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5年第2期
磙 子 河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6年07月20日   

  夏瑞香打扮成一个教书先生,直奔段店春来酒楼。春来酒楼的老板宋春来是夏瑞香单线联系的秘密联络员,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这条交通线。春来酒楼是方圆百里屈指可数的酒楼,各路人都喜欢到这里来。宋春来一看夏瑞香来了,不慌不忙,点头一笑,把夏瑞香带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边。窗子半开着,窗外是一条小路,直通樊湖。夏瑞香朝外看了看,又四下看了看。客人不多,也没什么可疑之处,正要落坐,一伙人拥着几个日本兵进来了。夏瑞香眼角一扫,认出了日军小队长吉下。前不久,夏瑞香他们在江上截击过日军的一艘船,将船上的生活用品、盐等等,全部缴获。还活捉了小队长吉下。没想到,吉下却趁着战士们庆祝的时候,逃走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一伪军尖着鸭公嗓子尖叫着:"检查了!检查了!都把良民证拿出来!没有良民证的,一律以通共论处!"吉下看了看,绕过几张桌子,直奔夏瑞香。几个伪军一摇一晃地跟着后面。宋春来忙笑眯眯地迎上去:"太君,您请坐。您喝茶!"吉下眼睛盯着夏瑞香,一把拔开了宋春来。一个伪军一看,忙对着夏瑞香吼叫起来:"快点,把良民证拿出来!"夏瑞香掏出良民证,递给了吉下。吉下看了看,竟然说了一句中国话:"陈大行先生,我们见过吧?""是吗?"夏瑞香暗暗吃惊。有些日本兵会说几句中国话,却没料到吉下的中国话竟然说得这样流利。难怪让他逃了。截击日船是晚上的事,大家又都是一样的装扮,吉下不可能记住他的长相。夏瑞香坐下来,顺手摘下礼帽,放在了桌上,冲着宋春来叫道:"掌柜的,先来一壶新茶。最好的。""好嘞!一壶新茶,最好的--"宋春来吆喝着,下去了。
  "您是教师?"吉下满脸怀疑。夏瑞香良民证上的职业一栏填着教师。"是啊。"吉下扯着嘴角笑了笑,没说话。"是不是看我又黑又瘦,不像教书的?"吉下嘿嘿一笑:"您知道老子吗?""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春秋时代的思想家。在我们中国,那是家喻户晓的。"夏瑞香有些吃惊,却也镇定自若。吉下盯着夏瑞香,一字一顿读诵起来:"13天火同人,14火天大有,15地山谦,16雷地豫……"吉下突然停住了。夏瑞香微微一笑,接着念了起来:"17泽雷随,18山风盅,19地泽临,20风地观……""陈大行先生,可以看看你的手吗?"吉下突然打断了夏瑞香,还对着夏瑞香伸出了一只手。"为什么?"夏瑞香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少废话,快把手拿出来!"一个伪军吼叫起来。"混蛋!"吉下对着那个伪军就是一巴掌。"中国人,要讲文明。"吉下对夏瑞香再一次伸出了一只手。夏瑞香也不说话,伸出右手。吉下一看,脸色立马变得威慑起来;"陈大行先生,你不是当教师吗?做人要诚实啊。""残了一两个指头,就不能当教师?"夏瑞香微微一笑,大声叫道:"掌柜的,有笔墨吗?两只!""有啊。有啊。"宋春来立马端上来笔墨纸砚。"你要干什么?"吉下一下拔出枪。夏瑞香也不说话,铺开纸,两只手同时拿起毛笔,同时蘸了蘸墨,同时书写起来。双手同时写字,这可是稀奇事啊!客人就围了上来。吉下目不转晴地看过,脸上掠过一阵惊喜。
  10
  "你,读一遍。"吉下挥动着手枪,对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伪军说道。那个伪军看看吉下,又看看夏瑞香:"我,我不识字。""哈哈哈。哈哈哈。"吉下一愣,抑着脸大笑起来。几个日本兵也跟着一阵大笑。"中国人不认识中国字。有意思!有意思!"吉下拍了拍那个伪军的肩:"13天火同人,14火天大有,15地山谦,16雷地豫。"吉下又指着纸,十分夸张地读道。"17泽雷随,18山风盅,19地泽临,20风地观,记住了吗?"吉下又拍了拍那个伪军的肩。"啊?!嗯。"伪军连连点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你们中国人,都是猪!蠢猪!"吉下指着众人大声叫嚷着。众人听了,相互看了看,谁也没说话。夏瑞香看了看那个伪军。衣服又长又大,差不多盖着膝盖了。他还是个孩子啊。"吉下先生,他只是没上学而已。您刚才还要求他们讲文明吧。"吉下听了,讪讪一笑。夏瑞香放下笔,面带微笑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愿不愿意跟着我学习认字?"那个伪军看了吉下一眼:"我叫孙有福,我听先生的。"夏瑞香呵呵一笑:"吉下先生,有没有兴趣跟我打个赌?"吉下顿了顿:"如果您答应做我的朋友,我就跟您赌。""好啊!"夏瑞香爽快地回答道。"您把孙有福交给我,我保证他一个月之内背会、会写老子的易经!""如果他不会呢?""如果不会,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好!"吉下大叫了一声,腾地一下跳到桌子上:"各位都听好了,一个月后的今天,你们都来作个见证。要不然,我让段店变成一片废墟!"
