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2期
磙 子 河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磙子河不是有句老话吗--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这样的女人,他要!钟喜堂站起身,下命令样的说了一句话:"夏细女,请你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我年前来娶你。"
  6
  方高坪位于黄冈团风中部,距团风不过十公里路程,团、方公路贯穿全镇。日军在方高坪设立据点,并派有一个日军小队和部分伪军把守,就是为了控制这条公路,以方便团风与各地日军的呼应。摧毁了这个据点,就相当于拨掉了团风沿线的一个毒瘤,为我军在团风一带的活动提供方便。如何行动,并保证一举夺取胜利,夏瑞香与二区的领导干部,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同志主张强攻。说是现在有当地百姓的支持,还有各种轻、重武器,战斗力大增,消灭日本鬼子的一个小队,完全不是问题。夏瑞香却提出了智取与进攻相结合的方法。
  夏瑞香认为:我们的战士大多是新兵,作战经验不足,有的甚至刚刚学会打枪,还没有上过战场。而且武器也相对落后,与日军硬碰硬,肯定会造成无谓的牺牲。"据点里才一个日军小队的兵力,我们一定能够取胜。而且,我们不怕流血牺牲!""对,为了把小鬼子赶出磙子河,我们不怕流血牺牲!"几个年轻人磨拳擦掌,纷纷表态。夏瑞香拍了拍一个年轻人的肩膀:"大家都是好样的。可是,我们要想一个办法,既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又消灭了日本鬼子,这样不是更好吗?"大家一听,觉得夏瑞香的意见更胜一筹。夏瑞香告诉大家,日军一个小队有三个班,每个班有步兵九人,轻机枪一把,掷弹筒一个。而且日本兵在上战场前都进行过最少十一个月的军训。军训前五个月是新兵集训。包括列队、刺杀、打靶及拉练。这期间,至少有一次在严冬条件下五天野营拉练训练。接下来是两个月的常规单兵综合素质训炼,强调排、连一级作战协调,这期间每天必须有30公里以上的行军耐力训炼等等。大家听了,你看我,我看你,半天说不出话来。"妈啊!日本鬼子这么厉害啊!""我看他们端个枪缩头缩脑的,还以为是害怕呢。原来都是故意训炼的!"大家正在感叹,交通员送来红杏的情报。夏瑞香接过来一看,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夏瑞香站了起来,无比严肃地说道:"同志们,在我们攻打方高坪据点之前,一定要坚持军事练习和文化学习,当初我教给大家的那些文化知识,别又还给我了啊。""夏先生,现在打日本鬼子是最要紧,还是等把小日本赶出磙子河,再学文化知识吧。"一个年轻战士有些不以为然。其他的战士也跟着叫嚷起来:"是啊,不着急学习读书写字。等赶走了日本鬼子再学也不迟。""安静!请安静!"夏瑞香大声叫道。因为声音太大,脸都胀红了。"同志们,现在我以二区区委书记的名义命令:在坚持军事化训练的同时,必须努力学习文化知识,按时完成我布置的任务。任何人不得以各种借口推诿或拒绝,更不允许请人替代完成。若有发现,军法处置。""是!"队员们异口同声发出一个字。
  一张纸,几个年轻的女子拥在一起哭泣,一群扛着枪的日本鬼子站在一旁哈哈大笑,边上还有一个方方正正像骰子又像房子的东西。这是红杏送来的情报。红杏不识字,今天突然送来这样一份天书样的情报,看来是碰到紧急情况了。夏瑞香去过好再来茶馆,对好再来周边的环境也有所了解,这个方方正正像骰子又像房子的东西,难道是好再来斜对面的转运楼?夏瑞香头皮一炸,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夏瑞香马上通知交通员:立刻动身,前往河铺。
  果然,天刚亮,交通员就带回了消息。方高坪的日本鬼子丢下一块大洋,把转运楼那几个穿旗袍的姑娘,抓到据点去了。日本鬼子堵住她们的嘴,剥去她们的衣服,扯开她们的双腿,绑在椅子上,不分白天黑夜的猥亵、奸淫她们。有个姑娘来了例假,日本鬼子就拿了一根木棒,捅进了她的下体,不停的搅动。血从姑娘的下体飙了出来,飙了日本鬼子满头满脸。日本鬼子哇哇大叫,掏出一把刀,捅进姑娘的下体,一阵猛搅。日本鬼子抽出已经染成红色的刀,又割去了姑娘的两个乳头。有个伪军,看不过眼,又不敢吭声,只好闷在心里。有一天,这个伪军利用拉给养的时候,回家跟自己的家人叨唠了几句。家人就把这话传了出来。红杏得知情况后,心急如焚。她想报告组织,又不会写字,情急之下,就画了这样一幅画。情报送出去两天了,却不见组织的回音。红杏急得团团转。情报是不是送到了组织,组织是不是能看懂,那几个姑娘是不是还活着,红杏又着急又担心。过了一天,红杏就一个人离开了好再来。临走前,红杏告诉伙计,她去找熊柴青了,让他带她到方高坪据点去,把那几个姑娘换回来。
  夏瑞香听完交通员的叙说,又叹气,又摇头,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过了一天,交通员又送来消息:红杏和转运楼的几个姑娘一起,被日本鬼子活活吊死在据点后面的林子里。
