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1期
浮 生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3月24日   
 

 

胡雪梅

 

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个理想社会,有多理想呢?这天,刘超英去买麻绳晒被子。有本小册子黄得像菜叶,白送,也没人要。超英遇见,高兴地捧起来。

胡师傅伸指头,“《为人民服务》,老书,值一根绳子的价钱。”

超英摇头,“我若是背下来,肯不肯把老书送我?”

这本小册子比超英的年龄还大。胡师傅讲:“过去一百年了,我不信你背得下来。”

超英呵呵笑,“胡师傅,木鱼脑壳敲得响哦!这书,是我父亲教的,刻在心里头啦!”

超英张口就来:“张思德的死是为人民利益而死,他的死比泰山还重……”

刘师傅手指头一个个点完,“嗯嗯嗯”,把小册子递给超英,“真是个恶姑娘!可惜造反的日子过完了,不然你是个革命闯将。”

提着绳子回家,好朋友喜桂讲:“超英,这你也能背,你可以当神经病。”

超英撅出小嘴,脸颊的两个酒窝,盈得满当当,实在要得意,便讲:“我们是文革时期的爱情结晶。你不知道我出生时有多稀奇,太和镇医院一年没生孩子,马医生的指甲壳,都长出一寸长。”

喜桂讲:“你爸游了街,居然还能造你。”

超英讲:“我爸是个神!我妈说,他斗得怂脖子歪脸,还是神气昂昂,说天下太乱,一定要生个包大人!”

生个包大人,说起来容易,养起来难。这不,超英把毛主席写下的名篇背得滚瓜烂熟,也只考上荆州工业技校,分配到当时红红火火的东山水泥厂,做了一名化验员,跟包大人离题万里。不过,超英很勇敢,爬上八万八窑炉挂标语;也很聪明,新闻稿写得呱呱叫。广播里也放着她的声音,好事坏事,界线划得明明白白,讲得头头是道。厂里宁书记是个南下老干部,穿四十四码解放鞋,指着树杈上的高音喇叭,嘴巴嗫成一把扫帚,“啧啧!小嘴巴钻墙几个洞!”

“电钻嘴”刘超英声名响,是个大红人。到锅炉房洗澡,外面正飘雪,澡堂的李阿姨乐颠颠,“小电钻!把澡堂子广播一下,赞我们烧的热水,洗了不长冻疮。”到食堂打饭,打菜会抖手的江师傅,向来一脸傲慢,吃喝现管,很有权利,从小窗递出满满一瓢猪血豆腐,红油漂漂,也讲:“就是超英要来吃中午饭,”忽而脸一垮,“不然我少放一铲子油!”

有一天,超英闲逛,在水泥厂半山腰,遇见现在做她丈夫的男人,名叫朱大宝,厂办秘书,戴金边眼镜,瘦,长,细竹杆,扯不起两斤胖头鱼。看上去极其斯文的一个人,其实是条眼镜蛇,在坡上将超英撞了一下,超英就中上剧毒。

超英结婚的时候,穿的红衣裳,盖的红被子,是工友们凑钱送的;八个新碗,碗底个个印着大红福字,是老父亲余书匠从天门竟陵镇送来的;新煤油炉子,绿色的,是嫁到监利的小姑子送来的。两人布置新家,喜滋滋。那时候结婚讲腿子,超英数着桌子、凳子、床,又加数一台雪花飘飘的黑白电视机,外面竖的天线算一腿,说:“跟刚结婚的李师傅相比,腿是一样多,我们少了一只机。”

超英指的是日产三洋录音机,那时候,音乐界正在大刮西北风,所有的录音机都在唱“我的家乡并不美”,高昂,激越,真是有理想,穷死我们也不怕。朱大宝扳过超英,眼睛亮闪闪,一本正经,“不少啊,我还有一只战斗机呢!”

那个时代,看黄片,或者裸奔,婚前性行为,都属于流氓行为,要捉去的。没有刺激性的东西看,闹洞房便成了青年人撒个野,看个小稀奇的地方,无非是亲个嘴,咬个苹果,超英的洞房就挤得水泄不通。愣头愣脑的小金和犟头犟脑的小李,为看亲嘴起了争执。

小金说:“是哪个驴蹄搭在我脚上!”

小李说:“明明是狗踩出的脚印!”

两人揪着领口,要打架,桌子撞得咯吱响。超英陪嫁的一摞福碗,摇晃几下,倒了,叭地一响,摔碎一只。这碗,真是金贵,清代官窑烧制,轮到超英名下,是父亲膝下无子,没人可传,才给的,紧急时当掉,能当钱花。大家面面相觑,超英跳将出来,她头戴红花,身穿红缎袄,深浓的眼影花成两个黑洞,大声讲:“这,就叫岁岁(碎碎)平安!”又一手扶小金,一手搂小李,“我说一句话,驴脚也好,狗脚也好,都是我超英爱的脚,这事分不出理。为公平起见,我和朱大宝再亲两次嘴,一次为驴脚,一次为狗脚。”

超英不红都没有道理。她爱管闲事,为职工解疙瘩,为夫妻吵架摆道理,很快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包大人,连平时眼睛珠子直往上翻的政工科长王国红,都高看她三分,讲:“刘超英是水泥厂的高标号水泥,可以筑葛州坝。”

那几天,葛州坝正在合拢,大干快上,超英接到为职工分苹果的任务。

在超英负责分发苹果以前,又大又红的苹果捡出来,特别发给书记厂长和各级领导,舍不得扔掉的烂果子,也要分给职工吃。职工们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厂里火气冲天,爱蹦爱跳的熊师傅,王师傅,陈师傅等等各色师傅,都来跳脚,骂人,掀过苹果筐子。不过,王科长更狠,他敲着办公桌,眼睛半睁半闭,说:“当官的就像天上派下来的神仙,掌管你们的生死,看你不顺眼,打个勾,看谁活得不顺气。”神才不怕人狠呢!

那时候苹果精贵,是用水泥换回来的。超英也算个天上派下来的小神仙,把好苹果分给领导,是她的权利,转干,提干,涨工资,随便在哪里摸一把,手上都能沾油水,好处多得是。可超英偏不,她不吃饭,不睡觉,先把苹果大大小小捡出来,再搭配好过秤,累得直不起腰。有一天,南下干部宁书记踱着方步来,像受了委屈,讲:“超英啊,我老婆回了娘屋,苹果我得自己拿。”

超英正在算帐,低着头,“书记您看中谁拿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68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