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2期
磙 子 河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湾子不远,灯光却有些远,忽明忽暗,像孤独狼的眼睛。扫帚又看了看纯子,纯子已经从箱子里拿出一件长衣服,从头裹到脚,穿上了。她直挺挺地靠着一颗树,靠得那么自然和睦,就像一颗树靠着另一颗树。董翻译和那几个男人围在一起叽里咕嘟说话。再不回去,野猪该出来找东西吃了,咬你们的腿,咬到你们的手,咬你们的头,活该。谁要你们合伙欺负扫帚。扫帚动了动脚,准备悄悄离开。但是,扫帚走了,就看不见纯子了。而且,野猪咬人,却不认人。咬到纯子怎么办?扫帚正在犹豫,董翻译叫了起来。"不能走!"董翻译一把抓住了扫帚。"不是说好给我们带路吗?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明天继续找。""你们合伙欺负我。我不去了。"话一出口,扫帚就后悔了。不跟他们去,扫帚真就看不见纯子了。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不好反悔。"除非你们给我加钱!"扫帚很快找了一个借口。董翻译又跟那几个男人叽哩咕噜说话去了。扫帚扭头去看纯子,正好纯子也正看着他。纯子就笑了,露出一口纯白的牙。天黑,小白牙就显得格外闪亮,活像一道闪电。啪,着了。扑,灭了。磙子河的妇女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露着满嘴的大黄牙。扫帚就更后悔了。要是他们不同意加钱怎么办?吐出的痰,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扫帚后悔得直想拿头撞树。
  董翻译过来了。"我们雇你三天,三天后,回来跟你结帐。""真的?"扫帚欣喜若狂。"都是科学家,言而有信。"董翻译上当了,还以为扫帚不想去。扫帚差一点笑出了声。"我刚才太冲动了,向你道歉。请你谅解。"董翻译显得十分诚恳。"好吧。"扫帚故意压着嗓子,显出半情半愿地样子,心里却像喝了肉汤一样滋润。
  几个男人就支了几个蓬子,一人钻一个,进去了。没一会,蓬子里就升起了光亮。一个蓬子,哪来光亮呢?那么矮的蓬子,和土地庙高不了多少,纯子钻过去,怕是伸不直腰吧。扫帚想进去看看,董翻译身子一横,挡在了他前面,进去了。"人家是女科学家,你进去干什么?!"扫帚一听,站住了。是啊,人家是女人,他是男人,男人钻女人的蓬子,就是欺负女人。扫帚就围着纯子的蓬子转圈子。一圈,两圈,三圈,扫帚边转边数数。转到五十多圈时,董翻译从里面出来了。扫帚一愣,突然醒悟过来。董翻译是男人,男人钻纯子的蓬子,就是欺负纯子!扫帚一跃而起,把董翻译紧紧摁在地上了。
  纯子今天穿了一条淡绿色的长裤,裤子大腿细,小腿粗,活像两个并列排在地上的大喇叭。纯子走一步,轮廓分明的屁股就悠悠地颤动,真像和着那两个大喇叭在起舞。"带我们到这里去。"董翻译拿出一张地图,指着一个地方,命令着扫帚。扫帚一看, 一个一个,都是虫子样的外国字,扫帚就摇了摇头。"松溪禅寺!"董翻译一字一顿地吐出四个字。"知道!"扫帚头一扬,干干脆脆回了两个字。
