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4期
后  娘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她的公公婆婆甚至劝她尽管外嫁,他们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姑娘嫁出去。
  "我不嫁。"田三嫂斩钉截铁地说,"我就把儿子养大,给你们养老送终。"
  "我们不要你养老。"田三嫂的公公婆婆说,"我们还有两个儿子,他们可以养我们的老。你太年轻,要想你的出路。我们不能自私,耽误了你一生的幸福。"
  "我这个情况谁还会要我呢?"
  田三嫂的婆婆说:"你是说孙子?"
  田三嫂没有回话,因为她知道她带着一个儿子是不好嫁人的,再说她舍不得她的儿子。
  "没有关系。"婆婆说,"赵钱都十岁了。再说我们这么大一家子,也不愁把他养大成人,你尽管放心吧。"
  听了婆婆的话,田三嫂就动心了。这样经过别人的介绍,她就相中了丰山的陈大树。陈大树比她大两岁,他的妻子在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难产死了,至今已经死了两年多的时间。他们有一个儿子,也已经快要三岁了。这样,田三嫂就从横山嫁到了宝山,和陈大树组成了新的家庭。
  嫁过来之后,田三嫂非常满意。陈大树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身胚高大,站起来就像一座铁塔。浑身总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还有一栋老屋,两亩土地。尽管那两亩土地不能满足一家人的生活,但是陈大树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便常年在丰山一个富户做长工。田三嫂就在家里带孩子,负责种那两亩地,空闲的时间就给别人打打短工。一家人的生活也算过得去,
  而且让田三嫂更加满意的,是她所嫁过来的丰山是一个物阜粮丰的地方。宝山是丰山的一个小地名,离真正的丰山只有五里路。丰山位于长阳和宜都两县的交界处。四面被群山环抱。中间是一块千亩稻田的平坝。大泉溪的水从马鞍山的东坡流向平坝,到了一个叫庙卡子的地方突然心血来潮地一个急转弯向南流去,从酷似双臂合十的两道山梁中流过,使平坝成了一个物阜粮丰的山间盆地,丰山也因此而得名。
  田三嫂嫁过来的地方位于丰山的北面。小地名之所以取名宝山,是因为村庄的后面就是大山,山里物产丰富。田三嫂嫁到这个地方,就希望能够得到这座宝山的保佑和他们夫妻两人勤劳的付出,使他们能够过上好一些的日子。
  婚后的第二年,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捡宝。
  田三嫂的个子不高,显得矮矮墩墩的。但是她的内心里却装满了善良。对于陈大树前妻留下的孩子,她甚至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心疼。银子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体弱多病,自从田三嫂添了捡宝之后,她除了喂养自己的孩子外,还把自己的奶水喂给大儿子银子。也就这样,在田三嫂的精心呵护下,银子的身体就一天一天地好了起来。自从他到了4岁以后,就长得非常壮实了。也正是她的这个举动,使得她自己的儿子奶水供应不足,长得面黄肌瘦。当地的乡亲见她这样,都说田三嫂是菩萨心肠。
  除了善良之外,热心也始终是田三嫂闪闪发光的光源。周围的乡亲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她总是主动伸出自己的手去给大家帮忙。红白两事,生老病死等等需要帮助的场所,总有她美丽的身影。自从田三嫂子嫁到宝山,没有哪个人不喜欢她的。她在村里的人缘非常好。大家弄了什么好吃的,总记得给他们端上一碗。
  勤劳也自然是她贴身的标签。她那双勤劳的双手一年四季都没有空闲过。陈大树常年不在家,家里的事情全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她忙了地里忙家里,顾了屋里顾外头,方方面面都在她那双勤劳双手的打扮之下,变得妥帖而乖巧。
  正是因为这样,陈大树自从娶上了田三嫂之后,就觉得他跳进了福窝。尽管做长工的人家离自己的家不过五里地,但那个老板对陈大树非常好,他便以那里为家,很少回来。老板就常常催促他,让他回家去看看他的老婆和孩子。他总是给老板说等忙完了手头的事就回家去看看。嘴上这样说着,脚上却没有行动。因为田三嫂在家里让他放心,他只需要安心做工。老板就羡慕他,说他娶了一个好老婆。陈大树便笑笑,不做声。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直甜到了心尖子。幸福的笑容就像鲜花一样开了他一满脸。
