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新诗沙龙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组诗)

□王征珂

 

哈哈气,就补圆了残月

偶尔露出的半个脸庞

 

静静神,就包容了

无月的夜空、阴沉的乌云

 

竖竖耳,听见丹桂花正在播放

一缕缕芳香的秋天

 

闭闭眼,梦见白云和我

像一对尘世的闲云野鹤

 

像两个百事不想的婴孩

瞌睡沉沉,交颈而眠

 

月光通灵记

 

农历八月十七

持续两夜的月光

钻进了我的五脏六腑

和骨头缝里

犹如神灵附体

 

我将任由月光

像一个感情生物

口对口喂给我——

一滴滴安神的流食

一缕缕静美的时光

 

我将任由月光

向我的身体里运送

三样通灵的礼物——

强心的银针,补脑的粉剂

和活血的良药

 

我将任由月光

像一个领跑的运动员

带着我一起奔跑

裸着手臂和腿脚

月光和我,皆无脚镣和手铐

一跑跑到,南极北极、天涯海角

 

月光比拟记

 

月光,像身手敏捷的马驹

一缕缕毛发,仿佛征旗耸立

银白的嗓音,吟唱灿美的夜歌

 

月光,像一个吹手和鼓手

在一个人身体的长笛上

吹响十八个笛孔

在一个人身体的原野

哐啷哐啷,摇响尘世的拨浪鼓

 

 

下雨了。今天的秋雨不是

泼在我脸上的一滴滴墨汁

扎在我心上的一根根尖针

 

你是一丝丝清甜的润滑液

亲吻我沙漠般干涩的嘴唇

 

你是一个灵敏的舞蹈者

在我的身体上,跳着自由舞

 

你是一个闹钟,滴哒又滴哒

把半死不活的秋天,闹活

把昏昏沉沉的人儿,闹醒

 

再写青年桥

 

青年桥上,蔫巴巴的黑茄子

露出半死不活的表情

 

衰老的马铃薯,无人问津

呆呆望着自己陈旧的伤口

 

青年桥下,野草疯长,河水干枯

一个叫花子,笑嘻嘻敲打着脸盆

像是敲打着穷开心的锣鼓

 

我伸出十指,使劲按搓着额头

想要搓平,时光的沟沟坎坎

 

十万个为什么

 

骨头里的铁和钙质

为何被流年的魔爪挖空?

 

头顶上的满头青丝

为何覆盖时光的灰白积雪?

 

嗓音里从前的叫天子、蒙古百灵

为何如今,像一只乌鸦哀鸣?

 

身体里从前的趵突泉

为何说变就变成

一口干巴巴的枯井?

 

十万个沉重的问号

垂挂在慌慌神的眼前

 

一串拷问的铃铛

敲打着昏昏神的心坎

 

(组诗)

□李 

 

凌晨的工地

 

外面的世界冻得鸦雀无声

凌晨两点,我从东湖丽景的四楼望出去

徐东大街像一条冻僵的河

白天的喧嚣被四九的寒吸入黑色的硬壳

徐东大街病得不轻,需要一个精明的医生

拿起冰冷的器械,为它疏通肠梗阻

还需要为它做心脏搭桥手术

不远的工地看不见一个人

只有电焊的火花,活着

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成长

 

    

 

阳光从天窗照进来,它们没有叫喊

这是个有着微风的晌午

它们已经穿上了黑褐色的外衣

像一群穿上了盔甲的士兵

它们尽管沉默不语,眼睛分明向外张望

隔壁车间有工人忙碌着

桔黄色的工装在车间来回走动

工人蹲在地上,专注于模具

它们一个一个从生产线上走下来

在车间,它们痛苦万分

它们像是躺在病床上的患者

从一个叫汀祖的小镇到马来西亚

路途虽遥远,它们胸腔已波涛汹涌

它们在四分之三的版图里

才能找到活着的意义

 

一枚硬币

 

举着纸碗的手伸向大街

大街上没有食物,一些表情复杂的面孔

浮游着。举着纸碗的人穿着破棉袄

这是六月,他站在人行道上,伸着纸碗

隔着一两米,甚至更远

人群开始骚动,从人行道拥向非机动车道

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他像只苍蝇

我裤兜里的一枚硬币

也不愿意靠近

 

   

 

为五谷,义无反顾撞进南墙

窗棂下躲藏的余晖

无可救药的毒在谁的身体漫延

感谢这个季节吧

让死亡如此具有分量,具有无可比拟的价值

这些冬天剩余的灰烬,被人遗忘

又被人捡起

风架起熊熊篝火,等待黎明

 

   

 

