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抠 黄 鳝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吴长海

 

抠黄鳝是挺有趣的一件事情,我小时候最喜欢抠黄鳝了。

其实,抠黄鳝不像捉泥鳅那么简单容易,捉泥鳅只要把手伸到泥里水里,摸到泥鳅后,轻轻地将它和泥巴一起捧起来就行。你千万不能急着去抓它,用力一抓的话,十有八九泥鳅会从你的手上溜掉,然后它就会迅速锥到泥里,再想捉住它就十分困难了。

而黄鳝不同。黄鳝一般都是晚上出来寻找食物,白天出来活动的时候极少,都躲在洞穴里,这就给我们捉黄鳝创造了条件。黄鳝最喜欢在田边打洞,一般说来,一条成年的黄鳝都有一个单独的洞穴。黄鳝洞有两个孔,一个进孔,一个出孔。特别狡猾的黄鳝有三个孔,这种黄鳝是不容易抓住的,因为在黄鳝洞中间多了一个叉洞,只要它一发觉情况不对,就从那个极其隐蔽的叉洞跑了,但这样的黄鳝极少。抠黄鳝时,首先要认好黄鳝洞,一定要找到它的进出孔,否则去抠黄鳝时它会从另一个洞口跑掉。所以,抠黄鳝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抠黄鳝绝对是门技术活。没掌握抠黄鳝技巧的人是抠不到黄鳝的,他们往往会乘兴而来空手而归。

我抠黄鳝的技术是从同村的梅叔那儿学的,那时我只有十二三岁,刚刚进初中。我们那时读书正是“文革”时期,不像现在的孩子这样辛苦,学校给我们布置的作业很少,我们有的是时间玩。梅叔是我的一个远房叔叔,年纪比我大五岁,抠黄鳝是他的拿手好戏,只要是他认准了的黄鳝洞,黄鳝十有八九跑不掉,等于基本被判了死刑。

我每次看到梅叔出去抠黄鳝都是满载而归,心里十分羡慕。那天,我放学回来,跟在梅叔屁股后,嚷嚷着要他带我去抠黄鳝。梅叔说:“黄鳝狡猾得很,抠黄鳝很不容易的,弄不好还要被它咬伤手。”梅叔这一说,不由让我有些畏惧,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黄鳝肉那么好吃,黄鳝汤那么鲜美,又鼓了鼓勇气,说:“你先教我,我学会了再去抠。”梅叔想了想说:“好吧,今天你给我打下手,我就带你这个徒弟,你把夹里箩(装黄鳝的用具)提好。”梅叔俨然师傅一样吩咐道。

梅叔走在前面,他是个喜欢戴高帽的人,走起路来一副雄赳赳的样子,我提着夹里箩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一路兴冲冲地向田野走去。

其时正是阳春四月天,和风习习,阳光明媚,天气不冷也不热,早稻田里的秧苗正在发棵,绿油油的,正是抠黄鳝的大好季节。到了田边,梅叔发现了一个黄鳝洞。梅叔说:“你看好了,先看我怎么抠,用心学一学,看我抠了几条黄鳝后,再让你来试试。”说罢,他把衣袖卷了卷,又说,“你看,这条黄鳝很大,抠时要特别注意。”我看了后,说:“你怎么知道这是一条大黄鳝呢?”梅叔“嗨”了一声,说:“真是外行人说的话。你看见了么,这么大的洞口,当然肯定是条大黄鳝。”他一副老内行的样子。见他这一说,我越来越佩服他了。“这是出洞口,”梅叔又指了指另一处,“那边是进洞口。”我一看,果真离出洞口约摸两尺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洞,但比出洞口稍小。说罢,他就“呸”了一下,故弄玄虚装腔作势地准备抠黄鳝了。

梅叔先把右手的食指伸进了黄鳝的出洞口,后又将左手的食指伸到了进洞口。然后,他的左手沿着黄鳝洞慢慢的往前追,不一会儿,一条一尺多长的大黄鳝就被梅叔的右手卡住提上了岸。只见那黄鳝拼命扭动着身子,但它的头被梅叔的右手食指死死卡住,怎么也不能动弹,任凭它怎么摆动也都是枉然的。

“怎么样,我说是条大黄鳝吧!”梅叔得意地说。

看着一条这么大的黄鳝不到两分钟就被梅叔捉住,我瞪着双眼一下子惊呆了,过了一会,我又显得特别兴奋,大声叫道:“哇,这么大一条黄鳝呀,足足有二两重,能做一碗好鲜汤呢!”

“这样吧,看来我们今天运气不错,抓的第一条黄鳝就这么大,是个好兆头,等我多抓几条黄鳝咱们再回去。这条大黄鳝给你,算是奖赏,怎么样?”梅叔像个得胜的将军骄傲地说。

“那太好了!”我欢呼雀跃着,“梅叔,你抓黄鳝太厉害了,一定有什么诀窍吧?我要是有你这好手艺就好啦!”我趁机奉承梅叔。

梅叔眯着眼,一副老成持重心有成竹的样子,说:“抠黄鳝嘛,最大的技巧是下手要重。黄鳝跟泥鳅不同,泥鳅是服软不服硬,你不能与它硬斗。而黄鳝呢,则是服硬不服软,对它下手要重,与泥鳅正好相反。没听老人们说过吗?‘轻捉泥鳅重捉鳝’,这就是技巧。”

“呵,轻捉泥鳅重捉鳝……”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其实,下手重只是捉黄鳝的技巧之一,还有好多技巧呢!”梅叔又滔滔谈起了捉鳝经,“其二,是要认准黄鳝洞的进洞口和出洞口。如果你是右手用力方便就只能用左手指头伸进进洞口去追赶黄鳝,左手不断沿着黄鳝洞往前赶,黄鳝就不断往前移,等它移到洞口时,你的右手正好放在出洞口的边上等它,你快速用中指向前卡住它,它就跑不掉了。当然,如果你是左撇子,那就只能倒过来了!”

