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4期
穿过灵魂的废墟
——走进湖北省鄂州市监管支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他能把握在押嫌疑人的心理防线,深挖犯罪线索,将这里延伸为"刑侦第二战场",服务现实斗争。2013年,陈晋深挖犯罪线索412条,破案306起,其中重特大案件185起。其协助破获的多个案件先后被评为全省公安监管系统深挖犯罪"十大精品案例"。
  陈晋的只言片语里饱含了一份深情。"我父亲是一名老公安警察,从小我敬畏这份职业,所以,自始至终爱这身警服,无怨无悔!"
  在这个和平年代,陈晋无疑是新时期这一代职业警察的典型代表,他们将自己的生命与事业融为一体,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崇高和伟大?
  中国梦,需要这样崇高的执著
  "我渴望,像太阳一样燃烧……"
  管教民警的情怀
  戴春林是我采访的第一个管教民警。陈晋副所长向我推荐时,反复强调戴春林工作中突出的"磨性",却绝不能与"磨叽"同日而语。由此,我记住了这个独特的个性。
  清清瘦瘦、面善温和的戴春林,穿着一套整洁的短袖警服。一进会议室,他感觉光线不好,迅速将我背后的窗帘拉开,然后将柜式空调机的送风方向稍稍调整角度。有一阵,我都没弄明白这个用轻柔的浠水方言与我招呼,且细致入微的警官是谁。因为,他更像一个邻居大哥,亲和力太强,与我心目中雷厉风行的警察形象相隔太远。
  我随这里大家称呼的习惯,称呼他为戴管教。开场白是简洁的,他说:"你问我答吧。"
  "所长介绍,你的'磨性'很有杀伤力,在押嫌疑人既怕又喜欢你,那你就从这个特点和我聊聊吧。"
  "我以前在局机关工作,服从安排来看守所,从事管教工作十三年。这是两个绝然不同的工作,心理压力大是管教工作最突出的特点。大家说我"磨性",是因为管教工作的特性决定的。在押嫌疑人关押在这里,急躁的情绪会被放大,他急我不急,也是一种工作手段,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毕竟,监管无小事,需要耐心疏导,才能保证在押嫌疑人的人身安全。"戴管教深有感触地说:"十三年的管教生涯中,我送走了十名死囚犯人,那些人和事会不由自主地让人对人生进行思考。七八年前曾经闻名全市的'双死惨案'你知道吗?"
  我摇摇头。
  "2009年冬天,我管教了近两年的死囚犯赵国兴的执行通知书下达了。下午接到通知,我的心里一直没能安稳……"
  赵国兴是黄陂人,生于1960年,是个孤儿。因叔叔家三个女儿缺儿子,他过继过去传宗接代。家里条件不好,赵国兴直到四十多岁才成家,生育了两个女儿。一次偶然的机会,赵国兴结识了鄂州庙鹅岭村的一个女孩儿,两人竟然爱的死去活来,同居几年,还生了一个女儿。这段婚外情一直遭到女孩儿父母的强烈反对。赵国兴觉得亏欠女孩儿很多,而自己又远在黄陂,为此他低声下气去求女孩儿的父母,将小女儿的户口和女孩儿一起上在外公外婆家的户口簿上。女孩儿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而且将他痛骂羞辱了一顿。
  这一顿恶骂是导火索,赵国兴顿时恶向胆边生。在那个冬夜,他潜入女孩儿父母家的庭院,蹲在寒冷的角落,抽掉了半包烟,然后,一阵风一样跑到后房,毫不犹豫地用斧头将正在睡梦中的女孩儿母亲及其孙子砍死,女孩儿的父亲有幸逃过一劫。这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魔鬼了,抓捕送看守所时,他拒不配合,求死心切,在监室闹腾的很厉害。
  作为他的管教,戴春林对此进行冷处置,但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他发现赵国兴患有严重的胃病,监所日常的饭菜他基本不合胃口。为此,他利用上下班的空闲时间专门为他买来合适可口的饭菜。日子久了,赵国兴渐渐感动了,戴春林也成了他的心理依赖。
  按规定,死囚犯在临走前都可以与亲友会见一次。执行通知下达的那天,整整一个下午,戴春林都在为联络他的亲人而奔波。当时,赵国兴的大女儿在武汉体院上学,他费了很大周折才找到了她。
  第二天一大早,好大好大的雪,报纸上说是五十年不遇的大雪。戴春林走到监室将赵国兴提出,递给他一个烟,轻轻地说:"老婆和女儿来看你了。"
  他瞬间一愣,什么也没问,低头抽完烟后,随我走过飘着雪花的通道,一路上,手脚上的刑具铁链发出清亮的"哐哐哐"的声音,一直响到人的心头。隔着玻璃,他拿起话筒,对两个女儿说:"都是爸爸的错,你们一定要好好做人,记得你们还有一个妹妹……"
  生离死别,他表现的很平静。当换好衣服,最后上路时,他突然扭转身子,向戴春林"扑通"跪下来,深深地磕了三个头:"谢谢你对我的关照,我认罪伏法。"
  戴春林一阵心酸,轻轻拍拍他的肩头,道声:"好走……"
  雪落无声,戴春林的记忆中永远定格在那一场大雪中。
  交流中,戴管教告诉我,前几天刚收到从武汉监狱转来的一封信,这个人很年轻,只有二十二岁,因犯抢劫罪,被判刑四年零十个月。这是一个心理极其自我的年轻人,因为同样年轻的妻子喜欢上网,没钱了,一时冲动,犯了罪。
  我问:"可以给我看看吗?"
