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5期
诗联花锦扮阳春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11月23日   

—— 《鄂州当代诗联集》简评

□余国民

 

 

春华秋实、硕果累累。上下两集、装帧精美的《鄂州当代诗联集》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无疑是鄂州诗联界各位同仁翘首以盼的一大盛事。该书由胡盛海先生主编,收录了720余人的3470多首(副、篇)诗词、楹联作品和评论文章,既是鄂州当代诗词、楹联作品首次较大规模的一部合集,也是鄂州市近三十年来诗词、楹联作品的一次集中展示。其作者以新、老鄂州人士为主,也有少量的外市和外省人士,不乏名家,不乏力作。本文仅就该书内容方面的几大亮点,作简短的评析。

直面现实。为时而著,文以载道,向来是中国诗的一大传统。改革开放的艰辛进程,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等等,诗人们都用艺术的手法,及时地作出了反映。比如彭正烈的《临江仙·习总书记巡访峒山》:“百里千年奔未息,港流阅尽沧桑。峒湖自古芰蓬荒。只今田似海,鱼嫩稻棉香。    国首莅巡新村舍,促行一体城乡。重农治本正纲常。为圆中国梦,稳舵劈波航。”201372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城乡一体化试点的鄂州市长港镇峒山村视察。诗思敏捷,好一个“重农治本正纲常”!再如王中和的《满江红·颂十年改革》下片:“工农旺,商贾热;经济活,科研发。看红旗漫卷,关山频越。十亿人民团结紧,万千志士雄心勃。上征途,一往竟无前,争传捷。”此诗写于上世纪80年代末,十年改革,初见成效;十年征途,捷报频传。其他诸如港澳回归、抗洪抗震、飞船上天、太空漫步、三峡建闸、北京奥运、战胜“非典”、青藏铁路通车、武昌首义百年、抗战胜利日大阅兵等大题材,在诗联中都有反映。如龚冠军的《喜见香港、澳门回归》,白雉山的《百字令·纪念辛亥首义》,刘中华的《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宋俊生的《惊闻5·12四川大地震》,骆天祥的《英雄碧血染蓝天》,湛有恒的《纪念新四军成立七十周年》,谢照清的《满江红·三峡工程永久船闸试通航》,熊家汉的《满江红·庆祝神舟5号胜利回归》等等,诗人们都满怀激情,放声歌唱,留下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对于社会上的一些弊端,诗人们则毫不留情,予以针砭。比如魏昌德的《江城子·赌风》:“四方请客赌场重,叹民庸,且官崇。不厌精疲,愚醉自为荣。尽昼连宵长与共,连年纵,九州同。    伤神倦脑费时功:累家中,损颜容;诱盗滋贪,怜丑孕狂凶。执法严规促自律,祛腐习,立新风。”斥责赌风,意义深远。周幼云的《为贪官画像》,陈格的《斥时下歪风》,吴幼鹏的《有感于中学生跳楼事件》等,都是针砭时弊的好作品。

讴歌英模。英模的事迹能够激发人们的爱国精神,振奋民族精神,把英雄模范的崇高精神转化为推动实际工作的强大动力;能够弘扬社会正气,树立学习楷模,引导人们见贤思齐,净化心灵,提升境界,推动建设。丁有国、廖世赋、余国民等人的组诗《辛亥革命鄂州英烈赞》和阮习之的《谒彭楚藩烈士墓》,满怀激情讴歌了彭楚藩、吴兆麟、程正瀛等辛亥革命志士的英雄本色。胡盛海在《参观<吴兆麟将军事迹展览>》中写道:“革命元戎吴兆麟,为民爱国建殊勋。武昌首义推清帝,解甲归田作庶民。建闸修堤流血汗,餐风露宿历艰辛。功勋彪炳垂青史,亮节高风启后人。”高度赞扬了鄂州籍的辛亥革命临时总指挥吴兆麟将军“武昌首义”和“督修大堤,建民信、民生二闸”的不朽功绩。土地革命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在前仆后继的鄂州革命先烈中,也有不少女性的身影。比如叶新华的组诗《鄂州九女英烈颂》便是讴歌这些女英烈的作品。“婷婷卓立吐清香,血溅屠刀正气扬。感动苍天飞雨泪,殷红烂漫染荷塘。”(《李四宝》)“夺马开枪一瞬间,救人击寇血中眠。神州秀水钟灵聚,情寄山川化紫烟。”(《叶桂芳》)李四宝于1927年参加革命,1930年被捕牺牲,年仅22岁。叶桂芳曾任“抗日十人团”小组长,在湖边洗衣时遇日寇大扫荡,为掩护游击大队长而英勇牺牲。诗人悲愤读史,含泪吟诗,一时和者甚众,徐年生、杨孝儒、吕家辉、程金维、余乔生等人均有和作。新时期以来,各个行业的英雄模范,更是层出不穷。比如熊忠厚的词《忆秦娥·纪念赵怡忠烈士》,胡盛海的律诗《赞反腐战士佘太和》,汪建勋的楹联《鄂州人物赞》,周运交、吴永和等人的组诗《“三八红旗手”之歌》,张立的《苏柳英》,徐胜利、徐祥胜等人的《鄂州女劳模赞》等等,点赞英模,催人奋进,都有满满的正能量。

