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4期
穿过灵魂的废墟
——走进湖北省鄂州市监管支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我们每天围绕你们苦口婆心,忙忙碌碌,一直要干到退休,像不像'无期'啊?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与我们为敌,我们是不是要患上'心急梗'?"
  这种坦诚而平易近人的交流方式,忽然间让杜军冷酷冰冻的心暖和起来。他放声大哭,这哭声饱含了太多的迷茫、恐惧、后悔……杨管教安静地陪着他,这种情形让杜军的心里生长出一份安全感和依赖,他觉得自己其实没有被社会抛弃,他需要倾诉,渴望被拯救。
  这次谈心,杜军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第一次认真的反思自己在传销中犯下的罪行,了解自己案情的走向。从管教推荐他看的《刑法》里,他找到了答案。《刑法》明确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这个失去自由的空间里,杜军生平第一次为自己学习法律知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释然。杨管教几乎每周与他谈心,传递正能量,引导他认知自己的罪行,重新认识人生价值,他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夜深人静的时候,透过窗户看着深远的夜空,他辗转难眠。曾经在高墙外拥有的东西是多么的美好,父母的问候,孩子的咿呀,还有小日子平凡中的温馨,现在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这种失落感常常让他的眼泪默默地流淌出来。他开始反思人生,意识到传销是自己苦难的根源,害人害己。回想自己在传销体系里看到的许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他深深的内疚。
  他对杨管教说:"应该感谢看守所的日子,我想明白了三件事,一是时间的珍贵;二是对父母亏欠太多;三是对家庭的作用微不足道。曾经自由的时候,因传销与父母反目成仇,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幼稚。"
  杨管教语重心长地说:"换一个角度来说,苦难也是一份人生礼物,包装虽然简单丑陋,却实实在在是生命送的一份大礼!
  是的,这是杜军人生中的一份大礼,他觉得灵魂获得了新生。至此,杜军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积极配合监室帮管教做任何工作,甚至自己现身说法,说服刚进监室的新监友,配合管教民警的工作。
  杜军对我说:"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在押嫌疑人觉得管教像父母一样,那份信任和依赖对他们来说,就犹如无助的孩子对父母的情感。"
  这一点都不矫情和夸张。这里折射出所有管教民警散发出的一种人格魅力!
  有一首歌唱道:
  离家的日子
  也不要关上你的门……
  关着的门是没有价值的
  关上它   世界就抛弃了你
  不要关上你的门……
  生命的忏悔
  李睿孤独地倚靠在监室寒气很重的墙角,散碎的阳光从高高房顶透过格栅窗扇射在墙上,他贪婪地翕动鼻翼,呼吸着阳光的味道。
  二十六岁的李睿,是鄂州葛店人。当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南民族大学,成为同村读书人的榜样,大学毕业后,他有了一份好的职业,在武汉从事润滑油营销工作。
  2011年的春节,李睿带着一个心愿特地回家过年。地方经济的大发展使他想寻找商机,看看是否有适合自己可做的项目。
  年初六,李睿将四位同湾老乡宴请到村镇的酒店吃饭,就此联络情感。远在武汉的女友不时打来电话,夹杂着"嘟嘟嘟"响的短信,时时打断大家的谈兴。坐在身旁的建筑工程包工头宋某一把抢过手机:"哥们好不容易在一起吃顿饭,哪里来这么多电话干扰?"
  李睿陪着笑说:"不接电话了,我们喝酒。"
  不一会儿,女友的短信又"嘟"的响起,李睿还是忍不住低头查看起来,喝酒正在兴头上的宋某就势扳过他的肩膀:"你这人怎么回事?"李睿鼻梁上的眼镜被振落得老远。
  李睿弯身捡起眼镜,一股邪火直冲脑门:"你太欺负人了!"话音未落,他从裤兜里抽出一把水果刀,猛地刺向对方的肩膀,并拔腿就跑。回过神来的宋某,顾不上疼痛,跨步撵上去,一下将其踢倒在脚下,拍着胸脯说,"今天你有种就朝这里捅!"
  李睿说:"你别逼我!"
  宋某气急地直视他:"今天我就逼你!"
  李睿再次举起刀刺过去,对方当场倒地死亡。刹那间,鲜红的血,染红了人们措手不及而惊愕的眼睛……
  一审判决,死刑。李睿一时接受不了这个判决,他狂躁地喊叫:"对方挑衅我,这是正当防卫!"
