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书 香 养 我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张 

 

文学界有“南熊北贾”的说法。提到熊先生,就会想到张居正。知道他的小说尤其是历史小说写的好,少有人知道他的诗也写得好,至于他的书法,更是鲜为人知。熊先生的诗文书画展以阅读为主线,用书札、扇面、中堂、斗方、条屏、题签等形式展现了各个时期的作品,其才华是全方位的。字里行间溢着淡雅的古典气息,浓郁的人文情怀,又不乏跳跃的时代节奏。让我更加深刻的理解了熊先生说的一句话:我是一个中国文人,是传统方式培养出来的文人。

传统的文人和书法密不可分。历史上被称为书法家的,一定是文人。文人书法的显著特征是艺术性,讲究文法、笔法、墨法、章法的和谐统一。在注重写实的基础上,凸显其艺术色彩和审美情趣。传统意义的文人,大都是学识渊博之士。这种学识的积淀无形融入书法之中,自然而然形成了神融笔畅的书卷气息。文人书法重道不重技,技术是手段,道是目标,笔墨挥洒的是性情。所以文人书法不求工,而求灵动,在乎精神的饱满团聚,无异于佳而更加。东坡的字,扁而肥,有败笔之嫌,黄鲁直戏言苏字似石压蛤蟆。黄鲁直的字大开大合,笔势过瘦,东坡戏言黄字如树梢挂蛇,这戏言也道出了各自特点,却丝毫未影响二人在书法史上的地位。不论苏黄,都是学富五车之人,其书法各具特色,自成一家。然而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绝无书匠气,不矫揉做作,性情所致,信手拈来,学识跃于纸上,字文合一,韵味十足。东坡书法代表作黄州寒食诗帖是其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感叹,写得苍凉多情,将孤独惆怅的心境变化融入点画线条中,参差错落,恣肆奇崛。无怪乎世人将之与王羲之兰亭、颜鲁公祭侄文稿并称天下三大行书。黄鲁直乃江西诗派的开山鼻祖,其书法代表作松风阁诗帖写于鄂州西山,观景思友,痛东坡之已亡,惜文潜之未到,通篇笔力劲峭,提顿起伏,一波三折,如老儒论道,气定神闲。

古代文人学而优则仕,把字当脸面勤学苦练,写得好的很多,然能称作书法家的很少,何故?学识和悟性使然。就笔者见闻,近代鄂州,能称为书法家的首推张裕钊,论文,为清代桐城派散文大家,曾门四学子之一,文风雅健,思力精深。论书,正如康有为评赞:高古浑穆,点画转折,皆绝痕迹,而意态逋峭特甚。其神韵皆晋宋得意处,真能甑晋陶魏,孕宋梁而育齐隋,千年以来无与伦比。惟楚有才,当代以来,荆楚大地人才辈出,然能称为书法家的,熊先生该当仁不让。熊先生之诗,多为自己咏得,清神雅韵如:鸟啼山入梦,花放路迷津;风为追思腻,泉因古泉甜。有晋唐古风如:山高花上树,天窄鸟扶云;雨落洞庭北,河山一夜秋。多云水禅意如:何处寻禅迹,袖底满闲云;半藏忧患半逃禅,冷坐蒲团静看山。读之如品香茗,涤尽浮躁气,如沐清风,洗去铜臭味。细赏其书法作品,既有厚实浑朴的北碑力量,又有飘逸秀润的南帖笔意。小行书清新隽永,洒脱不浮滑,用笔干净利落,墨法浓淡相宜。章法疏朗有致,字态如邻家少女,玲珑剔透。其诗文修养与书法造诣相溶而生,美不胜收。

文人书法是国学素养的体现,是精神境界的浓缩,是人生理想的升华。学习无捷径,只有潜行求学,韬光养晦,不慕虚名,方能领会书法中的文人情趣。而当代有多少文化人能称为文人呢?又有多少文人书法呢?我想,熊先生所写书香养我四个字,旨在由我及他,启迪后学,多读书,善思考,勤练字,勉励我们荡漾在书的海洋,沉浸在翰墨飘香中,传承并发扬中华文化。笔者继而又想到街道组织的读书征文活动,意在寄望街道党员干部带头营造爱读书的氛围,成为书香鄂州、书香湖北乃至书香中国里一颗璀璨的明珠。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7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