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家 谱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武爹爹暗喜,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对今天的认怂,替自己开解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虽没能一吐为快,但有收获才是硬本事。

武爹爹暗下里思忖着,却瞧见肖天喜些许羞涩地把手伸进裤兜里,慢慢摸出一个手机来,忽地举到武爹爹眼前晃,“我女儿买给我的,老人专用手机,看看,按键上的数字大吧,声音又清晰又响亮,还能听广播哩。”

武爹爹知道,此时必须顺毛摸,说:“哎哟,真不错。”心里却嗤道,这种便宜货好意思拿出来晾,李承给我买了个智能手机,三千多,电视都能看,就是年纪大了,不太会用,给了在外打工的大儿子。

肖天喜欢喜地将几个按键逐个按了一遍,一串“嘀嘀”之后,才满足地放回裤兜。摇着芭蕉扇感慨地说道:“现在条件越来越好了,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享受到这种东西。”

这话倒是说到武爹爹心里去了,想想以前那些遭罪的日子,赞同地说道:“以前那日子过得是说不出的苦啊,记得那年,我挑了一担白棉,走了十几里的路,脚走肿了,腰压弯了。棉站的同志却说,达不到一级棉。为了能达到一级棉,我一天一晚没睡觉,硬是把粘在白棉上的碎叶子黑点子,一点点弄干净,够上了一级棉,才换回我们家的第一台收音机。”

肖天喜一拍芭蕉扇,说道:“还说,整个肖湾就你买了收音机,把我们这一帮人可真是馋死了。一到评书《薛仁贵》,呼啦啦,一湾子人都围着你那台收音机,让你出尽了风头。记得那时叫你给我摸下子,你那小气相哟,跟攥着个活宝似的,就是不松手。后来,我说买台电视机吧,给你听到了,还没等我买回来,你倒好,不声不哈,先抱了台21寸黑白电视机回了。你啊,这辈子是真爱显能啊,么事不抢个先,就过不得。”

武爹爹听了,笑笑,不辩驳,任由肖天喜天南地北是非对错地说个够。

 武爹爹最近潜心忙着一件大事——给将要出生的长曾孙取名。

取名真是件伤脑筋的活,自打说孙媳妇怀孕那会儿起,武爹爹就开始为小曾孙的名字犯愁。伢的名字不仅叫起来要响当当,还不能叫大了,得往小里叫。对此,武爹爹深得体会,想当年,大儿子李胜就是叫大了的典型,结果,一生平庸懦弱,几时见胜过一回?当初要是取个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名,或许如今能有大作为也不定,名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远的不说,说近的,乡支书谭小冬,这名小,还冷,可人家却掌管十里八乡的大事小情,说话办事稳妥周到,大官哩。还有一个人,真真的大人物,邓小平,这名小吧,一句“小平您好!”喊出了暖心窝的亲近,这是“小”创造的奇迹。根据这样的指导精神,武爹爹,翻皇历,查字典,抓破脑壳地找,倒也找到了几个适合的字,如少、凡、小、亚等。武爹爹就到村后小卖部,买来一张写对联用的红纸,将这些备用的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在了上面。

一日,武爹爹下完地回来,电话响了。儿子李利在电话里报,“爸,锋锋家里生了,是个男伢,带把的。”武爹爹那个高兴呀,一边跌跌撞撞进房,打开衣柜抽屉,取出那张红纸,一边恭贺李利当上了爹爹。李利也笑哈哈地同贺武爹爹四代同堂,升级为姥姥了。

武爹爹展开红纸,再看这些字,顿觉太“小气”了,别说响当当,连最起码的响亮都够不上。武爹爹怎么能甘心,让这些芝麻绿豆,出现在他的后人身上。何况伢是头一个,长曾孙,名字就更重要的。想起自已的名,李明武,就是个大大的教训,不仅把自己弄成了“五成”,还害了文。要不是父亲失了谨慎,取了“武”这么个名,又怎么会伤到弟弟文?文那年都九岁了,可是,还是摆脱不了名字的魔咒。二七一十四天,莫名的腹痛,把弟弟文折磨得奄奄一息。精疲力尽无计可施的母亲,最终所能想到的就是求佛。走了整整一天,脚板全是血泡的母亲,终于见到归元寺的昌明大法师。母亲匐身跪地,一番哭诉之后,善跏趺坐的昌明大法师,缓缓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天地法则,文武之道,文为上,武从之,今尔武上文从,颠倒乾坤,天地倒悬,岂可善哉。母亲惊慌,急求法师,可有解?法师闭目轻轻一叹,虎武气盛,猴文势弱,已入膏肓,解无可解。绝望的母亲,抱着昌明大法师的脚,哭问,法师,贫妇还有一幺儿名德,不知吉凶,求大法师指点开解。昌明法师法身说法印,右手抬起,拇指与食指相捻,余三指微微伸出,语出,武以载德,可为。

一步一脚血,母亲用血丈量着归路的同时,文不痛了,提前走在了天堂的路上。

名字的重要性,对武爹爹来说太深刻了。可是更糟糕的事是,到武爹爹这一代止,李族传下来的派字已用尽。三个儿子,大儿子李胜,二儿子李利,三儿子李承;三个儿子又有了三子一女,现在第四代又来了。他们的名字里都缺少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派字。

编写派字非常有讲究,不是大儒难以胜任。派字最具中华文化,它弘扬传统道德,歌颂人文精神,赞美自然大观,祈福繁荣昌盛,倡导耕读传家,励志奋发有为。派字代表的是一个始祖以下各代延续的次序,能记世系传承,是世代编码。编写派字,尽用吉语瑞言,绝对回避贬义字,一篇派字文既要有所有派字文的共性,又要有这个姓氏宗族的个性特点。原已用过的派字,甚至同音、谐音字,都必须避免重复,否则,必然造成辈序混乱。派字文也不能周而复始,循环使用,否则,就不能辨昭穆,明同异而别亲疏。

编写派字如此有难度,虽说武爹爹读了六年书,可是一个高小毕业生又能做些什么?

“老樟”、家谱、派字、曾孙的名,这些难题像尖刀一样明晃晃地摆在武爹爹的面前,把武爹爹的心啊,搅得跟个麻花似的,一时间硬是理不清个头序。

晚霞倚在天边烧出最后一把红。夕阳冗长的后背,把房屋、树木拉扯着,跨过田野、村庄,撒下一层昏黄寂寥的光。当这层光越来越无力的时候,黑夜,就降临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5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