  而每次回到家,陈大树总是能给家里带来新气象。因为陈大树在老板家忙碌一年,老板从来不拖欠他的工资。秋收之后,他总是将粮食扬净晒干之后,将最好的粮食给了陈大树。当陈大树把那些粮食背回家,田三嫂和他的孩子们总是笑得像一轮轮太阳,让整个家里都充满了阳光。同时老板还给他们赠送一些旧衣物和淘汰下来的家具,这些东西对于陈大树来说就是宝贝。尤其是对田三嫂这个当家的女人来说,那些东西可以顺利地帮他们缝补有缝隙的日子。
  就这样,田三嫂和陈大树相亲相爱,善良勤劳,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有模有样。
  浸泡在这样的日子里,田三嫂的内心也就一直行走在一条平坦的大路上,从来都没有想过她这辈子还会遇上什么更大的困难,她的所有心思都粘贴在两个孩子和陈大树的身上,可是哪里想到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碰上了天地下最恶毒的日本鬼子呢。
  4
  堵住田三嫂去路的,是驻沙市的第13师团,赤鹿理手下的一个中队。中队长叫佐藤。
  一个星期以前,也就是5月22日,日军第11军向鄂西发动了所谓的"江南歼灭战"。野心勃勃的11军军长横山勇,妄想打通长江江防--石牌要塞,直接从鄂西插到大后方重庆,让国民党政府举手投降,从而达到彻底征服中国的目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横山勇对他的部队下达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吃掉国军第6战区野战军的力量,对中国被称之为"斯大林格勒"的石牌要塞形成合围之势。佐藤的这个中队,就是从宜都进犯长阳丰山,经高家堰,向石牌增援的一支部队。但是令日本侵略者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长阳的木桥溪、太史桥经历了惨败。中国军民在木桥溪、太史桥的战斗中,消灭了日军3000余人,打退了日军数十次进攻。现在的日军就是战败之后,从战场上撤退下来的。昨天,13师团师团长赤鹿理让佐藤做为撤退的先遣队,为他们打开撤退的通道。佐藤便率领他的部队一路烧杀抢掠来到了宝山。
  只是令他们感觉恼怒的是,撤退的路上他们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就是极少见到中国人。那些村庄的村民都像长了翅膀,逃得无影无踪了。留在村庄的只有破败的房屋和到处乱窜的家畜在嘲笑他们的无能。原指望通过向中国老百姓出气以发泄仇恨的日军,更加恼羞成怒,他们挨家挨户地搜查,也只是烧毁了大片的房屋,抢走了许多家产,就是见不到一个活人。
  这样,他们一路追过来,认为只要追进深山深处,就可以找到中国人的时候,他们却没有见到大批的人员,只是见到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母亲背着一个大儿子,拉着一个小儿子正在慌忙地逃跑。
  当佐藤见到这样一副景象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呆住了。他想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中国母亲为什么如此傻?竟然背着大儿子拉着小儿子逃跑。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她逃跑,使他们死得更快吗?还是她想以这种方式来侮辱他们大日本皇军?嘲笑他们的失败?所以他产生了想弄清楚眼前这个中国母亲的想法。
  听了田三嫂的回答,佐藤的好奇心就被一点点撕开,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随之而起的,是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善良被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女人给撕开一条缝隙,给彻底地激活了。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却是如此的善良,在面对强大的日军面前,她竟然没有考虑自身的安全,而是用她的善良呵护着前娘的孩子,让自己亲生的孩子受苦受罪。女人的善良就是一只重重的巴掌,一下子就将他的身世拍醒了。他思维的箭头射向了他的身世,也射向了他的所作所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被感动得热泪盈匡,嚎啕大哭了起来。因为与眼前这个善良的中国母亲相比,他既没有碰到一个善良的后娘,也没有听从内心的召唤,干下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从他内心深处升腾起的一股强大的渴望被爱的力量,就促使他放下了屠刀,忘记了师团长赤鹿理给他下达的命令,忘记了日军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