寄情山水。鄂州,作为我国优秀旅游城市,山水名胜,闻名遐迩,八方游客,纷至沓来。该书中吟唱山水名胜的诗词、楹联,也比比皆是。如吴丈蜀的《再到西山》(其一):“名山不厌几番游,又访寒溪到鄂州。久聚僧徒鸣粥鼓,频来骚客舣行舟。松风阁上怀山谷,九曲亭边念子由。满载飞轮来复去,登高目送大江流。”登山怀古,写景抒情,诗味浓郁。再如叶文福的《鄂州望江楼》:“登楼一派大江开,三国雄风扑满怀。鼎足仲谋凭赤壁,火攻孟德失铜台。江山依旧风流去,人物轮番踏浪来。难得孙权称帝梦,旅游今日巧安排。”依旧江山,风流人物,三国雄风,吴王帝里,囊括其中,诗艺老到。其他如罗辉的《梦天湖》,杨逸民的《访鄂州西山松风阁,赋三绝句》,胡迎建的《游莲花山景区》,陈志胜的《观音阁》,朱祥麟的《谒张裕钊陵园》,缪英的《游西山》,吴洪激的《八声甘州·游梁子岛》,姜长生的《登武昌楼》,姜宗哲的《武四湖掠影》、侯孝琼的《梁子湖二首》,王道平的《莲花山碑林》,王长喜的《南浦远眺》,程廷炽的《鄂城八景》,杨济民的《暴雨后赴西山寺观灵泉》等等,都是吟山咏水、抒怀寄情的佳作。《鄂州山水名胜楹联》和《鄂州江滩三国风光带楹联》两辑中,联花璀璨,应接不暇,兹举几例,以飨读者。熊家寿的《古楼》:“文光剑气同千古,月色诗声共一楼。”陈格的《武昌楼》:“带甲临江,楼距西山争霸业;散花酹酒,烟浮鄂渚壮吴都。”朱朗如的《黄龙阁》:“黄龙飞绕,吴帝郊天,萃君臣辅治,文武精英:帷幄运筹,疆场驰骋,隆隆鼙鼓,猎猎旌旗。此昔江东人物,建都拓土,豪气干云,霸业三分图一统;丹凤舞旋,高台拔地,觉宇宙循环,山川锦绣:莺歌婉转,燕语呢喃,矫矫芙蓉,依依杨柳。当今鄂渚州民,重教兴科,雄心贯日,新猷万倍写千秋。”谢守信的《凤凰台》:“曾是当年议政台,有丹凤来仪,喜报吴王成帝业;而今又建旅游市,正红旗招展,春盈鄂府显风姿。”

袒露心灵。无论诗词还是楹联,寄寓情感,抒写心灵,是其主要的功能。这方面的作品,书中数量多,质量也较优。像卫衍翔的《九十豪吟》,徐晓春的《贺鄂州大学南浦诗社成立》,叶贤恩的《洋澜遣怀》,周隽的《读王路<弃拾集>寄赠》,王泽中的《自嘲》,胡念征的《卜算子·怀人》,李守宜的《七五生日遣怀》,皮兴华的《岁月吟》,余忠军的《述怀》,朱双慧的《语寄》等等,文从字顺,情真意切。比如高志文的《满江红·秋思》:“怅恨西风,吹瘦了、一池荷色。凝望处、翠衰红减,满园清寂。牧笛闲吹杨柳老,纶竿独钓芦花白。听暮蝉、啼破月黄昏,添凄恻。书案静,陈淡墨;才思竭,枯词笔。任眉间心上,泪痕成积。十二栏杆休倚遍,几杯淡酒能消得?更无端、夜雨滴芭蕉,篷窗隔。”古人诗云:“离人心上秋。”秋思,即愁思。上片写景,作者选取“西风”“荷”“杨柳”“芦花”“蝉”“月”等意象,缀以“怅恨”“瘦”“衰、减”“清寂”“老”“凄恻”等饱含情感的词语,景中有情。下片抒情。本想排遣愁绪,但才思枯竭,空余泪痕,只好倚遍栏杆,借酒浇愁。末尾,雨滴芭蕉,以景结情。通篇虽无“愁”字,但种种情状,怎一个“愁”字了得。再如陈西周的《临江仙·次韵友人雪词》:“本在清寒云外住,生来抱玉怀冰。飘飞洒落是传情。无声都领会,有爱不零丁。    拂竹随风先弄影,助梅吐蕊无停。长思融入大家庭。能为天下水,不计此身轻。”本词咏雪,独具慧眼,写其习性品格,寄托遥深。

该书还有一个特点,即诗联作品之外,还有一辑《诗联评论》。其中载有叶贤恩的《<鄂州山水名胜楹联>序言》,姜锋青的《<中华当代竹枝词>读后》,杜政宁评论凤凰广场楹联等共12篇诗联评论。

以上数语,实为笔者的一点浅见,限于篇幅,众多作者作品不可能一一提到,有待读者诸君阅读欣赏。期待诗人联家在今后的创作中更好地为祖国放歌,为英雄点赞,为山河添彩,为人民抒怀,更好地遵循诗联格律,多出精品。

行文至此,口占一绝,以志其感:卅年吟咏自含辛,两卷芬芳贵真纯。鄂渚文坛多盛事,诗联花锦扮阳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812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