  不声不响地,纯子递给扫帚一条手帕。扫帚以为看花了眼,用力挤了挤眼睛。纯子把手帕往扫帚手里一塞,又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扫帚顿时明白过来。昨夜和董翻译在地上扭了一晚上,脸上身上肯定沾满了泥巴。扫帚正要用手帕擦脸,却又停住了。扫帚双手捧着手帕,送到鼻前,用力吸了吸。果然,还是像饭香又像肉香的香味。扫帚抖开手帕,方的,一个女子拿着一把扇子正在跳舞。扫帚觉得那个跳舞的女子好像纯子。纯子叫他擦脸,他当然要擦。扫帚拿着手帕仔仔细细擦了脸,又把手帕细细叠好,贴着自己的腹部,收了起来。扫帚觉得,纯子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16
  扫帚选了一条小路,太阳才升得大树一般高,就来到河边。"到了。"扫帚指了指对岸。河水看着缓缓地,一副低眉顺眼睛样子。其实河中心有个漩涡,时不时就会发脾气,把河水甩到天上去,再狠狠地摔下来。河对岸,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土黄色的松溪禅寺若隐若现,连绵起伏的山脉像盛开的孔雀尾巴,亲亲热热地环抱着松溪禅寺。董翻译叽里咕噜和科学家们说了一阵话,就叫扫帚去找船。"没有船!" 扫帚见董翻译挨着纯子站着,满心不高兴。其实扫帚已经看见了靠在河对岸的竹筏子,他可以游过去,把竹划拖过来,再把这几个人拖过去,那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就像黄鼠狼拖一只小鸡那样轻松。看到纯子眼巴巴地望着他,又眼巴巴地望着对岸,扫帚就开始脱衣服。衣服一脱下来,贴在扫帚腹部的手帕就掉在了地上。"哪来的?偷的吧!"董翻译一把抢在手里。没等扫帚回话,纯子就冲着董翻译叽里咕噜说开了,董翻译就把手帕还给了纯子。
  扫帚以为纯子还会把手帕还给他,就提着裤子,直愣愣地看着纯子。"看什么看?快去找船!"董翻译对着扫帚,猛地一脚。扫帚没防备,一头栽到了河里。扫帚在水里呆了一会,站住了。董翻译以为他会爬上来打架,忙在地上捡了一个石头。扫帚两边看了看,又看了纯子,朝对岸游去。妈的逼!踢老子。老子一会把筏子搞翻,淹死你个王八蛋!
  扫帚水性好,三把两下就把竹筏扯了过来。竹筏用五根竹子捆绑而成,有点小。扫帚先把纯子和另一个男人扯过了河,又回头来扯董翻译和另外几个人。"小心点啊!要是让科学家们伤到一根汗毛,小心你的命!"董翻译一上竹筏就唠叨起来,一张脸板得像两块石头。伤他们一根汗毛,就要扫帚的命。凭什么?他们的命就那么值钱?如果来一个大浪就好了。浪一打,竹筏子就翻了。扫帚会水也不救他们。没有浪,来一阵风也好。风一起,竹筏子也会翻。就算董翻译落在他手边,扫帚也不伸手。没想到,竹筏刚到河中心,突然就卷起一阵大风,接着就掀起了一个浪,竹筏一下就歪了。没等扫帚反应过来,竹筏一下子就翻了个身,就把董翻译和几个科学家,盖在竹筏下面了。"救命啊!救命!"扫帚听到董翻译在叫喊。扫帚水性好,只要他搭搭手,就能把董翻译救起来。扫帚还看到那几个科学家在竹筏下面乱扑腾,活像几头又笨又呆的猪。董翻译说,他们的一根汗毛,比扫帚的命还要贵。真是放狗屁!竹筏子不是扫帚搞翻的,是老天爷要你们的命。扫帚慢慢踩着水,一条鱼样的,游走了。
  1942年初,日本鬼子加快了正面战场的进攻节奏,为了牵制日军南下,鄂豫边区党委奉中央命令,决定开辟鄂南抗日根据地。为配合保证新四军五师十四旅主力挺进江南,经过多次秘密考察,钟喜堂决定在池湖建立交通站。钟喜堂直接把目光瞄准了红旗老五佘植富。
  多年前,池湖一带的船民们为了抱成团,一致对外,成立了汉流组织"景阳山",二十六岁的佘植富有魄力,讲义气,敢作敢当,深得船民们的信赖和喜爱,被推举为红旗五哥。一天,钟喜堂得到情报,佘植富到了五丈港,钟喜堂骑着白云就去了,却吃了个闭门羹。第二天,钟喜党骑着白云,带着通讯员钟寿康又去了。还是大门紧闭。钟寿康敲了敲门,没人应声。钟寿康还要敲,钟喜堂制止了。钟喜堂已经看到了,门缝下面的那双脚。佘植富就在门后面。人家不愿意,你把门敲破了也没用。钟喜堂便离开了。
