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3期
苦 参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3日   

  □林红宾

 

丰远黎吃罢早饭,打点停当,正欲到厂子里看看,却见儿子滕霄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出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尔后向她一伸手,我身上没钱了,给我200元吧。

滕霄不是要了一回两回,而是隔三差五就要一次,这么不厌其烦地要,丰远黎便甚为反感,当下将脸儿一沉,质问道,前几天不是给了你300元吗?都干什么花了?

滕霄搪塞道,如今物价飞涨,钞票不当钱,那么3张票子,我看晚会吃零嘴又打的,还抗花么。你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你就没想想,你请客吃饭点个上讲究的菜,这点钱能够么?

丰远黎叱责道,你别油嘴滑舌的,那300元准是又流进网吧了!我匡算了一下,自去年以来,你利用种种借口,跟我要了两三千元,你没买任何东西,全让你泡网吧下饭店打漂了!

滕霄表情麻木,也不犟嘴,兀自伸着手,像道栏杆似的,不给不予放行。

丰远黎没好腔地说,我包里没有钱,等明天再说吧!

滕霄不依不肯,你身为老板,包里不会没有钱。

不给是不行的。丰远黎喟然长叹,只好从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

滕霄如同一个烟瘾十足、浑身痉挛的吸毒者见了烟土一把抢过,扬长而去。

丰远黎望着儿子的背影,心中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感到精神支柱为之倾倒,万念俱灰,了无希望。她索性不去上班了,坐在沙发上忧心忡忡,泪水潸然。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难唱的曲。她能管好一个厂子,却管不好自己的儿子,这就是纷杂的社会,这就是苦难的人生!

丰远黎心里非常清楚,这孩子纯粹是让她惯坏的。丈夫因病早逝,撇下她们孤儿寡母。她不愿带着孩子改嫁,怕的是孩子寄人篱下受委屈,于是横下心来,与儿子相依为命。她把一腔母爱倾注在儿子身上,含辛茹苦地将他拉扯大。再穷也要过日子,再苦不能苦孩子,只要儿子喜欢的东西,她砸锅卖铁也去买回来,敢说那些有爸的孩子也没捞着享滕霄这样的福。在这座城市里,她是一个被人们公认的女强人,凭着毅力和胆识,弃教经商,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历经挫折和磨砺,终于将她一手创办的民营企业搞得一派红火。她渴望儿子读完高中能考上大学,将来踏上社会即便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回来替她主持这个企业也行。现在推行市场经济,要想在商界立足发展,没有知识没有头脑是绝对不行的。儿子天资聪颖,秉性更随她,上进心特强,在学校属屈指可数的优等生,按正常发挥,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然而事与愿违,滕霄太不争气了,傍近高考时,居然鬼迷心窍恋上了网吧,继而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致使学业荒废,功亏一篑,高考名落孙山。她不死心,让儿子再复习一年,结果人刚命不刚,依然照瓢画葫芦。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压根儿没有料到,儿子会出息成这个样子。现在他不是未成年人,需要她精心呵护。他已是成年人了,应该自食其力,不能让他像棵菟丝子老是缠绕在她身上。想想那些动物吧,待孩子长大了,就毫不客气地将它们撵出窝,让它们把握自己的命运。人乃万物之灵,更应如此。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她毅然做出抉择——下狠心将儿子轰出家门,不然的话,儿子这辈子就毁了!他毕竟是个母亲,当做出这个有悖常理、不近人情的决定时,心中甚觉悲怆,不免失声啜泣。

过午时分,滕霄回到家中,丰远黎将他叫到客厅,面对面坐下来,郑重其事地说,小霄,你之所以没考上大学,并非你没有天赋,而是网吧害苦了你,它吞掉你的钱财是小事,尤为重要的是葬送了你的前程,当初我为你取这个名字,想让你像雄鹰搏击云天,谁知你却成了一只蓬间雀。吃一堑长一智,你本应吸取教训才对,你却不以此而感到羞耻,仍旧恶习不改,迷恋成癖,不能自拔。你的一些同学都美梦成真入学深造,给父母脸上争了光。你呢,吃好的穿好的,却出息成一个败家子,让我矮人三分,在人们面前说话卷卷舌头。鱼让水架着,山让树架着,人让儿女架着,就凭你现在这个窝囊样子,我能指望你什么!你成天无所事事,还要让钱陪着,照这么下去,咱家底再厚实,也会坐吃山空的。我想啊,你老是这么依赖我,将永远是个庸才,是个酒囊饭袋。人总有衰老的时候,当我不在这个世上,你什么本事也没有,真难想像你将如何生存下去。你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生活上能够自立了,不如到社会上闯荡一番,或许你还会有点出息。鉴于这种情况,我特地制定了“约法三章”:一是从今天起,你我断绝母子关系;二是将来我老了,不用你赡养送终;三是我再不给你分文,不管往后你发生什么事情,都与我没有任何牵连。

滕霄不以为然,妈,你是不是在变着法儿吓唬我?

丰远黎苦苦一笑,你不是三岁小孩子了,我能吓唬住你么?

滕霄瞠目结舌,这么说你是动了真格的?

丰远黎指着文稿说,你可看清了,这白纸黑字写得分明,你若同意,可在上面签字画押,等拿到公证处公证后即可生效。

滕霄万万没有料到妈妈会给他来上这么一个绝招,委屈、悲哀袭上心头,望着那张文稿,骨子里又迸发出一股不屈不挠的倔强劲儿,委屈转化为刚强,悲哀化为壮烈,继而化作愤懑。他的眼神冷冷的,脸色好难看,嘴角在抽搐,仿佛预示着一场雷雨即刻到来。果然滕霄被激怒了,冲妈妈厉声吼道,你的心太狠了,都说虎毒不食子,叫我看哪,你比老虎还凶呢!行啊,我马上离开你,我就不信,离开你这块高粱地,我就不能拉红屎了!你记住我这句话——我混不出个人样来,绝不回来见你!说罢在文稿上签了字,摁了手指印,然后回房间将衣服铺盖捆好。

丰远黎泪眼婆娑,塞给儿子1000元,考虑到你不能马上找到工作,这点钱你收下,关键时刻也好救饥救渴。

活也由我,死也由我,你就别操这份闲心啦!滕霄将钱摔在地上,轻蔑一笑,悻悻而去,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之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5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