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6年第6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1月17日   
找回丢失的手绢(组章)
  □龙小龙
  
  
  丢手绢
  竹篱笆的院落,青石板坝子,温润的阳光时代。
  十几个小朋友坐成一个圆。
  焦点在圆心,表演节目的小朋友大部分会一副窘态,令人开心不已,表演完毕的他,还要拿着一条手绢在大家背后继续奔跑,直到有人被抓住,成为新的焦点。大家便用小手打着拍子拖着嗓音唱:"丢--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数十年过去了,当年追赶和被追赶的人,那个被抓住或没被抓住的人,要么失去踪影,要么极少有过联系。如今,各种游戏被打上了现代化的标签,新旧物种的淘汰速度总是让人始料不及。故乡物是人非,有的成为废墟,有的已经重新构建村落,孩子再也没有那么齐整的围聚。
  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丢掉了太多类似手绢的东西,就连用来擦干泪水的道具,早已不再是手绢。
  
  泥巴仗
  
  爱国主义的种子在童年就生根了。
  周末多么快乐啊,可以把朋友假想成鬼子,相约进行实战演习。
  各种作战计划,运筹帷幄,跟电影里一模一样。
  喊杀声把竹林里的麻雀惊飞,飞机一样掠过头顶。
  我们知道满天飞舞的泥巴比硝烟弥漫的战场要好看得多,也知道泥巴做的枪支弹药不堪一击。但是玩泥巴的孩子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可以用泥巴制造各种型号的武器装备,也可以用泥巴筑起固若金汤的万里长城。
  战争是残酷的,枪炮无眼,泥巴也会伤人。
  但是,你放心吧,泥巴打在自己人的身上,那是一种幸福的疼。
  
  挤油渣
  
  有的舔着鼻涕。
  有的踏着开了天窗的鞋子。
  有的穿着哥哥姐姐穿不了的刷把裤。
  把人往墙角挤,把他挤成油渣,把饥肠辘辘的时光挤成香喷喷的童年。下课铃声就是活动的号令,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我们用开心和欢乐与寒冷对抗。
  拼命地挤,喊着口号挤,把吃奶的劲使出来挤。
  挤着,挤着就毕业了。挤着,挤着就长大了。挤着,挤着,就不再挤了。
  差点被挤倒的那一道墙,后来被谁夷为了平地。
  
  鞋   垫
  
  浓烈深沉的爱。
  不须言语表达的抒情。
  由密密麻麻的针脚构成,由一针一线交织,紧致、朴素,难以忘怀的岁月。
  日夜寄托在顶针与针线上,秘密绽开的花朵,显而易见。
  彩色的花朵甘愿被你踩在脚底,充实你的脚步,为你前进助力。她们没有哭泣,但有万千难以言表的隐痛,咬破嘴唇的啜泣。
  用情专注的活计,稍有走神,便会扎破手指。
  一针一针滴血之情,已藏在心的深处。
  不知道我的姐姐一共做了多少双鞋垫,那一年,面如桃花的她们,把鞋垫集中成一捆一捆的,说是献给远方的解放军。
  我还记得那时情景。比我年龄小的,也许不记得。
  木牛与陀螺
  木牛不是牛。
  它是我们无限热爱的乡村伙伴,高速旋转的矮子。
  阳光下,择一片石板铺成的坝子,童年竞相生长,彼此表演鞭打耕牛的姿势。
  抽打木牛的人轻松快活,也许被抽打的木牛也是快乐的。
  我为童年的动手能力和创造灵感而惊叹,也为在那个简单的年代,习惯于寒冷和炎热、时常处于半温饱状态的人们,那种亲手制造快乐的能力深感而敬佩。
  时代在进步。表现在同样的事情出现不同的形式,产生着不同的效果。
  如今改名叫陀螺了。在城市广场里,随处可见抽打陀螺的人们,沿袭着打木牛的招数。
  那时只是小孩子玩,现在多半是老年人玩。
  现在的陀螺是机器制造,那时的木牛,是我们亲手用弯刀一刀一刀地砍出来的。
  那时的木牛不足半斤重,现在的巨型陀螺,有的竟然达数百斤。
  像一种刻意为之的累。
  石磨
  生态的滋味,本质的幸福,必须经过石头的两片嘴唇说出来。
  它用细密的牙床,研磨黄豆、豌豆、小麦、糯米,提供豆腐、凉粉、汤圆的原料,令人垂涎的美味。就像粗糙的语言经过打磨,就成了一个一个精彩的童话。
  它用太极的运动模式,演绎生活的小宇宙,上片为天,下片为地,中间是木质的轴心。
  荡漾的生活,四周弥漫的芬芳。
  是风声雨点的交响,百听不厌的儿歌,是一枕美梦,余音绕梁的传说。
  我们多么热爱这历经万千磨难而成就的美。
  时过境迁。那些葱茏的草木,开花结果的炊烟,老的老了,散的散了,走失的走失了。
  抑或村庄依旧,流水依旧,大地依旧。
  不知那一副人工的时钟,是否像古老的经筒一般,依然在风中转动?
  