  绝食!自杀!……他像一头困兽一样,在这个失去自由的空间里挣扎、冲突,搅得整个看守所不得安宁。
  心理咨询师杨志勇警官递给他一本书《苏轼传》,相希望对他有所启迪。
  李睿不屑:"还是我建议你去看看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吧。"
  杨志勇立即买来这本畅销书,用心读起来。然后,就此话题,与李睿进行交流。
  李睿说:"我崇尚这只特立独行的猪,追求个性与自由,不愿接受别人安排的生活,在现实中就是那些敢于反抗的勇者。"
  "可一个习惯随身带把水果刀的人,且不善于化解生活中的矛盾,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弱态的心理,你是勇者吗?"杨志勇睿智的反问他。
  李睿无语。无数次的交流之后,他渐渐冷静下来,认真读起了《苏轼传》,并醒悟了一个道理:任何时候,一个人既不能自我迷失,,也不能厌倦人生,变得冷漠。
  他对杨管教说:"我该接受法律对自己犯错的惩罚,对受害人我愿意认罪道歉。"于是,他以最深的忏悔积极对受害人进行赔偿,得到了受害人家一定程度的谅解。经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李睿由一审的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离开看守所去监狱服刑的时刻,从不轻易掉眼泪的李睿,噙着泪对着杨教管深深地鞠躬致谢:"生命只有一次,你们拯救了我的灵魂,拯救了我的生命。"
  警车驶出了很远,李睿还抓着铁杆窗,远远地回望,回望……
  其实,那是对自由和生命的忏悔和渴望。
  高墙内的"特殊春晚"
  空间并不能限制渴望,时间也永远在流逝光阴。
  我惊奇地打量着这里,这是迈进监区的唯一而主要的通道,可以抵达三大监区的任何一个号室。眼睛的尽头,后墙面红色底板的烫金字"2014 迈向新生活",那一个"迈"字的偏旁一捺扫过,仿佛如椽巨笔绘出了一条新生活的导行,遒劲有力,给人心灵的震撼。
  初始,我以为是一幅宣传语。
  陈晋副所长说,不,这里是看守所每年举办春节晚会的舞台!因地制宜、因陋就简,这个舞台已经上演了四期春节晚会。
  他如数珍宝地扳着手指说:"表演形式包括小品、独角戏、唱歌、跳舞、快板、乐器演奏等,武警官兵和管教民警都参与其中。押人员的积极性非常高,他们自己创作小品,组织编排,把改造中的所思所感所悟渗透到表演中。每次上报的节目总有三十多个,因为时间的限制,我们只好一轮轮筛选,最终定下二十个左右上台表演,可以说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
  是啊,每逢佳节倍思亲,特别是在看守所这个与自由相离的高墙里。因此,这里就成了一个特殊的舞台空间。一场由民警、在押嫌疑人、服刑人员家属自编自演的联欢会总在期盼中开始粉墨登场,一块红地毯分开了舞台和观众席。有限的空间,一下整齐有序地坐下了一百多个特殊的观众,没能在现场的在押嫌疑人带着小小的遗憾,在各监室观看视频直播。趣味横生的节目,历时两个半小时,淋漓尽致展现了生活的美好,人生的希望,赢得了阵阵掌声……喜迎新春的欢乐弥撒在寒冬的夜里。
  一位在押嫌疑人深有感触地说:"联欢会就是我们的新年礼物,说明政府和家人没有抛弃我们,对我们还充满信心和期望,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
  所长程胜文说:"外界可能对在押嫌疑人有偏见。实际上,他们很多人多才多艺,因为一失足而迷失了自我。社会不应该歧视他们,尽管看守所依法限制了在押嫌疑人的自由,但是,他们的合法权利依旧得到保障,他们的人格依旧应该得到尊重,这与惩罚犯罪并不矛盾。在高墙里举办春晚的深远意义在于,受到关爱的在押嫌疑人感动之余能够更加冷静反思自己的行为,也能够理智等待自己问题的解决,实现重塑灵魂的目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这深深的电网高墙之内,管教民警们凭借一份赤诚的心意"向在押嫌疑人传递着温暖,传递着一份希望的力量。
  军人的品格
  支队长岳正荣向我建议:"刘细焱是部队转业的副团级干部,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你可以与他聊聊。
  在一份转业军官推荐书中,我看到了如下的内容刘细焱,1968年出生,1987年11月入伍,大学本科文化程度,1992年6月入党,军衔海军中校。
  我们在会议室相对而坐。刘细焱温和地笑着,淡霜的双鬓带着岁月的痕迹。
  "2011年1月19日,我到监管支队报到,服从组织安排,在看守所当了一名普通的管教民警。在很难安排工作的时下,我心怀感恩。作为一名军人,到哪里都能拿得起放得下,成绩和荣誉都是过去。从报到第一天起,我就把自己当一名新民警,找准角色,从零做起。监管是一份高危职业,安全责任重大。人是有思想的,最难管理,特别是这些犯了事的在押嫌疑犯人。保证他们在监管期间的安全,教育他们认罪服罪,好好劳动改造,回到社会做有益于社会的有用之人,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责任心、良好的执法理论水平以及人性化管理施教方式方法。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20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