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5期
家 谱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19日   

武爹爹懊恼地一屁股坐到门口的石墩上,那挥之不去的争吵,又一次浮现在武爹爹眼前。那是个清明节,漫山漫野的油菜花儿,开得黄灿灿的。德德带着老伴和他唯一的女儿回乡祭祖。武爹爹可高兴了,席间忍不住掏出他永远的心病,摆给弟弟看,问怎么办?五十六岁的德德是一家大型矿山的矿长,又是党员,警惕性高。说家谱这些东西是封建迷信,劝戒武爹爹不要弄这些。武爹爹哪里听得这些话。德德非但不帮忙,还劝自己不要做,心里一急,就认为德德不上心的原因,是因为他只有一个女儿。女儿是别人家的,无子的德德按农村人的说法是绝户,修家谱,续派字对他来说没啥意义。就说,十几年前,我一再劝你,再生个,生个儿子。你们就是不肯,说什么要响应计划生育。当时倒是先进了,光荣了,现在老了,是不是后悔了?德德当然生气,说自己从不后悔只生了个女儿,也不艳羡武爹爹那多儿子孙子。气头上的俩人都说了不少混帐话。恶言一句三春寒。这一次的争吵,严重地伤害了俩兄弟的感情。现在武爹爹后悔了,想如果当时自己说话不那么急,那么冲,换一种方式讲,兴许兄弟俩不会弄得这么的僵。武爹爹自问是不是真的只有五成,为什么一关连到家谱,就不能冷静?一时之间六神无主,五味杂陈。

武爹爹决定还是去英才中学走一趟,找找王老师。可是怎么去呢?找人帮忙哪能空手去?况且王老师还是他们李家两代人的恩师,先后教过二儿子、三儿子,大孙女,现在还是幺孙亮亮的老师。可是带点什么好呢?送点新米?王老师虽说是老师,可是必竟是农村人,家里也种了粮食,新米自然也有。家里还有两瓶好酒,要不……可是亮亮那次的话,让武爹爹很快又否决了这个想法。那次亮亮哈哈地说,王老师上课经常咳嗽,一咳就把腰咳得跟个虾米似的弯倒,后来就把烟酒戒了。结果有次上课烟隐犯了,竟稀里糊涂地把粉笔当成香烟“啪”地吸了一口,弄得哄堂大笑。

武爹爹在屋内打转转,东翻翻西找找,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叹了又叹,酒戒了,烟也戒了,那人活着还有个么事劲?

拎着锄头要出门的武婆婆说:“这有么难,柜子里有根三媳妇送的西洋参,你拿去送给王老师,要有几合适。”

武爹爹一听拍着大腿叫道:“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合适,太合适了。”

武婆婆揪着眉,撇着嘴出了门,嘴里不住地嘟囔,死老头子,现在家里的活全靠着我一个人,做梦都是家谱,几时把家谱修起来了,我这把老骨头也到头了。

那边武爹爹自去里屋取了人参,拍了拍裤管上的灰,带上门,就直奔英才中学而去了。

英才中学似乎不远,站在家门口便可以遥望到它,它就挂在老香樟的背后,像孩子们肩上的背书包。武爹爹绕过几段田垄,到了“老樟”的跟前,再看英才中学,其实还远着哩。

当年,“老樟”是种在李家大宅院里的。只是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老樟”的周围早已没有了高宅大院,代替它的是一片片零星错落的菜地。“老樟”旁边的一片玉米、蕃茄菜地里,有一段齐地高的青砖地基隐约其间,那就是老李家的旧址。垂暮的武爹爹,逐日感受着,身体里脂肪肌肉与精血,如冰块一点点融化消散的同时,对这阙断垣越来越感伤与怀念起来。在武爹爹眼里这阙断垣是段隐没在地下的,属于李家的长城,它的每一个缝隙都出没闪熠着昨天,有荣耀、有潦倒、有欢喜,有悲伤,有那些在历史长河里湮没了的人和事。刨开青砖面上松软的尘土,摸一摸那青砖,那是血肉相连从未走远的亲人。为了他们,为了自己,为了后人,武爹爹下狠心,即便是做牛做马也要把家谱修成。

英才中学越来越近了。当年三排小瓦房的英才中学,如今变得峥嵘轩峻,“英才中学”四个金光草书大字,闪烁在高耸的门楼上。门前守立着两尊威严的大石狮,石狮两肋生翅,披着金光振翅欲飞。这种石狮名为天狮,寓天使(狮)、尊贵、飞翔之意。

门卫是一个与武爹爹差不多的老人,武爹爹小心谨慎地向门卫师傅说明来意。门卫师傅警惕地瞄了武爹爹一眼,手一摆,说道,去吧。

教学楼,一幢嵌镶着褐色墙砖的八层楼房,庄严肃穆。它的前方是一片主题色为铁锈红的操场,开阔大气。操场的外围,临风玉立着一排宣传牌,分外醒目。宣传牌主标“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副标“春风化雨,我校人才光荣榜”。武爹爹被强烈地吸引着,一路走,一路数。战功赫赫的英才中学,不得不让人心生敬意。数到32时,武爹爹惊喜地发现了属于二儿子、三儿子和大孙女的大宣传牌,他们在牌子里正朝着武爹爹笑哩。武爹爹笑咪咪地回敬他们,心里跟滚水泡米花似的开心,武爹爹满足,自豪。

武爹爹决定去看看幺孙亮亮。亮亮是大儿子李胜的独子,今年初三,最为关键的一年,武爹爹希望亮亮读好书,弥补亮亮爸爸书读少了的遗憾。

楼梯间的地板是乳白色瓷砖,光洁平滑,照得见人。武爹爹怕滑,小心地一级级向上攀登。

楼梯间的墙面上,有很多的挂图,有白发苍苍的爱因斯坦、满脸络腮胡的达尔文、长长黑色卷发的牛顿,精瘦的哥白尼,美丽漂亮的居里夫人……青一色的高鼻子凹眼睛,他们不认识武爹爹,武爹爹当然也不认识他们。但是武爹爹对他们充满了崇敬。心里头不住地琢磨,这群高鼻子凹眼睛,一定是群厉害得不得了的人物,我们的老祖宗,老子、孔子,庄子什么的,估计是没有办法跟他们比,要不然,这里为什么独有不认得的高鼻子凹眼睛,却没有我们自己认得的他们。

且行且想的武爹爹走到一间教室的窗口。抬眼,看到一个女伢正大声地回答老师提问,武爹爹认得女伢,女伢是肖天喜的孙女肖艳,听说学习成绩相当了得。武爹爹瞄了一眼班级牌,初三(六)班。这时听老师说道:“同学们,今天你们能坐到火箭班的凳子上,说明你们是英才中学的佼佼者,是英才中学的希望,我希望你们珍惜这个难得的学习环境,向肖艳同学看齐,学习她刻苦学习的精神,在全班形成你追我赶的学习氛围,只要你们今后能考上好的大学,再苦再累,哪怕是你们骂我,我都愿意。”

武爹爹听罢,心里只说,如今的老师当得是真不易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心里愈发惦记起亮亮了,亮亮爸妈都去浙江打工了,对孩子缺爱少关心。武爹爹虽说读了几年书,可是那只是个小学文化,在学习上对亮亮的帮助几乎是零,仅能做到的是一日三餐给吃个饱,一年四季不热着不冻着。亮亮聪明,学习成绩向来也不差。更重要的是,他是李明武的子孙,但凡是李明武的子孙,就不能比肖天喜的子孙差。肖艳如果在火箭班,那么亮亮就必须在导弹班。武爹爹这样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5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