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2期
磙 子 河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夏细女是个好女人。但是,这个名字太土了。我要给她改个名字,叫夏细珏。就是一种美玉的意思。大家都记住啊,钟喜堂的媳妇叫夏细珏!好了,都给我使劲的放鞭炮,使劲的吹喇叭,别舍不得下力气!走了!起轿!"轿子一离地,鞭炮就噼噼啪啪响了起来,乐鼓也齐声奏了起来。
  轿子走了不多久,扫帚就满头大汗的赶来了。"我还没来,他们怎么就走了呢?"赵芝兰盯着扫帚看了看,觉得今天不像犯病的样子,也就没接话。扫帚年岁不小了,人家都成家了,有媳妇了,他还是一个半疯半癫的人,她怕伤着扫帚。没想到扫帚一把抓住了她,两个眼睛还紧紧地盯着她。"夏先生回来了吧?"赵芝兰叹出一口气,看来扫帚又犯病了。"没有。你夏先生到外面做生意去了。要好长一段时间才回来。临走,他跟我说了,叫你在家好好等他,不要乱跑。他一回来就去找你。好吧?"夏细女出嫁,赵芝兰还以为夏瑞香会回来看看。望啊望,把眼睛都望穿了,没想到他就托人带回一个口信:太忙,走不脱身。总是这么骗着扫帚,真不知道要骗到哪年哪月。一个和扫帚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却笑嘻嘻地凑近了扫帚:"扫帚,你看人家都结婚成家了,有女人了,你也赶快找一个啊。要不然,不赶趟了!"这就是一句玩笑话,谁也不会在意的。没想到扫帚猛地抬起头,两个红通通地眼睛就像两个燃烧的小火球。"老子发誓了,日本鬼子不滚出磙子河,老子就不找女人!"扫帚丢了一句话,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乡民,昂着头,走了。
  1939年夏,钟喜堂任鄂城中心县委书记,与夏瑞香(任冈西县委书记)郭穆生、喻南山等同志组成中共樊湖工委,将抗日活动向江南一带发展。
  樊湖位于武汉与鄂城城关之间,西与武汉东部交界,东至鄂城西郊樊口,北依百余里长江,南衔90里樊川和大片湖区水网,武黄公路将左岭、葛店、华容、段店、樊口等集镇一线穿珠,进可穿越梁子湖区,深入大幕山鄂南腹地,退可北渡长江倚靠鄂东根据地。武黄公路和长江沿线建有多处日、伪据点,分别被不同的土匪顽军割据,占山为王。百姓们自发地组织起来,结伙拉帮,保守乡土,祈求平安。由于缺乏正确的指导,停息很长时间的"汉流会",又重新活跃起来。
  "汉流会"用结拜兄弟的形式发展对象。对参加"汉留"者,不分时间先后,年龄大小,统称兄弟。民国初期,"汉流"帮会受各种利益的驱动,组织恶性膨胀,上与达官要人勾结,下向社会各界渗透。烟毒、贩卖人口、占地为霸、绑架勒索、包做人命、开码头等等。要想在如此复杂、险恶的环境里开辟抗日根据地,发展抗日武装,难度可想而知。夏瑞香化名陈大行,钟喜堂化名陈大发,寓意着革命队伍大发展,渡江到了段店泥矶。
    夏瑞香、钟喜堂很快与曾发民接上了头。曾家三代都参加了革命。曾发民乐于助人,爱憎分明,在樊湖曾四湾一带很有威望。再加上湾子里的许多乡民都接受过共产党的帮助和教育,对共产党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夏瑞香、钟喜堂他们的工作很快开展起来。