“啧啧,抠黄鳝原来还有这么多学问呀,”我对抠黄鳝越来越发好奇了,并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抠黄鳝的手艺学精,“那你是怎么知道黄鳝洞的进洞口和出洞口的呢?”我又向梅叔讨教道。

“这个容易。哎,刚才我不是对你说过了么,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记住!一是进洞口稍小,而且比较隐蔽。二是出洞口稍大,而且一般都有黄鳝吐的白沫,这是最明显的特征。其实,认洞口是能否捉住黄鳝的关键一招,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技巧。”梅叔又在炫耀他的捉鳝经,“还有第三项技巧,那就是怎么能将从洞里跑出来的黄鳝捉住。”

我越来越着迷,也对抠黄鳝越来越感到有兴趣了,听得心都在不断地跳,赶忙又问梅叔:“还有第三条呀,那又是什么招?”

“黄鳝跑出洞后,你一定要稳住神,不要急。要等黄鳝跑到清水里能看得见时,再瞅准时机重重下手。”梅叔接着说,“一般情况下,在洞里直接抓住黄鳝为上策,出洞后抓黄鳝为下策。我一般在洞内都能捉住它。但万一跑出洞来了,也很少有黄鳝能从我手上逃脱掉!这就是千万不要急着去抓它把水弄浑。水弄浑了,你看不见它,再想捉住就不可能了。因为你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呵!”梅叔对抠黄鳝知道得真是不少,他这一说,还真让我有点云里雾里了。

这天,我和梅叔捉了二十多条黄鳝,其中我也抓了一条小黄鳝。

抠黄鳝的确是门技术活,尽管我后来跟梅叔一起抓过几次黄鳝,但始终没有他那么熟练,从我手上逃脱的黄鳝也不在少数,我深深为自己技术不过硬感到自责,梅叔的确是捉黄鳝的高手。

黄鳝虽然是一小动物,平时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一旦惹怒了它,有时也会伤人的。我有一回就被一条大母鳝咬得不轻。

那天,我又跟梅叔一块去抠黄鳝了。记得是端午前后,正是黄鳝孵崽的日子,这个时候的母黄鳝是最难对付的。那天,我运气不错,捉了好几条大黄鳝,正准备回家时,我突然看到稻田中央有一大块白泡沫,高兴得跳了起来。我知道,这里一定有条大黄鳝。

我又下田了,果不其然,我看到了一个大黄鳝洞。

“哎呀,这肯定是条大母鳝!”我兴奋地大喊起来。

“不要高兴太早了。”梅叔提醒道,“这时的大母鳝正在孵崽,脾气坏得狠呢,惹急了会咬人的,你要特别注意哟!”

“骗人的吧,黄鳝还咬人呀?你不要吓唬我哟!”仗着自己已有了一定捉黄鳝的经验,我怀疑地问梅叔。

“不信,你抠吧,我在岸上等你。”

果然,我的手指才一伸到洞口,就被大母鳝一口咬住,我只觉得手指一阵钻心的痛,猛地向外一抽,大母鳝也随着被带了出来,它还死死地咬着我的手不肯松口,直到等我的另一只手去抓它时,它才猛地挣脱,一会儿就跑到水里没有踪影了。

“哎哟,好痛!”我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甩了甩手指,手指竟被大母鳝咬出血来,想想今天真是倒霉。

“怎么样,我说的不错吧?”梅叔说,“这个时候的黄鳝是最凶狠的,特别是大母鳝。你想呵,它好好的在洞里孵崽,有时黄鳝崽已经孵出来了,你却去抓它,它要保护儿女们,不咬你才怪哩。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抓孵崽的大母鳝的,抓一条大母鳝就等于杀死了一窝小黄鳝。对大黄鳝,你还要掌握一项技巧,那就是不能用手指头伸进洞,要用拳头。用拳头它就咬不到你了。你看,拳头要比手指头大多少?因为它的嘴没有你的拳头大。”梅叔说着还将拳头比试一番。

“嗨!还这样呵,你有这经验为什么不早点对我说呢?也免得让我吃这哑巴亏呀!”见梅叔的确说得有理,我埋怨道。

“我看你太心急了,故意要让你吃点亏。不过不要紧,黄鳝善良,你不抓它把它惹急了是根本不会咬你的,它也没毒,你的手过两天自然就会好的。”梅叔说着说着,话锋又一转,“以后别再抠大母鳝就是了,我们要留着它做种下崽呢。把大母鳝都吃光了,来年我们哪还有黄鳝吃呀!还有,太小的黄鳝我们即使抓住了也要把它放掉。”

想想也是。

“抠大母鳝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梅叔又在给我灌输他的捉鳝经,“大母鳝洞里有时会有水蛇呢!水蛇这东西讨厌,它往往把黄鳝赶跑去占它的洞。我有一回就被水蛇咬了一口,人都吓了个半死!”

“真的吗?还有这怪事呀!”我又吃了一惊。

“当然真的,我没骗你。听说过鸠占鹊巢的故事吗?水蛇占黄鳝洞,跟鸠占鹊巢差不多。从那以后,我就再不抠大母鳝了。”

我也是。自从那次被那条大母鳝咬了后,和梅叔一样,再也没有捉过大母鳝,而且对捉住的小黄鳝也一条条放生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77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