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6期
伫立在风中的等待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1月17日   
 

□涂林芬

 

在烟波浩渺的梁子湖和秀美的保安湖之间,有一条蜿蜒起伏的丘陵地带和分水岭,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百年古镇长岭。这里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深厚。阳光普照的日子,我常常徜徉于这片山水之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在时针与秒针的交汇处,等风来……

记得那是201374日的早晨,虽然阳光洒在马路上和昨天没有两样,但对于我本人却是全新的一天。这一天,我开始在穿镇而过的省道239路旁等车,我要等的是一辆乳白色的大巴车,37座,或许是45座,是我即将要去的新单位的班车。

“胡师傅,胡师傅,请停一下,我是新到单位上班的。”在我略带忐忑的心情下,这辆乳白色的大巴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远远地招手,并对着司机喊。大巴车挡风玻璃前单位名称的牌子很醒目,那正是我要去的新单位的全称。也许是车上的人说了什么,也许是听到我喊他“胡师傅”,也许是我坚持不懈的追赶,车速,终于慢下来,停车的声音听起来如此美妙,我如愿以偿地上了这趟单位里的早班车,轻吁了一口气——我再次强调一下,这是201374日星期四早晨716分,我第一次坐单位的班车,开始一段全新的工作。看着熟悉的街道渐渐远去,放弃自己曾经那么热爱的为人师表的工作,我还是有一丝丝惆怅。毕竟树挪死,人挪活。把写作的爱好变成今后的工作,不知道是对是错。我想起一位诗人曾经说过,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新的工作岗位在区政府大楼,离家20多公里,必须每天乘车早出晚归。还是那个清晨,我一个人,穿着中国风青花瓷连衣裙,静静站在省道239路边,等这趟班车。从市里一路行来,车上的空位已经寥寥无几,车上的熟人也寥寥无几,有人热情地跟我说:“这里有空位,来,这里坐。”我微笑着小心翼翼地说:“谢谢!”然后,默默坐下。车上大部分的人在闭目养神;有少数人在玩手机;还有少数人和我一样,默默地坐着。这种默默应该是有不同的层次,他们的默默中不惊不喜从容平淡,我的默默中有一份新奇和对新单位人事未知的猜想。大约二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大巴车停进单位大院,下车的时候,我跟开车的胡师傅说了“谢谢”,并微笑着告诉了他我所在的部门名称,以免他下次经过小镇的时候忽略了我的招手。毕竟这辆大巴车和穿镇而过的公共汽车很像,只是颜色上的差别。很多时候,也有想乘公共汽车的路人没看清车前单位的牌子远远地招手,胡师傅是不会停车载他们的。现在想起来,当时胡师傅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能停下车来载我,已经是个奇迹。

每周上下班,我享有四次乘车的优待。每趟4元钱,一周可以省下16元,我很满意。省道239从我们小镇穿街而过,除去乘坐四次单位里的班车,枣红色的旅游巴士是我上下班等车时的目标车,一般都是15分钟一趟,单位里八点上班,我会在路边等候6点半从市里出发的班车,大约715分到达太和镇,半个小时后到达我的目的地,745分,时间通常八九不离十,前后相差不会超过5分钟。