  一天.夏瑞香正在曾发民家中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门外传来余后为有些夸张的声音。"啊呀,我说今天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原来是周爷到我们穷家小庙来了啊。"余后为读过几年私塾,能写会算,是汉流帮樊湖会的红旗五哥。余后为讲感情,重义气,十分钦慕为穷人谋利益、打天下的共产党。余后为发现钟喜堂用"抗日宪政促进会"的名义进行宣传活动后,主动接近钟喜堂,表示了加入共产党的决心。钟喜堂便把余后为介绍给了夏瑞香。夏瑞香钟喜堂都觉得这是一个收复、整编樊湖会的好机会,钟喜堂便趁机和余后为结拜成兄弟,加入了樊湖会。夏瑞香通过几次观察与考验,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就安排他和另一名战士在门外放哨。
  周爷是樊湖一带有名的土匪头子,因为在家排行老九,又常常手握一把铁勾子,人称周九勾子。周九勾子杀人很是残酷。他扬起手中的铁勾,对准人头砸下去,人的头上就挖出一条沟,血就像喷泉样的冲上去,再扑扑地落下来。周九勾子把勾子送到眼前,先耸着鼻子闻闻,再伸出舌头舔铁勾上的血,又吧嗒吧嗒嘴,吞了。周九勾子舔得很细致,一下一下,一滴血都不会剩。乡民们十分惧怕他。只要小孩子哭闹、不听话,大人就说:再哭,周九勾子来了!小孩子一听,马上闭了嘴。周九勾子本来生活还不错,有房,有地,还有一房定了婚的媳妇。不料,周九勾子嗜赌成性,天天泡在赌场不说,还嫌在樊湖赌得不过瘾,跑到汉口大赌场去赌。他在汉口待了十来天,房屋、地,还有定了婚的媳妇,统统输给了别人。他的父母一气下之,双双投江自尽,几个哥哥也远走他乡,各自谋生去了。周九勾子干脆纠集了一伙人,扯了旗子,当了土匪。周九勾子见什么,抢什么。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抢到山上当押寨夫人。玩了几天,腻味了,就当奖品赏给手下的弟兄。周九勾子现在有五六十号人马,有刀,有枪,还有一个在国民党当官的哥哥撑腰,就越发猖獗。乡民们恨不得捉住他,将他千刀万剐。夏瑞香早就想除掉他,没想到他今天送上门来了。
  门哐地一声推开了,一群土匪拥着周九勾子就进来了,几个围着桌子玩骰子的男人齐刷刷地站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周九勾子在几个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铁勾子一伸,指住了夏瑞香。"他叫陈大行,是我的江西老表。从江西来的。我就请了湾里的几个亲戚过来作陪。这不,五哥也过来了。"曾发民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不是问你。叫他自己说。"周九勾子再一次用铁勾子指着夏瑞香。"我说。我说。"夏瑞香忙对着周九勾子堆起一脸笑:"我叫陈大行。从江西过来,到汉口去办货的,顺便过来看看老表。小玩几把。"夏瑞香操着一口底道的江西方言,不慌不忙地说道。周九勾子看了看桌上的大洋,咧嘴一笑:"看你长得白白净净像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也好这一口。"夏瑞香呵呵一笑。"要不,我们来一把?""好啊!"夏瑞香脱口而出。"要赌就赌大的!"夏瑞香提上来一只皮箱,打开,露出满满当当的大洋。"如果我输了,这些都是周爷的。""好!好!"周九勾子看着满满当当的大洋,两个眼睛都红了。"要是周爷输了呢?""我怎么会输呢?想当年,我在汉口………"周九勾子说到这里,立马闭了嘴。周九勾子把铁勾子往桌上一放,粗声大气地说道:"我要是输了,这个就归你了!"夏瑞香轻声一笑:"一个铁勾子?""别小看这个铁勾子,它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听说还是清朝宫里传出来的。锋利无比。我要谁脑袋开花,谁的脑袋就开花!""是吗?"夏瑞香漫不经心地拿起来,看了看,又放在了桌上。"好。我就信你一回。"
