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3期
血脉里的印记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3日   
 

 

梁莉莉 沈汉涛

 

 

2016年,在秋雨霏霏的日子里, 我又回到风景如画的梁子岛。在码头上,在上岛途中,遇见我儿时相识或不相识的岛上人,认识我的乡亲主动热情喊道:莉莉,回来了?我笑着应声道:回来了。当我向他们告辞往岛上走去,身后立即传来询问声。

她是谁?

你不认识呀?她是梁所长的小女儿。                      啊,啊,难怪有些面熟……

在梁子岛,凡是四十岁以上的人,都认识我父亲梁永铎,父亲在梁子岛上乃至梁子湖周边地区是妇孺皆知的“名人”。

1950年初春,在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里,父亲沿着鄂城樊口码头青石台阶,登上了去梁子岛的班船。

船沿着九十里长港汨汨地向梁子岛驶去。父亲走出船舱,伫立在船前甲板上。和煦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徐徐的清风飒飒吹拂着他黄里泛白的军服,他腰束武装带,挂着手枪,打着绑腿;清瘦的国字型脸庞,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望着蜿蜒曲折的长港两岸。船犁开水面,激起层层波涛击打着港堤,溅起万朵灿然的银花,宛若在欢笑。父亲望着似曾相识的环境,那阔别已久梦绕情牵的乡愁霎间涌进他的脑海……

19166月,父亲出生于江苏省泗洪县梁庙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泗洪县临近淮河边,是历史上淮河决口冲刷出来的一片贫瘠土地。这里十年九灾,天旱时,地里的禾苗像火燎一样枯死,颗粒无收;下雨内涝,沦为泽国。要是汛期遭遇淮河溃堤,那汹涌澎湃的洪水似野兽一样张牙舞爪咆哮着吞噬着人们赖以生存的房屋、土地和禾苗,大水退去,只剩下一片白花花寸草不生的盐碱地。年复一年的天灾人祸像雾霾一样笼罩着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面对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的苦难环境,人们为了活命,或卖儿卖女,或讨米要饭,或卖苦力在苦水里挣扎……

为了生活,九岁不到的父亲只得到地主家放牛,年龄稍长靠当长工来糊饱自己的肚子并救济家里。1937年,江苏沦陷于日本鬼子的铁蹄之下,在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父亲被日伪军强行抓走,被迫参加保安队。1938年秋,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活跃在苏北大地上。在中共地下党员的教育策动下,不愿当亡国奴的父亲深明大义,义无反顾地携枪投奔到新四军队伍里。自此,他成为中华民族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一分子,转战在苏北大地上,袭击日军,打击伪军,清除汉奸。在出生入死的征程上,父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一步步成长为新四军的副连长。战争年代的副连长都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主角,父亲的“官”是用战绩和鲜血为代价赢得的。

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好不容易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然而,国共两党的战火又嘭地燃起。刚刚回家成亲的父亲突然接到迅速归队的命令,他不得不辞别新婚的妻子,又投入到战火纷飞的解放战争之中。

为了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抢占东北,彻底解放全中国”的命令,1945年夏季,苏北新四军抽调主力部队-----父亲所在的三师,在黄克诚将军的率领下挺进东北。父亲带领同村新入伍的十六名年轻战士,含泪辞别生他养他的故乡,跟随部队渡海踏上了东北的黑土地,在异地他乡艰难困苦的岁月里,父亲身经百战,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四平激烈的保卫战中,在锦州外围的攻坚战中,他曾两度负伤,伤口痊愈后,身体仍残留敌人的弹片。父亲说,他是从死人堆里被战友扒出来的,那白雪呀,全被鲜血染红……

战争是惨烈的,也是残酷的,跟随父亲一起到东北的十六位同乡战友,只有爸爸和另一位同乡战友侥幸地活下来,其余全部壮烈牺牲在那片白山黑土上,有个战士年龄还不到十六岁,十六岁啊,还是个大孩子。作为兄长,作为带领他们出来参加革命的父亲总是责怪自己没尽到保护好他们的责任,直到晚年,一提起这事,父亲总是老泪纵横,唏嘘不已。

1945年到1984年漫长的39年岁月里,父亲只在1950年中旬匆匆回过一次老家,又匆匆返回。父亲是个重情重义的人,难道他忘了生他养他的故乡吗?怎能忘啊!那里有他血脉相传的亲人,那里有他日夜眷念的土地,那里有他野菜充饥的味道。1950年那刻骨铭心的故乡行,令父亲惶恐、忧郁和痛苦。他面对十五位烈士白发斑斑的父母询问:我的儿现在在何方?他面对满面憔悴前妻伤心的泪水(父亲到达东北后,家人误讯他已牺牲,劝他妻子改嫁),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怎是么走过来的?他面对还不懂事女儿疑问的眼神:你是我爸爸?……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三十多年来父亲只能“望乡”却步,紧锁自己的心扉,将寂寞难熬思念的痛苦独自承担,每月将为数不多的工资按月寄回老家,以自己的绵薄之力资助烈士们的父母和亲人,直至他的生命终止。每当我听见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歌曲时,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父亲,我慈祥善良的父亲,你应该明白,每当人类为新生活开辟甬道时,其代价总是牺牲自己最优秀的儿女。您别内疚,别自责,也别难过。您在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奋进中,离家别子,出生入死,伤痕累累,难道还不够吗?父亲,共和国的旗帜上也有您血染的风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4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