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2期
油菜花情结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2日   
 

□柯淑茴

 

清明节前两天,我从武昌坐火车回鄂州,列车徐徐出站驶出郊外。倚着车窗,我竟被窗外一大片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所吸引。远远地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似一个金色的海洋,大气磅礴,有排山倒海之势。

蜂蝶成群来起舞,百鸟结队来唱歌。身在江南,空气中浸润着甜美的气息。身在田野厚实的被绿浸染着的江南,无论你是老人还是小孩;无论你是村姑还是白领;也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无名小卒,都会被这金黄的油菜花亮过眼睛,浸润着心情。那是一种激动人心的无与伦比的召唤,看见它们你会油然而生出许多美好而伤感的往事情结。

油菜花属于十字花科芸薹属植物的若干种,一年开一次花,油菜籽在头年秋天播种,在农民犁耙锃亮的耕耘中生根发芽,在秋风摇曳陶醉中,在农民们坚实的锄头和乌黑的汗珠里抽枝拔节,在冬阳温软的呵护下一点点长高褪尽青涩,一寸一寸地伸展它们柔嫩肉感的小手。这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能盛开它们的花朵。

几十年前,我还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乡村小姑娘,在陌上阡头的春日,因为闹春荒,我常到油菜地里去掐未开花的油菜茎当新鲜蔬菜炒着吃,那时是大集体,吃供应食用油,油不多都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吃在口里甜嫩嫩的,那单纯的甜润与爽嫩至今永留在我的心里。我由此想到我们人类。每个年龄都有每个年龄应该做的事与应尽的义务与责任。

据说油菜花原产在欧洲,与中亚一带,植物学上属一年生草本植物,十字花科。从南到北油菜花的花期从1月到8月次第开花。好像在演绎阳光入射中国大地和角度每年逐渐抬升又逐渐降落的周期性过程,也好像在表演大地的热量沿纬度成带状分布的所谓地理学的“地带性理论”。

比如12月油菜花在北回归线附近开放;3月四川盆地和南岭与武夷山以北的油菜花进入了花期,这就是油菜花的地理价值与观光资源在一年中最美的季节里漫山遍野,泥土的清香和菜花的香味弥漫于群山沟壑,乡村田园,让人沉醉。

油菜花平凡普通,不起眼,然而因为“集体”的力量和缩放而被大家所记住,甚至爱上。一枝油菜花远比不过一株牡丹或者玫瑰,但是一大片油菜花就不一定了,在姹紫嫣红的春日,在万木争春的季节,没有什么比油菜花更热情奔放,更璀璨骄傲,更蔚然成阵,更拨人心弦的花朵了。

不管哪个人,即使你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只要他(她)走近油菜花,就会情不自禁地涌动更多的对于生的渴望。即使再老的人,当油菜花轻曼的舞姿拂进他(她)的脸颊,他(她)一样会有年轻的旖想和梦幻。从油菜花这里我们看到了集体的力量,平凡的力量。在我们人类,有无数个美丽的春天,在春天里有无数抹金黄,但我们的人生短短不过百年,因此油菜花开一次,谢一次,你就不得不感慨一番,这四月金黄的油菜花用最风情的媚眼,激扬你生命的活力;用最清灵的巧笑,告诉我们生命的稍纵即逝和人生的阴晴难料。油菜花的生命是短暂的,因而努力开放,尽情绽放自己勃勃的生机。这何不像我们的人生,应当像油菜花那样,抓住机遇,努力开放,尽情展现自己蓬勃的生机。

油菜花竞相怒放,花粉中含有丰富的花蜜,引来彩蝶和蜜蜂飞舞花丛间。浓郁的花香令人陶醉,其美丽风采让人流连忘返。

我,最爱江南油菜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2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