  白云是一匹马。一个多月前,钟喜堂在一块稻田里捡的。当时马全身被泥浆和血水包裹着,大脑袋软耷耷地搁在地上,嘴巴微微开启,活像一个生病的孩子。马看到钟喜堂过来了,大脑袋抬了抬,还哼了几声,像是在向钟喜堂求救。钟喜堂想把马拉起来,马也配合着往起站。可是它一站,身子一歪,就倒了。钟喜堂一检查,原来马的一只前腿断了。不久前,新四军和日本鬼子在汉口打了一仗,难道这匹受了伤的马,是从汉口流落过来到?钟喜堂就和几位队员,把马抬了回去。治了伤,洗了澡,又梳理了一番,大家都呆住了。全身雪白,头部和尾部却呈黑色,而且黑如绸缎,闪闪发亮。它不高大,也不雄壮,但身躯粗壮,肌腱发达,看它用蹄子刨地的速度和力量,只怕能够一蹄踢碎狼的脑袋。有个队员原来在家养过十多年的马,他说这匹马是蒙古马,非常名贵。一匹蒙古马,至少可以换十条船。钟喜堂很喜欢它,一有空,就陪它玩耍。马对钟喜堂也格外亲热,一见钟喜堂,就伸着大脑袋去蹭。过了几天,马就能跑了。几个战士想骑它,它摇头又摆尾,就是不让。钟寿康好不容易扒上了马背,它却四个蹄子一弯,爬在地上,不动了。队员们拿着草料去逗引它,它爬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座小山。一天,钟喜堂坐在一个土墩上,马就挨在一边,两个前腿一弯,蹲下了。钟喜堂见了,下意识地扬起一条腿,跨了上去。马站起来,慢慢迈着步子。钟喜堂从小就骑过马,缰绳一提,马嘶叫一声,冲了出去。队员们也跟着追了出去。马通人性,但毕竟是畜生啊。约半个多时辰,钟喜堂骑着马慢悠悠地回来了。"这马,好骑?"或许是吓傻了,钟寿康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好骑啊。像云头一样,又快又稳当。"钟喜堂说。这匹马就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白云。
  第三天,钟喜堂决定步行去五丈港。钟寿康一听,脸就拉下来了。"到五丈港,走小路也有二十多里路。走这么远的路,可别又犯病了。"原来,钟喜堂得了肺病,时常吐血,吃药打针,治了好长时间,才控制住。有时候急行军,钟喜堂无法行走,队员们只得用担架抬着。"知道我们为什么一连吃了两个闭门羹吗?""人家不在家啊。""不。"钟喜堂说:"人家是红旗老五,在汉流那也是有身份的。我有求于他,还骑着白云去,这不是显摆吗?""那就骑一半走一半啊。"医生说过,钟喜堂是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才得的病。钟喜堂哈哈一笑:"我也不是泥捏的。快走吧,人家刘备还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呢。"
  果然,一踏上五丈港的地盘,情况完全变了。湖面上,二十多条船一字排开,桅杆上挂着红红绿绿的彩旗。一看就是精心布置的。排在顶前面的船甲板上放着一张矮桌子,桌上有一个酒坛子。酒坛子真大,几乎占满了桌子。还有两只大碗。佘植富迎面而立。钟喜堂紧走两步,两手抱拳,上了船。"早就听说陈大发双手快枪,骁勇善战,一身杀气,日本鬼子闻风丧胆。今日一见,果然相貌堂堂!英雄豪杰!佩服啊!"佘植富出口成章。钟喜堂大喜,果然是个人才。"过奖了。红旗五哥英俊潇洒,敢作敢当,真是后生可畏啊。"二人盘腿坐在了甲板上,你一碗我一碗地喝起酒来。佘植富果然能干,很快就物色了几个骨干,池湖交通站就建起来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