  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夏瑞香带着两名精干战士,两名战士各带着一挺冲锋枪、一大捆手榴弹和两床棉絮,趁着夜色,向方高坪逼近。两名会挖窟窿的群众拿着工具,紧紧跟着后面。方高坪日本鬼子据点面向公路,盘踞在一个小山包上,背后是一片树林。这个据点位置较高,公路上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为了安全,日军在据点四周挖了一道水沟,水沟岸上围了一圈铁丝网,进出必须通过吊桥。夏瑞香他们摸到鬼子据点附近,只见一个端枪的哨兵在门前来回巡罗着。趁着哨兵走到另一边屙尿的工夫,两名战士飞快地把棉絮往壕沟水面上一铺,轻轻涉过去了。再把湿漉漉的棉絮搭到铁丝网上,踩着棉絮进了据点。
  夏瑞香带着他们摸到据点后头,正准备挖墙,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夏瑞香个头较瘦,试着钻了一下。不行。头进去了,肩膀却卡住了。两个群众就着洞口挖了一刻钟的工夫,洞就大了。夏瑞香和两个战士爬进去一看,十来个鬼子正围着桌子唧哩哇啦地分什么东西。他们相互丢了个眼色,将两捆手榴弹同时拉开弦,扔了进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十几个鬼子被炸成了肉酱。埋伏在后面林子里面的钟喜堂听到一声巨响后,再也没有听到别的动静,知道夏瑞香他们得手了,立即率领战士们赶了过来,和大家一起收拾战利品。这一仗,歼灭日本鬼子12名,伪军3名,缴获机枪1挺、长短枪10支,掷弹筒一个。那个在门前屙尿的日本鬼子,听到手榴弹响了,抱头乱跑,淹死在一条小沟里。钟喜堂早就听说吉野如何凶残、恶毒,想找到他的尸首,看看他到底与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翻来翻去,都是一样的残肢断臂,也就作罢。"呸!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呢,还不是一样的肉体凡胎!"钟喜堂狠狠地唾了一口。
  天亮时分,战士们扛着武器,有说有笑回到了董家湾。乡民们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大家欢天喜又吃又喝,比过年还要热闹。一乡民把钟喜堂拉到一边,伸出一只手,晃了晃,悄悄问道:"夏先生不能打枪,也不会打枪啊,怎么一下就把方高坪夺回来了呢?"钟喜堂一愣,接着就明白过来。钟喜堂呵呵一笑,又拍了拍腰间的两把手枪:"夏先生不用打枪。他只管动嘴皮子!打枪的事嘛,交给我了!"乡民愣了愣,同时伸出两个大拇指:"好啊!好啊!你们两个一文一武,瞌睡对枕头,正好!正好!"
  腊月二十九,钟喜堂、夏细女成婚的日子。夏细女父母早亡,夏稀照、张芝兰就把她当做自家的姑娘出嫁。一大早,一直阴沉沉的天突然就朗开了,太阳像个热气腾腾的蛋黄卧在天边。"还以为要下雪,没想到放晴了!老天爷赏脸啊!"随着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钟喜堂带着一群人就进来了。"啊呀!怎么来这么早啊?快出去。快出去。"张芝兰没想到钟喜堂来得这么早,还大摇大摆地往里闯,伸手就把钟喜堂拦住了。"不是午时前到达吗?""是午时前达到啊。不过,现在才辰时啊。""早来晚来总是要来的。而且,辰时就是午时前啊。"钟喜堂一脸不解。"婶娘,既然来了,就让人家进来吗。"是夏细女的声音。张芝兰没回头,心里却恨得牙根发痒。死丫头,还没出门,就帮人家说上话了。
  7
  一见彩轿帷盖上龙凤呈祥的图案,张芝兰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夏细女打小就跟她亲,张芝兰也把她当自己的亲姑娘待。没想到,才一眨眼的工夫,就要嫁人了。张芝兰一哭,夏细女也跟着哭了起来。
  "哭好了吧?我给你扯胎毛。"赵芝兰手里拿着两根一尺来长的红麻线。"扯吧。扯吧。姑娘大了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张芝兰擦了擦泪,出去了。赵芝兰先给夏细女脸上扑上花粉,用双手抹擦了一会,夏细女脸上便开始发热。赵芝兰便双手各持一根线头成x形,在她脸上交叉滚动。"真白啊。连一根一根的红血丝都看得到。"赵芝兰忍不住赞叹道。夏细女脸飞红,身子却是一动一动的。姑娘出嫁前都要扯胎毛,意思为褪掉胎毛成为大人的意思。"细女,好了吧?快点啊!时候不早了啊!"钟喜堂在外面又叫又拍门。赵芝兰停下手,冲着房门哼了一声。"兰姐,快点吧。别让人家等急了。""到底是人家急,还是你急啊?左边脸扯了,右边脸还扯不扯啊?"赵芝兰一下就站了起来。"不急。不急。扯。扯。"夏细女一把扯住了赵芝兰的衣角。
  扯完了胎毛,赵芝兰又开始给夏细女上妆、挽鬓、上头、涂脂抹粉,穿上大红袄,水露裙,红绣软底鞋,戴凤冠霞帔。"好了。看看"赵芝兰对着夏细女举起一把镜子。夏细女对着镜子一看,不禁叫出了声。"呀!这是我?""不是你是谁?"说话间,赵芝兰放下了镜子。"我再看看。"夏细女还想去照镜子,赵芝兰把蒙头布盖在了她的头上。"别照了!门都快被他拍破了!"
  看到夏细女蒙着红盖头出来,张芝兰边哭边唱。
  黄豆花开好多荚
  恭贺我儿到婆家
  婆家要结公婆缘
  细姑小叔要团结
  张芝兰一哭,夏细女也跟着哭了起来。肩膀还一耸一耸地。就有人上去劝。七劝八劝地,夏细女不仅没止住哭,还哇哇地哭出了声。赵芝兰俯上去:"细女,再哭,你脸上的粉可就花了。"夏细女一听,立马止住了。钟喜堂哈哈一笑:"各位乡亲,今天我和夏细女成婚,我很高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