  8
  众土匪听说周九勾子要开赌,个个满脸放光,兴奋无比。曾发民、余后为十分热情,招呼一帮土匪把枪摘下来,靠在墙边。一个土匪见了,哼了一声,拿过枪,搂在怀里。曾发民一笑,又端出茶水和点心,招待土匪们吃喝。夏瑞香和周九勾子约定:三只骰子,同时摇晃。点小为羸。一盘定输赢。夏瑞香和周九勾子同时拿起盒子,同时摇动起来。只听得咚地一声,两个盒子又同时放在了桌上。周九勾子性子急,一把揭开盖子。三只骰子,三个一点。三点。这是三个骰子的最小点数了。"哈哈哈!嘿嘿嘿!"周九勾子仰着脖子,狂笑不止。众土匪一看,全都趴在桌子上,脑袋挤着脑袋,盯着夏瑞香的那只盒子。"三点!你开不开都是个输!""不急,出水才见两脚泥呢。"夏瑞香慢腾腾地说着,又慢慢揭开了盖子--众人惊呆了。三个骰子,一个摞一摞的叠加在一起,顶上面是一个鲜红的圆点。
  "一点?!"周九勾子一看,愣了。他眼珠子一转,转身就去找铁勾子。明明刚才还在身边的铁勾子却像长了翅膀,不见了。周九勾子突然明白过来,大叫:"上当了!弟兄们,都给我做了!"众土匪一听,忙着去拿枪。明明刚才就放在手边的枪也像长了翅膀,不见了。众土匪正在发愣,曾发民、余后为和几个年轻人冲上去,三把两下就扭住了周九勾子。曾发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铁勾子,对准周九勾子的头,狠狠砸下去。头,花了。血,雨点样地落在众人身上。周九勾子趴在桌上,一只苍蝇样的嗡了一声,两只脚吊着,甩了几下,不动了。真像一只大苍蝇。众土匪一看,周九勾子死了,纷纷举手投降。夏瑞香承诺:愿意回家的,发放路费,回家。愿意留下来参加革命的,欢迎留下来参加革命。既往不究。那些跟着周九勾子的土匪,原来大多都是穷苦百姓。跟着周九勾子,也是慑于周九勾子的淫威,无非就是保个家人平安,混个肚皮子圆。周九勾子一死,他们自然愿意跟着共产党,过上真正的好生活。于是,大多留下来,参加了革命。周九勾子的军师,拿了路费,都上路回家了,走了半里路,又跑了回来,问夏瑞香怎么一眨眼就想到了这个计策,一下子就把周九勾子灭了。夏瑞香呵呵一笑;"这叫擒贼先擒王。"军师一听,想了想,就留下来,参加了革命。
  有一天,夏瑞香正准备给乡民们上文化课,发现余后为没有来。跟几个乡民和房东老乡打听,也都不见人影。余后为有个八十岁的老娘,还有身怀六甲的媳妇,他又是樊湖出了名的大孝子,夏瑞香以为他回家去了。没想到,半夜,夏瑞香正和钟喜堂研究下一步的工作,余后来一头扎了进来。"陈大行,我还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下三烂的事!告诉你,今天不把我老娘和媳妇交出来,别怪我们樊湖会的兄弟翻脸不认人!"原来,余后为回家后,发现老娘和媳妇都不见了。余后为以来她们上街玩去了,就上街去找。街就那么大,从南到北,一口气就跑了两个来回。根本不见她们的人影。余后为又以为她们到鄂城的姑姑家去了。搭车跑去一看,姑姑家大门紧闭。这才想起来,姑姑一家前不久都搬到汉口做生意去了。余后为又以为媳妇回华容娘家去了,正要出门,就看到了桌上的一张字条。余后为拿起字条一看,一下跳了起来。"你老娘和媳妇都很漂亮,我接去玩几天。"落款竟是陈大行。不是说共产党是穷人的队伍吗?怎么和外面传言的一样,共产共妻呢?而且连身怀有孕的女人都不放过。余后为攥了字条,就来找夏瑞香了。
  "给我看看!"夏瑞香对着余后为伸出一只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