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6期
似曾相识燕归来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1月17日   
 

□高志文

 

北宋仁宗时期,汴梁城的文人雅士中,曾流传着这样一段佳话。

某年秋天,天气时雨时晴,时寒时暖。宰相晏殊的花园中,虽是金桂飘香,东篱菊绽,却也是蝶倦蜂懒,落叶满阶。

中秋节这天,傍晚的天幕布满乌云,夜间怕是无缘赏月了,满腹诗情画意的晏殊未免有几分扫兴,晚餐饮了点酒,由爱妾侍候着早早安歇。

华阳人王琪,晏殊因爱其超凡脱俗的诗才,遂向朝廷请求,让他做了晏府的签判。平日无要事之时,常常置酒极欢,箫鼓参左。过着歌舞娱乐,诗酒酬和的潇洒人生。

中秋之夜,王琪见晏府无动静,颇为奇怪,便派心腹暗中打探。方知晏公见乌云遮月,情绪不佳,业已安寝。

王琪心想,睡得如此之早,岂不辜负了佳节良宵?遂赋诗一首,着人送至府中,再三叮嘱侍儿一定要呈给晏公。

已经躺下的晏殊接过诗稿,再三吟咏之下,觉得其中“只在浮云最深处,试凭弦管一吹开”一联颇有深意,便穿衣而起。命人把餐桌搬至廊下,把月饼与上好的时令果蔬、蜜饯点心、御赐美酒摆上桌来,并派人去请王琪与其他幕僚前来饮酒赋诗,吟风待月。

王琪与众人来时,天空漆黑如墨玉,丝毫未见月亮的影子。然而,夜风习习,桂香馥郁,东篱隐秀,晏府的歌儿舞女环侍左右,繁弦脆管,歌声悠悠。杯来盏往之间,众人吟诗作对,岂不快哉!

酒,不知饮了几盏;诗,不知作了几阕。忽然,一缕清浅的月光斜斜的照进廊下,众人呆了片刻后,不禁欢呼雀跃。抬头看时,天上乌云渐渐散去,一轮满月正度云而出,洒下清辉香影。

这一刻,晏殊蓦然想起王琪的那句诗“只在浮云最深处,试凭弦管一吹开”,心里对王琪更是另眼相看。

众人正忘情之际,忽听晏殊道:“暮春之时,老夫在花园里散步,见莺声渐老,满地残红,暗叹春光易逝。又想,这花谢花开,春去春来,是自然规律,纵是惋惜流连也无济于事,便得了一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上联,直至今日,也不曾对出一句满意的下联来。”说罢,一扬脖子喝干了杯中酒,那神情似有说不出的懊恼。

座中之人,哪个不知,谁人不晓?晏殊十四岁就被宋真宗皇帝以神童特招,赐同进士出身。一生仕途平坦,富贵已极。而且,他的词,以情制胜。文辞典丽,雍容华贵,妙语天成,韵味独特,又具有清闲雅淡,含蓄委婉,温润圆融,意趣横生的风格。在当时,有“倚声家之初祖”的美誉。

众人默不作声,唯听王琪笑道:“学生有一句‘似曾相识燕归来’,对大人的‘无可奈何花落去’。大人觉得如何?”

晏殊一听,掷了酒盏,击案赞道:“哎呀!好联呀,好联!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真是奇思妙想,天然浑成!”当即唤侍儿快快给王琪斟酒,两人满满饮一盏。

乘着酒兴,晏殊以筷节碟吟道: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一夜,直闹到玉兔西沉,红日东升,众人意犹未尽,扶醉而归。

据说,晏殊这阕名传千古的《浣溪沙》因此而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30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