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4期
幸福花事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9月13日   

□金燕伶

 

午后的时光懒洋洋的,阳光隔着窗透过纱斑驳地洒在窗台上,那一盆盆绿意剪断的阳光的影子,投下星星点点的光影,瞬间,觉得清凉,让人心生欢喜……“午枕花前簟欲流,日催红影上帘钩。窥人鸟唤悠扬梦,隔水山供宛转愁。”此刻,好想躺在花树下打个盹做个梦,梦里,偶尔花落至,偶尔雨纷飞。

每天与花草相伴的日子就是幸福的。

 

水横枝

 

查资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栀子花还有一个别名叫:水横枝。

突然之间就觉得这原本普通的花儿变得诗意起来。

栀子花在我们这里算是贱养的花儿了,农家小院的屋角墙边,公园的绿植带,都大量的生长着这种花。夏天的时候,走进公园,一阵阵的栀子花香幽幽的袭来,晚间散步纳凉的人们总是会坐在开满栀子花的园子聊天,直到夜凉了才各自回家。有时候也会有人摘上几朵,管理员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这花儿太普通了,开得也极茂盛。若是到了秋天,有人想摘公园里的桂花,那可就难了,大老远的就有管理员冲你嚷嚷。

 昨天买花的时候问花农,为什么我养的栀子花才打苞,而且还很小,为什么你的已经开花了,她说你那是另一个品种,要过段时间才开的。

原来是这样,这样也好,这盆花事将近的时候,那盆也就应该会开花了吧。到花事尽了的时候,我也要摘一段栀子花枝放在清水里,看它长出绿叶。然后置于案头。

那个时候,也许我应该会想起鲁迅先生在《<朝花夕拾>小引》里的这段话:“书桌上的一盆‘水横枝’,是我先前没有见过的。”

其实,我先前也是没有见过的。更不知道,这普通的花儿,原来有这般诗意美好的名字。

待到栀子花开,在每一个清晨和黄昏,在每一个我低头抬头的瞬间,都会有缕缕清香萦绕相伴。草木无情却又有情。有时一株花草带来的喜悦,似乎更妥贴更绵长,它能够让我的心里开出一朵花。

 

窗台上的花

 

窗台上的茉莉开了两三朵,盈盈的,怯怯的,淡淡的幽香,月光的清影在花瓣上摇曳着......喜欢栀子,米兰,桂花以及茉莉还有白兰花的香,也许明早在街边就会偶遇穿着素净衣衫的老太太挽着小篮子叫卖白兰花和茉莉花串呢。

在花市买到一盆吊灯花,这是小时候叫的名儿,学名叫吊钟海棠。小时候我的书桌和窗台上总会有一些花草,通常都是一些易养活也便宜的花儿,书桌上通常是文竹或者米兰,窗台上一般会是一些极贱的花草,好多我都叫不出名儿。但有时候奶奶也会为我买一些特别的花儿,比如,胭脂花,满天星。印象最深的就是吊灯花了,因为那花儿的形状很特别,像灯笼也像吊灯,小时候觉得特别有趣,还记得奶奶给我买过绣球花,夜来香,那时候花儿便宜,普通的一元钱一盆,好点的花儿也就二元钱一盆,所以我的窗台上经常都会换着不同的花草,因为总是养不好,所以总要不停的买,但一直都会有一盆花在书桌前的窗台上。

这也许是我现在依然喜欢把花儿放到我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的原因吧。

喜欢买花,虽然总是养不好。

那晚去超市,原本要买些水果零食的,却不经意间在那样嘈杂喧闹的街市发现了一间花屋。里面摆放的全是绿色植物,没有盆花也没有插花,一色的绿植和水培植物,卖花的女子有着干净的笑容。并不是多热情,也不会让你觉得冷落,突然间就喜欢上那里,在那些绿色的植物中间穿来穿去,这盆看看,那盆看看,然后选上一盆自己喜欢的绿萝,离开的时候淡淡一笑,轻声说再见,那位干净温暖的女子亦是用同样温和声音说再见。

突然觉得,如果不是这里环境太过吵闹,在里面再摆上几张书桌,放上一些书藉,这地方,倒真是一处城市中的桃花源呢。

每次买花都会向卖花的花农或花贩询问一些关于种花的方法,有时候也会和他们聊一些别的什么,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觉得生活很真实,远离诗歌,音乐,即使没有一张书桌,也一样会觉得很美好。

因为觉得更接近土地和田野,更接近蓝天与山水,那是一种踏实和安定。

就像我现在的生活,没有悲欢离合的情节,一切都如此的简单澄澈,却又并不是波澜不惊。这样平静安宁的生活让我可以放慢脚步,静下心来感受空气中的花香,窗前掠过的鸟儿的欢唱,可以俯身细看路边的小草,荷叶上的清露,还可以与这满室的花草朝夕相处。在尘埃的深处,烟火般地活着,而又不染烟火气。总会,和一些美好不期而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78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