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爱上这简单的尘世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王友燕

 

 

冬,来了  

再也听不见

云雀的欢唱

只有风呼啸着

吹过林梢

摇落一地青黄

 

远山

迷迷沉沉的雨雾

紧锁在眉

岁月安然

却无法抚慰

时光倒流的暗影

.......

时间流逝得匆匆忙忙, 我糊里糊涂地的来到这个尘世,心不在焉看着镜中的自己,像个孩子,一不小心跌倒了,爬起来,还来不及拍拍身上的灰尘,就已经站在了三十岁的尾巴上。偶尔想想有些茫然 ,又觉得莫名其妙。

已是立冬时节,这几天老是断断续续下着雨,清晨起来推开窗户,寒气碜人,不噤打了个冷颤。一群南去过冬的鸟儿路过村子,估计昨晚在院子的老桂花树下躲雨,早上雨刚停,就听见他们叽叽喳喳的扑愣愣飞走了。                                              

女儿今年上大一,早上七点钟起来,扒了几口我特意为她准备的早餐 ,背着书包,拎了个袋子就出门了。她上星期五下午回家时已经和同学约好,今天要赶回学校排她们自创的舞台剧。本想让她下午吃了饭再去学校,看她有事赶时间,也就没有挽留。昨天炸好的红薯干和树上摘下来的半袋桔子,还放在她的书桌上。看着女儿收拾好的房间,不由得心一下子空荡起来。

记得女儿出生后8个多月,我就出去打工了。回家时她已经上幼儿园了。几年不见,她第一次看见我傻傻的,不让我碰,也不敢靠近我,只是好奇的躲在婆婆身后打量着我。我也是有些紧张,怪怪的看着她,纳闷出去打工几年回来,想了几百个版本的见面场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第二天清晨,我还没有睡醒,她一大早就从她奶奶房间跑过来踢我的房门,一边踢一边喊:“小燕子,小燕子,起床了!起床了!”我迷迷糊糊的打开门,没理她,又迷迷糊糊掉头钻被窝里睡去了。等睡好起来吃过早餐,这才想起她,问婆婆怎么没见她。婆婆说她上幼儿园去了。我又问起婆婆她怎么不喊我妈妈,叫我小燕子呢?“她天天晚上看电视剧《还珠格格》,每次打电话听我们喊你燕子,就以为电视里面的小燕子是妈妈,他还说尔康是他爸爸呢!” “有没有搞错呀?呵呵呵呵……”婆婆的回答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吃完早餐后,想想早上自己光顾睡觉没理女儿,心里有些内疚,于是,我跟婆婆说下午去幼儿园接她放学。不到四点我就跑到幼儿园门口候着,等到四点半才听到拉铃放学。一会儿,孩子们像群小鸟一样从教室里跑出来了。眼见着孩子们一个个被家长们接走,心里有些急了,迫不及待的走进幼儿园,看见一个老师马上就问:“点点呢?怎么没看见?”

   “点点?我们幼儿园没有叫点点的孩子?你是不是弄错了?”

 “什么?没有?镇上不是只有一个幼儿园吗?,她就在这儿上学的。”

    我在幼儿园教室里外四处瞅着,找了半天也没见她,正准备离开,忽然回头看见幼儿园园长身后慢慢吞吞跟着一个小不点。

 “点点!点点!”我跑过去一把抱起她。“这是我女儿!”

“她不叫点点,叫王忆。”

原来自从她上幼儿园后有了新的名字,早就不叫小名了。

日子就像过山车,一晃,十几年的时光仿佛像是一杯倒在手心里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从指缝中悄悄溜走。如今,女儿已经长成和我差不多高的大姑娘,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喊我小燕子的小不点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75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