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4期
三峡,风景依旧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9月13日   

□邓训晶

 

船行三峡,辽阔的水面,让我们乘坐的环宇2号游船也如一叶扁舟。甲板上的江风多情地掀起了我的衣角,掀起了我的长发,迎着风儿我高喊,“三峡,我又来了!”

18年前,听说三峡要修大坝,很多风景要被淹没,再也见不到美丽的三峡了,于是那年火红的7月我与友人游览了三峡。在朝天门码头乘上游船,很快我们看见了河谷狭窄如走廊的瞿塘峡,滔滔江水,水流湍急,惊涛拍岸,险如天堑,船行其间,峡谷深深,仰望峰巅,云天一线;看见了丰都这个有1800年历史以鬼怪神话传说而出名的古城;船轻快地进了夔门,看见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白帝城——我心目中如梦如幻的仙境;看见了张飞庙,那独具匠心的建筑让我过目不忘;沿江而下,看见了两岸青山叠翠的巫峡,夕照下,渔船撒网,鱼跃人欢,渔家女在江边抡棒捶衣,一幅人与自然的水墨画卷;我们迤俪而行,过了以“险”出名,以“奇”著称的西陵峡就到了葛洲坝,我们的游船通过了闸口,来到了宜昌。就这样,我完成了18年前的三峡行。我离开三峡时,一步一回首,心里有千般不舍,万般留念。美丽的三峡,你悬崖峭壁如削,怪石奇洞峥嵘,峡内迂回曲折,滩多水急,漩涡翻滚,两岸还有充满神秘色彩的栈道、悬棺和众多的文物古迹,真的就要被淹没的面目全非了吗?再见了,三峡!

随着三峡工程的不断建设,不时传来三峡大坝截流了,三峡大坝修筑完工了,三峡蓄水120米、150米、175米……。这些消息传来时,除了欢欣鼓舞,除了觉得中国人民了不起之外,我更揪心的是那些美景,可能再也看不见了吧?

从此我就有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一定要去重游三峡。机会不期而z至,县作协组织文友们三峡采风,我高兴地心花怒放,欣然前往,环宇2号游船乘风破浪带我三峡行。刚入夔门,我就发现和18年前相比,水面宽阔了不少,已经少了崖壁削如城垣,山势岌岌欲坠,山峦连绵相错的气势,多了一份宁静祥和,但夔门依旧雄,风景依旧美。

路过奉节白帝城,我重游了这个被诗歌浸染的小城。当年一面靠山三面环水的白帝城如今四周被水环绕,只留下了绿树掩隐下的山顶,似绿波簇拥的水中明珠,亭亭玉立,少了铿锵威武,多了灵秀妩媚。所幸刘备的托孤堂还在,还能让游人回眸三国史上最悲戚的一幕;所幸李白、杜甫、苏轼、陆游的诗词歌赋还在,还能让人们欣赏到被诗歌托举的诗城。白帝城,风景依旧。

我寻找着张飞庙,可张飞庙被淹没在江水中。夕日依山而建的庙宇,气势恢弘的殿堂建筑被拆迁了,在与云阳隔江相望的盘石镇按原建筑的布局、风貌重建了一座张飞庙。她耸立江边宛若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国画,虽然少了历史的厚重,却多了一分壮美。张飞庙,风景依旧。

来到巫山县,当年“万峰磅礴一江通,锁钥荆襄气势雄”的巫山不见了,我寻找着。人们告诉我,老巫山在水下100米的地方,现在高楼林立,华灯闪烁的是新巫山。我对着水下深情地凝望,老巫山,为了共和国的繁荣,世代居住的人们舍去了自己的家园,人民不会忘记你的贡献。船在轻快地驶向前方,我在甲板上眺望,巫峡两岸峰峦挺秀,山色如黛,古树青青,枯藤盘于岩石间,飞瀑悬泻于峭壁。原来深深的峡谷,现在山峰变矮了,江面宽阔了好多。但神女十二峰仍耸立云霄,尽管水位抬高了50米,但神女无恙,它的卓越风姿仍须仰望。原来“西陵滩中行节稠,滩滩都是鬼见愁”的西陵峡也旧貌换新颜,由于蓄水增高,以前的鬼门关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幅色彩斑斓,气象万千的壮丽画面。三峡,风景依旧。

转过群峰,水面突然开阔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美景就出现在我们眼前。船上的游人欢呼起来,三峡大坝到了。我迫不及待地跳上码头,好雄伟壮观的三峡大坝!像一匹烈性野马长途奔驰的长江,在这一道举世无双气势磅礴的大坝前,几经冲撞之后,终于精疲力竭,变得温和起来。浅滩暗礁尽淹江底,展现在眼前的是碧波荡漾的平湖风光。在这里我们看到三峡创造的奇迹,它创造了众多的世界第一;她凝聚三峡建设者的智慧;它抒发了中国人民的豪情。三峡巨变,但风景依旧。

一路寻来,昭君故里依然山清水秀;秭归汨罗江依然龙舟竞渡;三峡人家,依然倚山傍水,锦绣如画;置身于长江画廊之中,依然美不胜收;挥手告别时,我依然一步一回首;再见了,三峡,你风景依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76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