日复一日,春花秋月夏树冬雪。每一个上班日的早晨7点左右,我会按时站在省道239路边,目标车一出现,我轻轻招手,车会在我身边平稳停下,我微笑着跟司机说“谢谢”,上车坐下。除了春运期间,枣红色的旅游巴士通常不会满坐,总会有空位等着我。朋友有时问我:“阿林子,你每天上下班跑来跑去,不觉得累么?”我笑答:“路程不远,也不堵车,半个小时就能到,比起在大城市上班的人要换乘几趟地铁可方便得多了。”他们一想对啊对啊,也笑了。我还没有告诉他们,地铁外的风光哪里比得过这省道旁田野里的无限风景呢?车以一种晃动的平稳,在平坦的马路上行驶。坐车的时候,我从不玩手机,也没人可以聊天,欣赏车窗外的风景成为乘车时最为惬意的享受。我可以透过车窗,看朝阳轻洒在田野里,轻洒在路旁的意杨树叶上;我可以看到路旁黄橙橙的柑橘挂满枝头;我可以看到四时之间菜花遍野、稻熟秧青、柿红叶绿、雪盖原野;我还可以看到路边等车人焦急期盼的神情,那时坐在车上就是一种幸福。我一次又一次地数过路旁高大意杨树上的鸦鹊窝,十公里的路段有12个鸦鹊窝。省道239向右拐向省道314时再穿小镇,两旁村庄多起来,鸦鹊窝越来越少。12个鸦鹊窝,这肯定是我一个人的秘密!一想到这些,我有些暗自得意。总有一些司空见惯的事物偏偏是属于你一个人的秘密,这是不是很有趣?

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会在凝结着雾气的车窗玻璃上用手指写上“早安”,然后微笑,最淡泊最平和的日子,一样可以芳香四溢。2014年,枣红色旅游巴士的司机和售票员已经和我熟识了,他们是轮班,循环交替。莹莹长得白白净净,性格开朗,她售票的时候,车上总是充满欢乐,她跟我聊过她们家的小狗狗,还拿出手机让我看她们家小狗狗的照片,言语间充满想念,因为她们家的小狗狗丢失好久了,直到现在也没找到;第一次见胖姐售票的时候,我替她担心,总想着车里走道是不是太窄,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胖姐身体灵活,在车道里售票时穿梭自如,遇到老人孩子总是细心有加,老人下车的时候她总是一再叮嘱请他们下慢点别摔倒了,还主动牵上扶下;“长辫子”售票时总是轻言细语,似乎从没有脾气,还多次夸奖乘客,说现在再也不见为了一元两元车费而扯皮的乘客了,也不见在车上吸烟的乘客了,乘客的素质越来越高了……有一天早晨,我站在路边左顾右盼,不知被什么吸引了目光,猛听见莹莹清脆爽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美女,快上车呀!”在我不经意的时候,车竟然已经稳稳的停在我身边了。“美女,要是我不请司机停车,你肯定要错过这班车了,我晓得你是要赶去上班的,刚才看帅哥去了?”莹莹开心地笑着说。下班回家的时候,我对司机说:“就在前面车站下车,我往回走就行。”司机善意地一笑:“今天下雨,就在这儿停,离你家近。”心头涌起一阵温暖,所有的雨水中都带上了动人的诗意。2016年,公车改革全面启动,单位里的班车取消。每天,每天,枣红色的旅游巴士成为我上下班最忠实最虔诚的伙伴。公车改革,私家车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在路边等车,一辆小轿车突然在我身边停下来,是同一栋楼里的不同部门的同事,有时候是美女,有时候是帅哥,他们车上有空位,就会顺带我一脚;甚至会遇到不顺路,绕路也会送一脚的热心朋友;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因为改革越发温情起来。

坐顺风车的时候多了,隔一段日子,枣红色旅游大巴上的司机和售票员再次在车上遇到我的时候,会亲切地问:“美女,好久不见你了呀?还以为你调走了呢。”我笑道:“想我了吗?”他们也笑:“是呀是呀。”车厢里顿时流淌着一种朴实的快乐。

生活,有时候就是一种习惯,在穿镇而过的省道旁,伫立在风中等车上下班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一路等来,看生态园、林果基地相继在省道边争奇斗艳,春有百花秋有月,美丽村湾瓜果香,作为一个生于乡村、长于乡村、工作在小镇的我,有时候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2016121,一个略有寒意的冬晨,650分,薄雾,阳光还来不及醒来,我,依然和每一个平凡的日子一样,站在省道239路边等车,走向我熟悉的工作,没有轰轰烈烈,却拥有云淡风轻。很多人和我一样,在他们的站点等候,平静,或者焦急,然后,进入有序的工作和生活之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3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