三轮车军绿色的油漆早已剥落

它是我楼上一家男主人的

他是一个菜贩子。每天凌晨二三点

我总会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即便轻微

这时的媳妇在被窝里搂着我说着呓语

我经常在下班的时间碰见楼上的女主人

她的头发像鸡窠,蓝大褂熨皱了她的肌肤

一辆上了年纪的三轮车

每天驮着夫妻俩,不离不弃

伤害是另一个坠落的苹果

粉红的衣裙激扬地舞动《小苹果》

一群售货员在街边跳着晨操

从街道疾驰而过的草原

眼里的河流早已干涸

你被车流和人流包裹着

在十字街,木架闪着狡黠的光

围观的人看不见铁钩的眼泪

阳光从玻璃上折射回来

蒙住你的眼睛

 

  

 

缓缓移动的队伍,在我身后

这是单位食堂每天中午的景象

突然有股力量,掠过黑压压的人群

我有着侦探般的眼睛

哦,那是一只麻雀

就在众人的头顶,在嘈杂的声浪中飞来飞去

光线从玻璃照进来,热烈而透亮

麻雀一次次俯冲过去,外面的绿叶摇曳

我试图为它找到一条缝隙,在哪?

其他人照样交头接耳

照样端着餐盘找了位置吃食物

我望着手中的食物难以下咽。白天翻了一下身

妻子已鼾然入睡,而我想着一只麻雀的遭遇

终有一天,我们也会

成为另一个世界的闯入者

 

   

 

祖父去世四年,我常常想起祖屋

想起祖父在每年的雨季来临之前

爬上高高的屋顶

去换掉那些残破的布瓦

我喜欢雨落在灰色的瓦沟中

我喜欢屋檐下流淌的雨水

我喜欢赤条条站在屋檐下任雨水冲刷

布瓦是祖父的胸膛,我穷其一生

却难以填平

 

   

 

手上的青筋抓住雨伞

防止雨水漫过菜框的底部

她在菜场旁边摆了好多年地摊

有人用饮料瓶往菜上洒水

菜的模样让脚步停留

每次经过她的菜摊

辣椒、茄子、萝卜、白菜……

都张着饥渴的嘴巴

今天,她裹着一块白色的塑料布

雨水漫过她的脚背。她的小腿静脉屈张

 

装睡的人

 

这样走着有什么错?

40年了,他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

路的尽头还有路,海就在目光以内

用风来形容他吧。他不是鸟

也不是一颗种子,他以自己的方式阅读

以自己的方式生活,这是一种态度

他这样走着,迎接嘲笑

迎接那些怀着善意的揶揄

偶尔也会停下来,看看烟雾缭绕的手指

世间的烟火还在,不妨放过季节的响动

近在咫尺,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牙齿咬着舌头总是难免的,会出血

那种咸涩的滋味在她口中升腾

女人是面镜子,有时将丈夫照得

骨是骨头肉是肉。心烦意乱的时候

女人拿起熨斗,与衣服较劲

滚烫的蒸汽是女人胸口吐出的怨气

一下又一下,目不转睛

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褶皱

被她烫得服服帖帖

 

一条船北街

 

一条船在兰州北晃悠,在满目繁华的街上

离它不远的黄河咀嚼着沙砾

难道它是厌倦了沙砾的喧闹?

九月末,皮肤上闪着微凉的星光

我站在这条船上,鼻息流淌桂花的小溪

夜色暧昧而朦胧,牵着一些脚步

一些霓虹,一些树影的摇晃

一条船载动了它的前世今生

却载不动身在异乡的一缕目光

 

叶落归根

 

桂子还残留余光,街道已被缤纷的叶片染黄

为季节送行的枪声若有若无

清晨,一辆响着锣鼓的车走过

从车上撒落的黄表纸,像一枚枚落叶

在风中飞舞,谁家的亲人走了

带走了繁花似锦

带走了一片叶子的痉挛

时针的重量,将一片叶子撞向故乡的山顶

 

   

 

妇人从坡岸走向江边,她的脚步有些蹒跚

头上的发丝像一束芦苇,在风中起伏

手中的黑色塑料袋略显沉重

她的身影在江边来来回回,已有一小会了

她的背影如此渺小,渺小得连江水都看不到

她终于找到一处水流较缓的地方

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黑色塑料袋中飞出泥鳅、鳝鱼、还有一只乌龟

江水一下子欢腾起来

它们找到了生的入口

她长长地吁了口气,拢了拢额前的头发

依然蹒跚着向岸上爬去

 

 

你不是我的江南 (外四首)

□周佳丽

 

江南的雨巷,枫桥已经夜泊

你散漫地归隐在寒山寺

一直在等一个叫丁香的姑娘

 

江南的风景不是我的

你不是我的

甚至我也不是我的

 

