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3期
映 泉 路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3日   

  董念涛

 

A-1

又是秋天。秋天总是让人感觉到美好。

这个秋天,小小升入到初中,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端。往日的生活规律肯定是要打破的,小小、我和她的妈妈,都感觉着是在奔向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心中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充盈得满满的。

开学前一天,我骑着摩托带着她们娘俩儿去了一趟学校,按照班级的号码找到了楼层,找到了教室。我告诉小小,上学、放学时,要沿着楼梯的墙壁走,这样才安全。小小点了点头,脸上掩藏不住喜悦。这孩子,倒是蛮听话的。接着,我们又找到了洗手间,小小的妈妈叮嘱她,入厕时一定要关好门,小小照例点着头。

小小的妈妈叫田馨,在城里经营着一个商铺,整天忙进忙出的。至于小小的生活起居,指望田馨怕是不靠谱的,原先读小学时,可以到她的店里去糊弄一下日子。但现在是中学了,不一样的,我也作好了准备,和小小一起度过这三年的时光。

我和小小订立了口头协议,连续接送她三天后,然后她独立上学放学。第一天,我把小小送到校门口的时候,简直被那个壮观的场面吓傻了,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想挤到校门处,头都大了。

真不愧为是市重点中学,好像没这个喧闹的场面就对不起这个称呼似的。这条路,叫映泉路。因为这个中学,这条路成为本市最为拥堵的路。我和小小约定,距离校门外200米处的报刊亭碰头。小小知道我不喜欢凑热闹,对此无异议。

映泉路,其实是挺有意思的一条路。路两旁,长着成排的樟树,绿色如盖,摭住了人行道,无情地挡住了阳光的直射。比樟树矮一些的是梅树,长在花坛中,枝枝桠桠的,宛如一道屏障。

临近放学的时候,我裹进了人流的漩涡,好不容易蹿到了报刊亭旁。支起摩托车,一屁股坐在上面,时不时地还可以翘起二郎腿,这才是我的幸福时光。啥时候有这么个机会看人来人往呢?人间百态,写在一张张脸上,有灿烂的,也有阴郁的,有喜乐的,也有沉默的。最能点亮激情的,是有数不清的美女经过,一个个姹紫嫣红,一个个低首娇媚。当然,也有一些不更事的女人,穿得不像个样子也敢在这条街上混,跪服了。

校门像是放开了闸一般,孩子们鱼一样被波浪推了出来。街边的小推车处也热闹起来,有卖烤鸭腿的,有卖凉皮的,有卖臭干子的,有卖章鱼丸子的,等等。不论哪一个摊贩前,总能够留住些许孩子的脚步。

看得正过瘾时,心中感觉到小小也应该到了吧!真是奇怪得很,小小真的就在不远处。我冲小小挥了挥手,掠过人群,她应该看到了我。于是她加快脚步,来到身旁时,第一句话就是:“发了好多书呀!”果然,她背后的双肩包鼓鼓的。我说:“还没到时候,以后有更多的书。”隐隐听到小小唉了一声,仔细听时,又像是没有。听她的语气,挺兴奋的。

这样就好,你的成长有我相伴,这是多美的事儿呀!能够见证小小的成长,能够参与小小的成长,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骄傲。小小坐在摩托车的后座,我能够感觉到她坐得规规矩矩的,因为丝毫感觉不到晃动。

我说:“这第一天上学,感觉怎么样啊!”

听了这话,小小笑了,那种笑似笑非笑,带着那种低低的银铃声。小小说:“还好啊,课间时我到教室转了一圈儿,发现一个秘密,全班居然没有一个长得帅的男生。”

啊!!!这是什么个情况?我感觉到笑死了,一时无语。小小这是怎么了?怎么冒出这么奇怪的想法。我能够批评她么?却找不到词儿。也许她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这么自我宽慰,但心中还是莫名生出一些隐忧。

小小倒是一个自觉的人,用不着别人去多管。每天吃完晚饭,就抱着一摞作业到阳台上去写,她说那儿敞亮,自由自在的。我知道,在一幢幢楼房中,一扇扇闪亮的窗户里,也有我们家小小奋斗的背影。

作业自然很多,一般得写到十点钟的样子,加上我的检查时间,总得到十一点左右才能完事儿。每每此时,我总是赶着小小快点儿收拾快点儿上床睡觉去,因为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必须起床。面对这样的节奏,我们好像都觉得理所应当似的。有时候,我心中不免痛惜,读书真是一个苦事儿。但不苦又能咋的呢?这时不吃点儿苦,将来就有苦吃的。

一周后,全校新生进行摸底考试。小小在全班排名第30位,我并不是一个唯成绩论者,觉得能够有这样的成绩也不错。我对小小说:“看看,付出再多的努力也是值得的吧!我们一起再加把劲儿,肯定能够再往前走一点儿的。”

小小抿着嘴笑。无论我说什么,对也好错也好,她从来就不会反驳我。

B-1

映泉路,我记住了这条繁华的街道。因为,我的中学就坐落于此。这条街道并不长,但它特么有意思。在学校的两端,有数家书城相拥,还有一些小小的文化用品店铺相间。最富人情味的是,每当上学放学的时候,苍翠的浓荫下,总会有一溜儿小推车,卖着各种各样的小吃。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诱惑,但特么的美好。

同一个中国,同一个童年,有好多一起玩耍童年的小学同学梦想着进入这所中学,但大多数没有如愿,因为这是全市最有名的中学。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稀里糊涂地进来了,而且还稀里糊涂地进入了素质班。他们都挺羡慕的,没点儿关系是进不了素质班的。我心想,这有个什么了不起的?我家不就没什么关系么。

我的爸爸叫包背,是都市报的一名记者,到百度上搜一搜,他都有好多页了。说不上对他有多佩服,只知道是一个写字儿的而已。我的妈妈叫田馨,是个小商贩,整天忙进忙出的。你瞧瞧,他们像是有关系的人吗?

以我的成绩想进入素质班,简直不可能。那么我就是个搭头哦!一个好的班,不能个个都是优秀者,于是就得穿插我们这样的几个主儿,如此才显得真实。看出来了吧!这才是高手。其实无所谓,在哪儿不都是读个书吗?有个什么区别的。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55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