  眼前的这个中国母亲现在的模样也实在是太难看了。她跑得满脸黑红。雨水已将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彻底淋湿,就好像他们是从水潭中提出来放在他面前的。惊恐、慌乱和可怜都那么分明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可以看出,眼前的这个中国女人长得很漂亮,也非常壮实。她有一张圆形的脸,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被雨水淋湿的长发就散漫地粘贴在她的脸上。被太阳晒黑的皮肤显得很健康。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表明她就是生活的主宰者。
  那两个孩子就显得更加可怜了。他们脸上挂满的恐惧就像成熟的果实鲜明地挂在那里。尤其是那个小儿子,早已被糊成了泥巴蛋。除了两只活动的眼睛能分辩出他是个活物外,其余的地方全是溅起的稀泥。这让佐藤想起了他的母亲和他的兄弟姐妹。他记得他的母亲也和眼前的这个中国女人一样,长得非常壮实,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个头也和眼前的这位女人大体差不多。似乎她们的脸型也非常相像,他几乎能从她脸上看出自己母亲的某些影子了。只是她们的年龄相差非常悬殊而已。他的母亲现在已经是五十多岁了。他的兄弟姐妹也像眼前的这两个可怜的小可怜虫一样,都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他从他们的眼睛里,也似乎看到了他的兄弟姐妹们某些熟悉的影子。过去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翻卷着云团,冲撞他的意识,也掀开了他善良的大门。他要救下这一家子,不再对他们举起手中的屠刀,让这位母亲的善良继续在阳光下发光发热,感天动地。让那两个孩子能够顺利地成长。所以望着眼前这个善良的中国母亲,佐藤终于缓过气来,他抹了一把泪对翻译说:"你问问她,她背上背的孩子多大了?手里拉的孩子多大?"
  翻译转过脸问田三嫂:"皇军问你,你背上背的孩子多大,手里拉的孩子多大?"
  "背上背的孩子五岁半。"田三嫂,"手里拉的孩子两岁半。"
  那个中国翻译把田三嫂的话翻译给了佐藤。
  佐藤又通过翻译对田三嫂说:"你告诉她,让她回去好好带孩子,不要跑了。她太善良了,是个难得的好母亲。她的精神太宝贵了,皇军不会为难她。"
  "皇军叫你不要跑了,回家去好好带孩子。"翻译对田三嫂说,"你是个难得的母亲,你的精神很宝贵,感动了皇军。"
  "他说什么?"田三嫂听了这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让我回去?"
  "是。"翻译将他的虾米腰弯下来,点了一下头说,"他让你回去。"
  "我不回去。"
  "她说她不回去。"翻译把田三嫂的话告诉了佐藤。
  佐藤问:"为什么?"
  "皇军问你为什么?"
  "你告诉他。"田三嫂对翻译说,"他放掉我们母子三人,说明他的良心没有抿灭。他也同样是善良的,是被迫才来中国的。但是你告诉他,我谢谢他的好意。即便他不杀我,他的同伙也会杀我,所以我们回去也是一死。"
  "她说你是善良的,是被迫才来中国的。"翻译对佐藤说,"她说她回去之后,怕你的同伙又杀他们。"
  "你告诉她,让她尽管放心地带着孩子回家。"佐藤对翻译说:"回家之后让她在门上插上一把蒿子。我给他们说一声,他们就不会再杀他们了。"
  "皇军告诉你,让你回家在门上插一把蒿子,日军就不会再杀你们了。"翻译对田三嫂说,"你们尽管放心地回去,你们安全了。"
  一听这话,一种死而复生的喜悦就差点将田三嫂掀翻了。她赶紧给佐藤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
  5
  佐藤来自日本一个叫福田的地方。他也同样是一个有后娘的孩子。因为他的父亲是酒鬼,与母亲不和。每当父亲喝得醉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20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