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2期
热的土(七题)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2日   
□崔  立
  错过的风景
  1
  周凌峰刚来商务核心区时,这里还是一片烂泥地。一场春雨刚刚下过,泥地上走过一个个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
  这里,未来是要建起一座世界一流的商务区。
  离开哇哇学语的女儿,从另一个遥远的城市来到这里,周凌峰是犹豫的。来吗?周凌峰看着粉嘟嘟的女儿,还有一脸难舍的老婆,周凌峰狠了狠心,来!来到这里,不仅职位有大的提升,收入也是成倍的增长。
  周凌峰还决定,拍下这里变化的一幕幕,给女儿看。让女儿知道,她父亲如何将这片土地,建设成为璀璨夺目的商务楼。
  对着这片烂泥地,周凌峰摁动了快门,拍下了商务区的第一张照片。
  2
  打桩机轰隆轰隆声,像是随时要将这片土地撞翻掉一般,周凌峰戴着安全帽行走在工地之间,不时有工人朝他打招呼,他也会挥挥手。
  女儿已经会在微信视频里说话,喊,爸爸,爸爸……声音稚嫩,但那稚嫩的童音足以让周凌峰沉醉。
  时不时地,周凌峰拍下打桩时的一幕幕,一个个桩基打下去,打下的是商务楼的未来。若没有这桩基,商务楼又如何能够牢固树立在那里呢?
  周凌峰隔几个月回去一趟,往往是在家屁股还没坐热,老板的电话就来了,凌峰,你回家了?早点出来啊,工地上可少不了你。周凌峰说,老板,你放心吧。放下电话,周凌峰就去买机票,坐着飞机,又回来了。
  3
  在做地上建筑了。
  周凌峰站在工地现场,不时地看着图纸。下属的老徐跑来,说,周总,出事了!周凌峰说,什么事?老徐说,那个水泥,上次说好的时间,眼看就要上马了,还是没到。周凌峰说,我知道了。
  周凌峰打了若干个电话。
  周凌峰说,赵总,是我凌峰,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就是水泥……
  周凌峰说,刘总,是我凌峰……
  在打到第七个电话的时候,水泥问题终于得以解决。
  这事刚完,下属老杨也气喘吁吁地跑来,说,周总,有一个事儿……
  忙忙碌碌地,周凌峰停不下来,不要说拍照了,就是和女儿视频聊天,都已成为奢想。那一晚,老婆不无遗憾地埋怨,怎么这么晚,你看你看女儿早就睡了。镜头里,女儿仰躺在被窝里,枕边是一只绒毛兔,嘴角微张的,甜甜地睡……
  4
  项目推进远比想象中的难度大。
  外立面的考虑,老板是要法式风情,这说起来容易,操作起来却难。
  对着图纸,周凌峰拍了桌子,说,这样的设计你们觉得能过关吗?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要有一个责任意识,给我把好这个关!你们觉得不好的,就直接给我改过来,为什么非要到我这边改呢!……
  眼前十几个他们团队的成员,一个个面色严肃着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招商,周凌峰也是主角。
  项目是个窝儿,商是鸟儿,你不引鸟儿进来,他们能自己飞进来吗?
  那一天,周凌峰从上午一直谈到下午,跑了好几个点儿,谈了八个客户,午饭没吃。下午5点多,回到项目和几个约定4点的客户谈时,一个下属递进来一些糕点,周凌峰随手抓了两块饼干吃下,算是充个饥。
  晚上,周凌峰和女儿视频聊天。女儿说,爸爸,你瘦了,好像也老了。周凌峰鼻子微酸。看视频里的女儿,周凌峰才恍惚想起,女儿都上幼儿园了,女儿长大了,也懂事了。
  5
  项目正式开业那天,周凌峰无疑是最开心的那个人。
  周凌峰的开心,不仅在于这是他亲力亲为,亲自建成的商务楼,更在于,他的女儿也来到了这里。
  周凌峰陪着女儿。从商务楼的一楼,到六楼,周凌峰不无遗憾地说,你还记得我给你拍的商务楼没建成的照片吗?女儿摇摇头,说,不记得了。周凌峰说,可惜后来太忙,就没时间拍,真的是错过了。错过了好多精彩。
  周凌峰说着话,不经意间看到女儿张开的嘴巴里,上面长出一颗新牙。周凌峰说,你换牙了?女儿说,爸爸,这已经是第三颗了呢。我和你说啊,我第一颗牙齿是在刚上幼儿园时掉的,我同学许云峰你知道吗?我上学的第一天见到的第一个同学就是他,这个许云峰可有趣了……
  女儿还说,爸爸,你是还没见过我们舒老师吧,对我们可好了……
  女儿还说,……
  看着说的滔滔不绝的女儿,周凌峰一脸茫然,他似乎也错过了什么。
  掉进一个坑
  说的是工地。
  在建中的虹桥商务区核心区的各个工地,都在紧锣密鼓的施工中。
  说的是一个叫张大胜的技术员。
  张大胜每天有早起的习惯,起来了就在工地上到处转,左看看,右看看,看得认真。同事老罗走过,说,大胜,看什么呢?张大胜笑笑说,罗师傅,我随便看看。老罗说,早饭吃了吗?张大胜说,吃过了。老罗点点头,走了。
  午间,晚上,张大胜还在工地上溜达……
  那一个晚上,雨下得很大,还有风。刚收工回宿舍,这雨像是踩着点来的,噼里啪啦就掉落了下来。