  段店之行,夏瑞香不仅搞清楚了柴瑞花和吉下的情况,还带回了孙有福。还有了除掉柴瑞花的行动方案。原来,柴瑞花的苕儿子在街上玩,无意冲撞了一队正在巡逻的日伪军。柴瑞花为了救儿子,半推半就地,被几个日本兵轮奸了。头两个日本兵强奸她时,柴瑞花还咬着牙,挺着。后来,柴瑞花就挺不住了。"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知道共产党藏在那里。我带你们去找共产党!"其实,柴瑞花只是下意识乱叫乱嚷的,根本没想过真要去抓共产党。没想到,她一喊出来,爬在她身上的那个日本兵,就被一只大手抓走了。恍惚中,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给她披上衣服,还给她喂了一碗水。"我们来个约定,你带我去找共产党。从此以后,我养着你。"此时,柴瑞花头晕眼花,四肢发抖,浑身软塌塌地就像一摊乱泥巴。柴瑞花点了点头。柴瑞花还以为这个男人是中国人,没想到他却是段店武圣宫"天谷剿共司令部"日军小队长吉下。吉下在段店街租了一套独门独院的房子,把柴瑞花母子安顿进去。还在门口东、西两个路口,安排了便衣把守,陌生人根本不能靠近。吉下还在对面教堂的二楼,派了重兵蹲守。教堂比一般的民房要高两三个人,下面的情况,一只眼睛都能看清楚。余长生、罗汉,还有那几个和夏瑞香走得近的进步群众,都是柴瑞花害死的。
  孙有福其实读过几年私塾,当然也认得字。老子的《易经》也能结结巴巴背几句。只是当着吉下的面,太紧张了。孙有福的父亲抽大烟,家里能卖的,都被他卖了。就连母亲也被他换成了大烟。孙有福实在无法呆在家里,正好碰到国民党在村里征兵。带兵的说了,抗日救国,匹夫有责,刚刚十五岁的孙有福就参了军。孙有福以为是打日本人,没想到竟是和日本人一起打中国人。自家人怎么能帮着外国人打自家人呢?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没想到就碰到了夏瑞香,立马就参加了革命。
  这几天,春来酒楼悄悄传着一件事:柴瑞花在和余长生相好的同时,还悄悄地和一个铁匠相好。常常是前脚离开余长生家,后脚就去找铁匠鬼混。余长生人老实,又没有钱,柴瑞花就勾搭上了日本人。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余长生发现了,要柴瑞花退彩礼钱,柴瑞花不同意,就和日本人一起,陷害余长生通共,杀死了余长生。铁匠没想到柴瑞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骗了他的钱,还骗了他的情,正在满段店寻找柴瑞花。说是只要柴瑞花露面,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吉下这几天也常到到春来酒楼来,这些话就传到他耳朵去了。"你说柴瑞花这个贱女人,有什么好?都睡多少男人了?只怕是掰着脚指头都数不过来!吉下还当个宝样的供着。呸,真恶心!他也不怕得花柳病!要是我,早把她当成一坨狗粪,甩得远远地!"那个男人说完,还呸地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我听铁匠说了,他们相好的时候,柴瑞花什么都不干,天天光着白晃晃的身子,在被窝里等他。兴许在他们日本人眼里,柴瑞花那样的贱女人,就是贞节烈女呢。""行了,行了。这么多的好酒好菜,也堵不住你们的嘴?我见过吉下,佩着刀,还有枪,威武得很。要是让吉下听见了,我们的头还要不要了?喝酒。喝酒。"一个男人劝阻了。"贱人!我要杀了你!"吉下站起身,一刀劈掉了一个桌子角。
  吉下马上去找柴瑞花。也是巧,柴瑞花正好披头散发地倚在床上。"这么早,你就休息了?"吉下下意识地握了握腰间的刀。柴瑞花也不说话,抿嘴笑了笑。柴瑞花一低头,长长的头发就遮住了半张脸。一副娇柔、羞怯的样。吉下一见,一股无名火就冲上了头顶。吉下一把掀开被子--柴瑞花一丝不挂,白晃晃地窝在被窝里。"贱人!我要杀了你!"吉下大叫一声,手起刀落,柴瑞花的半边头,就削了下来。看到柴瑞花还有半边头连在脖颈上,长长的头发还弯弯曲曲地挂在上面,吉下哇哇大叫,挥起刀,一阵乱砍。
  夏瑞香钟喜堂决定给吉下唱一曲大戏。这天,钟喜堂带着手枪队的战士们,化妆成食客,占据了春来酒楼几个进出方便的座位。夏瑞香和孙有福则是一副师生打扮,坐在原来那个靠窗的位子。万事具备,只等吉下出现。吉下带着一小队日、伪军,还真来了。吉下一眼就看到了夏瑞香和孙有福。他堆起一脸笑,朝夏瑞香走去。夏瑞香一见,碰了碰孙有福,二人同时站起身。"吉下先生,真是信用之人啊。"夏瑞香双手抱拳,满脸微笑。"哪里哪里,姗姗来迟,还请陈先生多多包涵。"吉下竟然学着夏瑞香的样子,双手抱拳回了一个礼。"久等了。我们,开始吧。"吉下看了孙有福一眼,开门见山地说。夏瑞香看了孙有福一眼,点了点头。孙有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朝天,张嘴就背了起来。
  "第一卦乾·乾为天·乾上乾下
  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停停停!"孙有福正背得带劲,吉下把他打断了。吉下上下打量着孙有福,一脸不解:"才几天时间,怎么就变了一个人呢?""先生,我还背不背?"孙有福不理吉下,问了夏瑞香一句。"不必了。"吉下抢着回答道。"先生,我还写不写字?"孙有福又问了一句。"不必了。"吉下又抢着回答道。夏瑞香微微一笑:"吉下先生,我们可是扎扎实实准备了一个月。您说不背,我们就不背。您说不写,我们就不写。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13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