  他把一页从学生作业方格本上撕下的纸张递给我。信不长,字迹歪歪斜斜的,但看得出已经很用心了--
  "戴管教:
  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在这十个月里,您教导我学会了很多,真的很感谢您。您就像我生命中的贵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您的关爱和教诲我记在心里!等我刑满释放的时候,我一定去看望您。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祝您在工作顺心,身体健康!我们还会再见的,到时候请允许我叫您一声干爷!
  请记住我这个人,我叫王坚……"
  信写的很朴实,简单明了。忽然间,我懂得了戴管教那"磨性"里渗透的对生命的悲悯,对事业的热爱和忠诚。
  心理咨询师的思考
  杨志勇,男,1974年出生,看守所心理咨询师。1996年毕业于湖北省警官学院刑事侦查专业,1998年成为看守所第一批来自高校的专业干警。
  每次我们相遇,他总是热情的与我寒暄,一双大大的眼睛神采飞扬。有人告诉我,"精神失常"的在押嫌疑人最服他。
  杨志勇是那种性格很阳光的类型。谈起管教,谈起看守所的在押嫌疑人,他滔滔不绝,而且见识独到。"其实,管教员就是管和教,'管'体现在严格与细微;'教'重于表率与正能量的发挥,其核心就是一个挽救人、转化人的疏导过程。从心理角度上讲,如果有严重心理问题长期得不到疏导,会导致在押嫌疑人的人格障碍,而心理咨询是解决心理障碍问题最好的辅助。应该说'心理'是监管工作的灵魂,在这方面,有太多太多让我揪心的故事,我建议你采访一下我管教的在押嫌疑人。"
  就这样,在押嫌疑人杜军走进了我的视野。
  杜军生长在河南省的一个小农庄,17岁那年,初中毕业就懵懵懂懂走向了社会。第一份职业是学厨。凭着他的聪明灵活,他很快出师,技艺也算得上精湛,很快被聘为一家大型酒店的厨师,收入不错。此后结婚生子,小日子过得颇为滋润。
  2011年的夏天,杜军做了父亲。当他还没有从喜悦中缓过神,岳父从湖北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正在参与一个"国家秘密支持"的项目,赚钱非常容易,让他赶紧过去看看。看着妻子怀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杜军有一丝犹豫,妻子说,当厨师太辛苦了,这么好的机遇,正好和我父亲一起发财。于是,杜军"骑着马,扛着扁担"(骗),风尘仆仆地来到湖北武汉,一去未返。
  短短的五天之内,杜军的思想就如同着魔一样发生了巨大转变,并义无返顾的加入了这个"天上掉馅饼"的骗局。这个所谓的"国家秘密支持"项目,以"阳光工程连锁经营"的名义,通过购买一套三千八百元的虚拟商品为起步,按照"五级三晋制"运作模式发展线下人员,一级一级瓜分利润。其实,这是一场赤裸裸的骗人钱财的分赃游戏。杜军在这个等腰梯形运作模式的出局制度中做到了最顶端A级,也就是说,经他发展的至少平均超过三十人的B级下线让他一个月就可牟取暴利十多万元。
  "爱迪生曾说过,把黑夜变成白昼,别人都以为他是疯子,可现在你看,爱迪生确实做到了!说白了,就看是你需要赚钱 ,还是钱需要你赚?是你需要行业还是行业需要你?那么,三年一次性投资六万九千八百元,再发展三个'下线',以此类推,一年以后就能拿到一千零四十万元。"
  这个极具蛊惑性的"美丽谎言",让一群追逐财富的人,迅速疯狂……
  2013年8月,杜军团伙将"触角"伸到鄂州,被鄂州市公安局一举破获,抓获包括杜军在内的六名传销A级头目,A级以下传销人员一百余人,捣毁传销窝点十余个,冻结了该传销团伙在武汉、鄂州等地银行账号二十余个,总金额达五百余万元……
  杜军沦为在押嫌疑人被羁押于看守所。"一进牢门,心惊肉跳,二话不说靠墙站好"……这些江湖上的传闻让他心里不寒而栗。在监室里,杜军象一只受惊的兔子,警惕地防备着管教民警,极度刻意地与同室在押嫌疑人保持距离。几乎四个月的时间,他没有多说一句话,自我封闭,悲观绝望。鉴于杜军的这种状态,看守所给他安排了心理疏导。
  第一次与咨询师杨志勇警官对面相坐时,杜军心里充满了不屑。能做到A级头目,他的口才和心理素质绝对是一流的,心理咨询哪能解决他的问题?
  "有人说,在押嫌疑人是有期徒刑,管教民警是无期徒刑。你听说过吗?"杨管教抛出这一句问话,立即引起了杜军的注意。
  "你看,我们管教管的是三种人--在押嫌疑人、被告人、罪犯;走的是三个点--家里、单位、监舍;做的是三件事--收押、看守、送人走;说的是三句话--认罪伏法,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20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