品,也是最普遍的装饰了。吃饭的时候,只要往地毯中央铺一张桌布,大家依次坐在周围。街道办主任是位胖胖的维吾尔族人,个子不高,朴实而憨厚,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他知道今天来的都是内地人,特意为我们准备了桌子,不要坐在地上了。主人一边招呼,一边摆手道:“不用脱鞋啦,进来,进来!”

街道办主任家的房子没有现代的琉璃瓦,廊檐和柱子都是木头做的,不过结构都一样,算是早期的民居建筑了。大家一一问了好,刚刚坐定,主人要我们先尝尝这里的水果:两个一米见方的桌子拼起来,摆得满满的,哪一样好吃?主人说桑椹是这个季节的特产,刚刚下来。有一种白色的桑椹很少见,是和田地区才有的品种,比紫色桑椹味道更佳。一会儿菜上来了,民族风味特产像他们的建筑装饰一样令人眼花缭乱。主人教我们怎样吃烤肉包子:拿在手上拍几下,里面的精肉馅就和面层分开了,再从侧面掰开,专吃带肉馅的一半。另一半不吃了?远方来的客人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只能挨个尝尝,尝最有味道的就行了。他们用最高贵的烤全羊招待我们,又请来当地的民间艺术家弹唱,还有几个音乐学校的女生,一个是老师,在客厅里跳舞唱歌。这是烤全羊的配套节目,到哪里都少不了。不过今天在家里举行,那气氛又不同演出似的带一点正规的死板,大家十分高兴。

我来到院子里转转,几位女士小孩坐在凉台的地毯上说笑。菜上完了,她们才闲下来。我问她们吃过没有,一位年纪大一点的说,她们早在家吃过了,过来帮帮忙。原来她们都是邻居请来帮忙的。“就是要你们吃,”她说,“你们吃好了大家就高兴了!”她的普通话说得像家乡的方言,那里面的感情是很浓的。外面凉爽得很,几盏电灯打在红色的地毯上,便有了一种特殊的气氛。维吾尔人很重感情,在他们心里,客人会捎来远方的福音,捎去自己的祝福。那其实是一种感情的传递方式,从古远的丝绸之路到现在,他们都养成了这种好客的传统,一直都没有改变!

我们在和田只停留了半天,和田丰富多彩的丝路文化和今天兴起的玉石文化都无法细细领略,只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回和田历史博物馆。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织锦,那是1995年在尼雅遗址一座东汉墓中出土的珍贵文物。织锦是一副护臂,长16.5厘米,宽11.2厘米,用宝蓝、绛红、草绿、明黄、白色等五种颜色的绢丝交错织成,色泽鲜丽,上面有各种星云图和鸟兽。最吸引人的是织锦下方编织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小篆字体,题材别致新颖,组织结构复杂,工艺精湛,实属古代文物中的精品。这件价值连城的文物真品藏在国家博物馆里,这里是个一比一的复制品,不过看上去和真品的照片并无两样。“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一句祈祝中国吉祥昌盛的吉语,一种谶纬思想和阴阳五行学中神秘主义影响下的激励。它是先秦时期人们在观察天象星辰运行变化而审辩吉凶祸福的过程中,根据阴阳五行思想及“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观念,逐渐归纳总结出的对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的星占用语。在古代,五大行星的星占十分重要,往往涉及战争胜负、王位安危、年成丰歉、水旱灾害等军国大事。由于公转周期的不同,五大行星在恒星背景上穿行时会出现两颗以上行星同时出现在一方的现象,星占认为会兆示着吉祥。而五颗行星聚合一处的概率极小,星占意义就更为重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天象在当时哲学思想和社会心理中的地位。东汉时期是汉王朝和匈奴作战的高峰期,以此来统一人们的思想,坚定人们必胜的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成了古代人们天象哲学思想文化的历史永恒地留了下来,而两千年后的五星红旗,又继承接了这种文明,令今天的我们无不感叹。这件文物出土时曾令世界考古界为之震惊,它对于和田历史研究、丝路文化以及尼雅文明来说都是一个重大发现,我们都想去尼雅看看。

博物馆里还有许多佛像雕塑,小至指甲盖大小,陶制,雕刻非常精细;大到两米多高,木胎泥塑,气势磅礴。斯坦因考古日记中描写的去卢文木简、犍陀罗木雕在这里也有展出。犍陀罗是古印度地名,公元4世纪末马其顿亚历山大的入侵带来了希腊文化,与佛教文化融合而形成“犍陀罗”艺术。公元1世纪大月氏贵霜王朝入侵并成为贵霜迦腻色迦王的统治中心,从此“犍陀罗”艺术就随着贵霜王朝的扩张四处传播,和田一带首当其冲。门口的玻璃框内有一大块锈粘在一起的汉代五铢钱,讲解者说这里只有两千多枚,乌鲁木齐博物馆里藏有和田卖力克阿瓦提遗址出土的五铢钱,一万多枚锈结一起,重达四十多公斤。汉“五铢”钱币从汉武帝时期一直到唐高祖年间,通行全国700多年。近年来在新疆和田、于田、罗布泊、民丰等地屡有发现。可见当时的中原经济和印度佛教文化一起,都在这片沙漠绿洲之中,最大程度地融合、发展,它们都对西域产生过举足轻重的影响!

出了和田博物馆,我们去看和田的玉器。大街上走一走,身上不知不觉一层细细的沙尘,见缝插针地往衣服里钻。塔克拉玛干沙漠已侵入到和田周围十来公里的地方。尹站长说,从飞机上看和田,就像是一个被沙漠包围的孤岛,北部玉龙喀什河喀拉喀什河中开两道口子,在辽阔的沙海中显得渺小而微弱。河水减少了,不过两条“玉龙”还和从前一样,源源不断地吐着玉石,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商客络绎不绝地前来投资,玉石价格也因此不断攀升。和田玉石馆是全国最大的玉石销售场所,玉石雕塑工艺极尽华丽、精美和夸张,观音、佛雕、各种动物、花草,想象和表达十分丰富。不愧是千年传承下来的工艺,雕刻手法流畅丰满,处处都显示出它的成熟和无可挑剔。尽管这些玉器需要在内地加工,但商家还是不远万里运到这里来买卖,图求“和田”这个古老的玉石牌子。和田的地毯几乎和和田玉一样出名并销往世界各地,街市上到处挂着地毯的广告,图案多彩多姿,那是一个充满了美的世界。

离开和田的时候,和田的天空已经被沙尘飘浮得朦朦胧胧。尹站长说:“现在的和田不是下雨必定下沙,这些年又有逐渐恶化的趋势,和田的生态令人担忧啊!”一路上维族老乡坐在毛驴车的前沿上,吧哒吧哒地在国道上行走,晃悠悠慢悠悠,包含着十足的生活味道,像一串撒在路沿上的诗句,一部南疆民族生活史,充实得很。我们的车跟在毛驴车后面,半天无法超越。看得多了,大家都喜欢上了他们,恋恋不舍地回头看。过去的于阗是无法和今天的和田相提并论了,但对他们来说,价值依然是沙漠中流淌的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