  时光书(组诗)
  □李朝晖
  
  雪落在时光之外
  
  雪在落下,阳光退隐到时光之外
  是谁收藏起红橙黄绿
  只留下白色,吸引着我的想象
  寂寞的脚印一言不发
  随日子缓慢漂移
  
  是否该来一次与酒的对话
  让一朵雪花,见证蔚蓝的焰火燃起在午夜
  彼岸依然停留在彼岸
  风帆在休憩
  
  为记忆找寻理由
  
  三月的胚芽等待字词的浇灌
  又是谁在欲擒故纵
  回避相约,应有的身份已在谣言里暗淡
  往事逶迤而来
  失去了本真的色彩
  
  记忆的页码散乱,语序需要重新编排
  该为日子找寻一个理由
  虚实之间,再次弥新起来的风雨
  惊醒午夜梦境
  
  相携时光
  
  追溯时光的轨迹,事物褪去旧壳
  消失的小径
  与一声鸟鸣合奏清脆
  
  西风已去,梦的一角有瘦马行走天涯
  蛊惑失落的季节
  云淡在蓝天,该与谁有缘
  相携时光
  
  与时光交流
  
  与时光交流,季节是个不错的话题
  留白蠢蠢欲动
  尝试揭开欲念的本源
  围猎三千里江山
  尘埃已落定,看谁主沉浮
  
  时间拓展空间,醉在梦境的旖旎里
  一曲十面埋伏之后
  却有心事漫漶过堤岸
  跌宕旧愿
  
  季节光影
  
  季节的光影,在绝版的记忆里忐忑
  隐痛守望
  观荷的人已离开了池塘
  
  扬起一粒尘埃,细数暮归的倒影
  看散落一地的碎片
  悲悯谁人的忧伤
  伏笔已埋下,时光的暗语
  解读岁月谜底
  
  时间的过往
  
  理清记忆,听时钟的滴答声依旧清晰
  是谁的呓语在主沉浮
  
  祭坛之上图腾塌陷
  三牲牺牲成为昨日的风景
  谁来告诉我,今日无中生有的想象
  落点将去向何方
  夜色风干一个个动词
  成为坐标,悄然描摹一声声叹息
  
  已习惯了沉默,任凭被雨水打湿的心事
  在时光的漩涡里盘旋
  
  如今,已是经年
  
  如今,已是经年
  且把时光收起,反复搓洗一个个日子
  等待摆渡
  
  尘缘难舍,受制于季节轮回的羁绊
  虚构一场离经叛道的演绎
  捡拾起遗落的碎片
  清洗掉形容词,一枚水晶的标本
  便截取了天空的蓝
  在阳光下闪动
  
  收拢独白
  如今,已是经年
  唯有记忆不离不弃,在一个个夜晚回放
  
  旧照片
  
  对望,感叹世事幻化的曼妙
  岁月的印痕
  在一页纸上延伸
  
  记忆推波助澜,笔墨作为信使
  勾描时光的坐标
  一点一滴,在一句句独白里回归本源
  无需猜测场景
  一切都仿若昨天
  
  消融时光
  
  不可言说,许多故事的背后
  都掩藏了落叶萧萧
  研开笔墨,宣纸的留白处由谁来题写落款
  站立在时光之外
  虚拟一场绚丽的烟花
  把自己陷落
  
  阳光迷乱了风雨
  你来我往之间,一个个日子便已打马而去
  任性的忧伤
  与刻意的欢笑南辕北辙
  一粒尘埃
  消融午夜的低吟
  
  佤山帖(组诗)
  □张伟锋
  
  在岩帅镇,饮酒
  
  我喝了一杯又一杯清酒,终于把自己灌醉
  那一夜,只有松软的泥土,与我最相像
  如果你们恰好路过,如果你们恰好看见我的丑态
  请不要冒昧地叫醒我,这会让我魂飞魄散
  我想衣不蔽体地滚在地上,自生自灭地过一久
  我爱的那个佤族姑娘
  听村里人说,她嫁人了,而且不知道去向何方
  十多年过去了,她始终杳无音信
  我要在她曾经取暖的屋檐下陷落一回
  以前我从不相信命运,从不相信天各一方
  现在只要谁和我说起往事,我就执意地不愿醒来
  
  叫魂经
  
  魂兮,回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40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