错过了良辰,美景,佳期

才子佳人的绝恋不提也罢

 

槛外桃花开了又谢了

你来了又去了

 

一枕黄粱由远而近

 

春天之外

 

哥哥,秦时的月是我,宋时的风也是我

小蛮腰的是我,眉目传情的也是我

 

哥哥,今夜风为歌,月光为酒

你说过我们隔空邀月对饮三杯

 

那么前世

我一定是哥哥你失手打碎的江山

或是遗落的红颜

 

撑一把油纸伞

在你的江南

在春天之外拾级而上

 

春天是一种假象

 

旭日阳刚《春天里》把这个春天唱得千疮百孔

春天来了,冬还没有结束

 

在这个春天

许多人倒退着行走

浩荡和蓬勃或许只是这个春天的一种假象

爱人,请在这个春天叫醒我

让那些沉睡的,臃肿的,虚伪的

让那些隐晦的,腐朽的,枯萎的统统走开

 

爱人,请在这个春天叫醒我

交出我们的喜悦和爱

带上种子,花朵,爱情

带上麦穗,镰刀,火把

 

朝着桃花弯曲的方向

以爱的名义向春天出发

 

琴声挟着暗香漂远了

我知道那些瘦瘦的琴骨依旧还在

某些夜晚偷偷地哭泣

 

在你的江南

 

在你的江南

春天来了,十里桃花醒来

 有人涉水从黑夜中来

最终回到黑夜中去

 

我们都是黑夜的孩子

用饮鸩止渴的方式燃烧

 

情人节,我为母亲写诗

□陈 

 

情人节,舶来的洋节

给我太多的遐想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日子一样飘过

我宅在家,为生命中

最伟大的女性写诗

 

我喝着她的奶

她却吃着咸菜饭

我在她怀里撒娇

她却在责任田中忙碌

我流着她的血

她却在思念中流泪

 

母亲的大脑盛不下

情人节三个字

却盛下了我七尺身躯

 

母亲有一个愿望

想看看长江大桥

临了,我叫好出租车

她却上了灵车

 

今生,注定与愧疚为伍

如果真有来生

我不做儿子,而是

做一回母亲的情人,拿出

全部的积蓄,哪怕抛家不顾

哪怕粉身碎骨

也要给她,一个男人

最好的爱

 

梁子湖对白

□刘红艳

 

此时,这里没有惊涛骇浪

只有水之蓝煮酥的汹涌澎湃

执一颗烂醉的游魂

于水于天于炊烟,湖边

要来一场文字的对白

 

时间梦不回前朝

远方更远之外已长成传说

当湖水撕碎光阴

高塘的打更声不再唤醒黎明

当夕阳灼伤逝去的岁月

走远的渔号还在呻吟

 

如果时光能虚幻一切

我愿做一枚田螺,一粒尘沙

去湖底打捞沉睡的渔歌

去湖岸修复斑驳的年轮

 

若非要吵醒千年的沉闷

那就借一湖烟雨

在二月,将春天叩拜

叩拜生命之源

我的母亲湖---梁子湖

 

    (外一首)

□谢俊军

 

用一首诗   装饰

孤独的灵魂

饮一杯酒   遮掩

无味的感觉

抽一只烟   雾化

心灵的寂寞

生活的模板

从来就是风云变幻

没有一盅茶的柔和

没有一碗水的平静

 

红尘邂逅

失去生长的土壤

隔海相望

找不到横渡彼岸的小舟

遥空相思

梦里 天上人间

梦外 泪眼蒙蒙

 

用无为的心    修饰

落寞外表

用无语 掩盖

内心渴慕的思念

 

春天的萌动

 

已是

花的海洋

难以启齿的心恋

长成

无边的绿色丛林

扶着一枝轻颤的柳条

扶着一枝轻颤的柳条

将心安放在云水间

 

塞上耳朵

拒绝麻雀的嘈杂

闭上眼睛

不看执意剪裁天幕的飞燕

 

静静地

浸透三月的烟霞

心灵中间

飘满童年的杏花雨

 

伸出双手

握一束阳光

聆听

天意的温暖

 

杨柳岸边

退着走 走啊

踩痛

那古老的童谣

 

   

□熊强锋

 

夜邀约繁星

却不小心打翻了云的醋意

看那委屈铺天盖地

鸟儿似懂非懂的评论

街边的路灯早已泪眼朦胧

 

别问树是睡还是醒

且听雨打风吟

莫道落红是冷漠还是多情

看花瓣凋落,在雨中飘零

 

除了雨的抽泣低吟

夜仍黑得无动于衷

夜以雨的姿态出没

是谁三更过后坐等黎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8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