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荷花依旧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邓训晶

 

 

与荷花很久没有见面了,今天我闯入了郊外的十里荷塘,那明媚的阳光下,荷无端流露的绚丽,让我惊诧的措手不及。

那是一支蘸了胭脂的画笔,却画不出眼前荷的绝世之美。一泓碧波,清风吹来,荷叶拂过裙边,阵阵荷香醉人,一幅写意丹青横空出世。我驻足在荷塘边深情,等待那一场旧梦归来。

那是30多年前,我下乡的生产队有一块很大的荷塘,我从“小荷才露尖尖角”,到“青荷盖绿水”,目睹了满塘亭亭玉立的荷花盛开。这里成了我们几个知青最喜欢去的地方,看见娇艳欲滴的荷花,乡下的一切艰难困苦都会被我们淡忘。荷与生俱来就注定是和诗歌有关的,我们穿越秦时月,唐时风,宋时雨,举行诗歌盛会,比赛谁知道的荷花诗多。大伙儿你一句我一句地朗诵着关于荷花的诗句,一会儿穷其心智,都不知道还有些什么荷花诗了。正在他们冥思苦想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传授更多诗句时,传来了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采莲南塘秋,荷花过人头”“绿竹含新粉,红莲落故衣”。我们惊喜地抬头,看见邻队的一个知青从荷塘那边走来。边走边说,前一句是南北朝的《西洲曲》民歌,后一句是王维的《山居即事》。啊,还知道出处!我自恃从小爱文学,看过很多书,我的同学朋友说起文学都唯我是尊,竟来了个和我媲美的人,我骄傲的心很不服气。

我道《诗经 国风》“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他说《诗经 国风》“彼泽之陂,有蒲有荷”;我道汉乐府“江南可采莲,莲叶荷田田”;他说隋杜公瞻“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我又道孟郊“莲子不可德,荷花生水中”;李白“荷花娇欲语,愁煞荡舟人”;白居易“蓬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李隐商“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我连珠炮似地把我知道的荷花诗都吟诵了一遍,他竟宽厚地笑了笑,不跟我争。我心里得意地想,服了吧,还想在本姑娘面前炫耀。我扛着锄头,傲视天下般地从他身边走过。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个玉树临风的帅小伙儿是重庆知青,也喜欢文学,很爱读书写作,我半信半疑。

过了不久,大队宣传队要每个生产队上报一个创作节目。我们队里我是当仁不让的笔杆子,我写了个独幕话剧《让路》。我很想知道邻队是谁写的节目,就打听起来,不出所料是那个重庆知青创作的,写了一首大气磅礴的朗诵诗,很有文采。演出后他的诗得到了一致好评,我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因为大队的节目,我们慢慢熟悉起来。我们经常不约而同来到荷塘边,谈文学谈理想谈未来谈知青的一切酸甜苦辣,如果几天不见竟有了一丝挂念。但我们都非常理智,在农村里谈恋爱,那就是真的扎根农村一辈子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心有不甘,我们就只把对方当文学挚友。就这样,花开花谢,年复一年,我们彼此心中都有一种朦胧感觉,有一种情愫萦绕心间,有一层薄纱没有掀开。是扎根农村,还是回城工作?严峻的现实,让我们望而却步,谁也不敢启齿。真是欲罢不能,欲语还休。我们只好寄情于钟爱的荷花,常常吟诵“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   (下转第67页)(上接第66页)   声”。那可真是一种“残荷听雨亦如诗”的凄凉啊!

有一天,我正在荷塘边看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时,他来了,似乎有些沉重地递给我一个信封,我迷惑不解,他示意我打开看,一看竟是他的招工录取通知。霎时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五味杂陈涌上心头,强烈的失落感让我觉得眼眶发热,强忍着万般不舍地祝贺他,他却说他不想走了,他想守着这一塘荷莲。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工作是每个知青梦寐以求的,不能错过。我决绝地告诉他,我不喜欢藕断丝连,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我此时却泪流满面。也许,我们像满塘的荷花一样,摇曳多姿,却不能暗接连理,只能接受相遇与离别的轮回。

从此,我不再到荷塘看荷花了,我怕触景伤感。几十年了,偶尔邂逅荷,那挥之不去的往事就会卷土而来。荷花依旧香,我在荷塘边深情等待,等待那一场旧梦归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7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