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7年第2期
2B铅笔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7年07月12日   
戴来喜接着说,咱哥俩有缘哪,有缘。齐放刚要庆幸自己的肩膀躲过一劫,啪,戴来喜又一巴掌拍了过来。
  王仕达就是在这个当口打来电话的,这无疑让齐放有了解脱。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齐放一边对戴来喜和张鹏点了点头,一边掏出手机。
  你好王总,有什么重要指示?齐放说。
  电话那头,王仕达说,兄弟,我正开会呢,有件事得请你帮个忙,东城第二小学你熟不熟?
  齐放想了想,没想出东城二小有熟人,他就说,没有。
  王仕达说,是这样的,我一个员工家的孩子,在东城第二小学二年三班,叫李哨哨,想调个座位,求到我了。我也不好意思推辞,就想起你了,你无论如何也得帮我把这件事办了。你这么大记者,怎么也比我有办法。是你给他们学校写个报道,还是你让你们报社跑教育线的记者去办,怎么都行,晚上我请你吃饭。对了,我前几天上杭州了,给你带回个小礼物,晚上见。王仕达说到这儿,也没等齐放答应或不答应,就挂掉了电话。
  齐放把手机放回包里,不禁随口骂了句,他妈的。
  据我所知,齐放和王仕达是高中同学,多年以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半个月前,如果不是王仕达拉着齐放去酒吧泡小姐,偏巧又被齐放的妻子逮了个正着,齐放的妻子也不会把他告到法院。齐放本来要找王仕达,骂他个狗血喷头,可那件事过后,王仕达就和仲丹去杭州了,齐放找不到他。而现在,王仕达终于又出现了,安排给他这件事,还不由他分说,齐放真是越想越生气。
  他妈的,这狗娘养的!齐放又大声骂了一句。
  戴来喜问齐放,咋的啦兄弟?谁欺负你啦?跟哥说,哥让他今晚上就消失。随即他指了指张鹏,又指了指酒瓶,说,满上,满上,你愣着干啥?
  齐放谦让着,对张鹏说,好,好,我自己来。又对戴来喜说,也没什么,我一个哥们儿,想给孩子调个座位,让我帮忙给办,可那个学校,我谁也不认识。
  戴来喜又地拍了下齐放的肩膀,说,兄弟,没事,放心喝,这事哥给你办。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齐放随口敷衍了一句,端起酒杯,与戴来喜碰了下杯,说,我敬大哥一杯。
  干了杯中酒,戴来喜对张鹏说,我兄弟这事,我就安排给你了,抓紧落实。
  张鹏说,这,这。
  戴来喜又问齐放,兄弟,你那哥们儿家孩子在哪个学校?
  齐放见戴来喜是认真的,他就说,在东城二小,二年三班,叫李哨哨。
  戴来喜把脸转向张鹏,说,记住了吧?抓紧。
  张鹏的额头上就有了汗水,他说,戴总,我,我不认识那学校的人哪。
  戴来喜啪的一拍桌子,噌的一下站起来,差一点撞翻了桌子,一双筷子和一个酒杯掉在了地上。戴来喜指着张鹏的鼻子说,咋的?我说话不好使咋的?
  齐放紧忙说,大哥,你别难为张主任。
  戴来喜说,我没难为他。你问他,我难为他了吗?
  张鹏一个劲地点头,说,没有,没有没有。
  戴来喜说,我看你这个车间主任是不想干了。
  接着,戴来喜扭过头来,哈哈一笑,对齐放说,来,兄弟,喝酒,咱接着喝。
  随即,啪,齐放的肩膀又挨了戴来喜一巴掌。
  6
  你是李哨哨同学的家长?
  在东城二小三楼的走廊里,说这句话的,是哨哨的班主任,一个大约四十岁的女人,脸色冷得能刮下二两霜雪。
  是,是,我是。大刚使劲点头答应着。
  一周以前,大刚让艳秋去找她二嫂伯丹,想通过仲丹的婆婆给哨哨调座。可一周之后,哨哨的座位也没调成。大刚就有些沉不住气了,艳秋更是大骂伯丹,还要去伯丹家把那五百块钱要回来。大刚好说歹说,总算拉住了艳秋。
  也是在这一周里,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让大刚很是着急上火,他的牙龈炎,也可能是牙髓炎吧,就犯了。都已经三天了,大刚的左腮帮子肿得发亮,到了夜里,简直都能强迫他家那盏六十瓦的灯泡下岗。还有件事,就是大刚所在的河滨化工厂要转制了。新来的厂长,大刚听说他是叫戴来喜,这人要求每个工人都要上交至少两万元钱入股,说是工厂要改成什么什么股份公司。
  这天上午,大刚正在为这两万元钱发愁,哨哨的班主任给大刚打来了电话,让他来马上学校一趟。大刚以为,一定是哨哨调座这事有眉目了,他就跟车间主任请了假,乐颠颠地来到东城二小。
  可哨哨班主任的神情,明显苗头不在正轨啊,一脸更年期提前的样子。大刚的心,噌的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哨哨的班主任说,教育学生,光靠老师不行,主要还得靠你们这些做家长的。
  大刚不知道班主任要做什么,他就点头。随即,大刚向楼下的操场看了一眼,不知道是四年组还是五年组的一个班级,在上体育课。体育老师嘴里含着哨子,四五十个学生,在环形跑道上拖泥带水地跑着。
  李哨哨同学,表面很文静,内心太有个性。班主任接着说,平时我没少批评他,可他就是不改正,总不完成作业。
  大刚的脸就红了。这种红显然是有重量的,向下沉,大刚的脖子也就成了浅粉色,并且逐渐加深。
  班主任接着说,这个学期开始,我让学委张彩虹跟他坐一桌。我是想让张彩虹同学帮助他,他可倒好,偷着把张彩虹同学的作业本撕了。今天中午,他还偷偷往张彩虹饭盒里放了只死耗子。我班两个同学都看见了,我也亲眼所见。
  大刚气得整个身体都发抖了。他说,老师,你放心,回家我就揍他。
  班主任说,别,你千万别揍他。我让你来,是想告诉你,老师和家长携起手来,双方面共同努力,学生才能真正进步。
  大刚本来就没什么口才,但他还是努力向对班主任说了足有一卡车的好话。至于给哨哨调换座位的事,大刚根本就没敢提。班主任自然也没有提,她说,那先就这样吧,我得马上给孩子们上课去了。
  这会儿,大刚耷拉着脑袋往工厂走。
  大刚一进河滨化工厂的大门,车间主任张鹏就从门卫室里迎了出来。张鹏把一张纸塞给大刚,他说,你家孩子在东城二小上学对不?
  大刚说,对呀。大刚愣呵呵地回答。他的心里满满当当的,被塞满了纳闷。咋回事?主任咋说起哨哨了?
  张鹏说,戴总有个朋友的孩子,也在东城二小上学。说到这儿,张鹏用右手食指点了点大刚手中的这张纸,接着说,那孩子想换个座位。今天下午你就去跑这件事,跑不成,以后你就别来上班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10737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