  张大胜站在宿舍门口,想要出去,又看到外面的风雨。
  同宿舍的曹林劝他,大胜,这大风大雨的,我看你还是别出去了。
  张大胜说,好。张大胜坐在铺位前,忽然想起了什么,又站了起来。张大胜说,算了,我还是出去走走吧,习惯了。
  说着话,张大胜穿上了门口的雨具,穿上雨鞋,就出去了。
  风雨中的工地,灯光照射下,是一片狼藉。虽然已经造了临时水泥路,但还有许多地方是泥地,这雨一下,泥地就变成了一小滩一小摊的小水潭……
  工地上早已没有了旁人,张大胜一个人在雨中小心地走着,雨水随着风刮到雨衣上、雨鞋上,也刮到脸上。张大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张大胜脚下忽然一空,整个人就跟着掉了下去。脚上,有点生疼。有几秒,张大胜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掉工地上挖的基坑里了?这基坑是被盖起来的,估计是风,把盖的东西吹走了吧?
  好在,这坑不是很深。
  但从坑里爬出来的张大胜,脸上、身上都是脏兮兮的泥水。像是被浸透了,惨不忍睹。脚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估计没太大问题。
  风雨中站着的张大胜,四处在看,在寻找能遮盖的物件。万一别人也走过呢?
  好不容易,张大胜看到了不远处一块又大又厚的木板。张大胜拖着木板要过来,是淋过雨的木板沉了,还是风雨中的张大胜使不出太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拖了过来,又盖在了坑上。
  万一再被风刮走呢?张大胜赶紧再去找一些砖块,或是石块。
  一辆车亮着灯开过去,车在张大胜面前停下了。司机撑着伞打开门,一个老男人站在了张大胜面前,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年轻男人,说,这么大雨,你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张大胜认识老男人,是他们集团董事长。张大胜忙放下手上的小石块,擦一把脸上的雨水,说,董事长,您好,我看到这里有一个坑,风雨把盖着坑的板吹走了,我怕再吹走,就在上面搁几块砖头、石头。董事长点点头,说,你叫什么名字?张大胜说,我叫张大胜。董事长说,好。董事长上车了,车子开走了。
  一周后,是个爆炸性的消息,张大胜被提拔了,成为这个项目的副总经理。是董事长钦点的。
  又一天,董事长还请张大胜喝酒。
  董事长问,听说你为什么平时早中晚,包括连下雨天,都要在工地上溜达一圈呢,我不明白。
  张大胜说,在我小的时候,我爸养了一群羊,羊养在我们家房前屋后。我爸有事没事的时候,就会转转,看看。我问我爸,为什么要看呢?这羊不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吗?我爸说,心里想着羊的事儿,就想看看了……
  张大胜还说,出来时,我爸说,无论是在哪里干活,都要把那里当作自家一样看待。
  说这话时,张大胜眼中亮晶晶的。董事长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尽管副总经理的工作忙,张大胜还是会早中晚在工地上上走走。也能碰到老罗、大关、老刘他们,张大胜会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好啊!老罗他们会毕恭毕敬地,停下身子说,张总您好!
  中秋,中秋
  离酒店开业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了。这是商务区核心区第一家开业的酒店。
  赶工冲刺好几个月了,眼前是最关键的阶段,张谦的心头绷着一根长长的弦,弦越拉越紧!
  下面负责项目的周同达跑来,说,张总,您看工人们都在抱怨,说最近他们干得太累,实在吃不消,想好好休息休息……
  休息?现在是休息的时间吗?你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老板天天在问这事,开业也近在眼前了,你看能休吗?他们不就是想加钱吗?加吧,加吧!
  周同达说,张总,真不是加钱的事儿……张谦表示不想听,周同达苦着脸去了。周同达这一段时间,第三次提出要给工人休息了。
  张谦看着周同达的背影,气咻咻地想,这个周同达,到底有什么用,就那一群工人都管不住,已经给他们加到那么高的钱了,还不够吗?
  由不得张谦多想,电话又响了。
  老婆打来的,说,下周四回家吗?
  张谦说,不回不回,等忙完这一段吧,对不起,老婆……
  张谦细声细气地,在老婆面前,这个大男人温顺的像只猫。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3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