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鄂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信息 > 《江南风》 > 2018年第1期
在青林寨感受诗意
【字号: 】   【复制链接】   【转发】   【纠错】   【打印】   【关闭】    2018年03月15日   
 

□鄢 

 

初冬的傍晚,我们驱车驰往青林寨。一行车队沿盘山公路在莽莽苍苍的群山间鱼贯而行,使得黄昏时寂静的山谷平添几许喧腾。放眼望去,只见斜阳西下,北雁南飞、山色空蒙、荒草漫野,大自然的一片萧索、壮美之景,使人的心胸立时旷达开来。

其时秋色已褪,名声大噪的满山红叶已枯萎凋敝,但那路旁丛生的毛芦却引出另一番盛大的景观:只见一蓬蓬细细长长的叶条儿,擎起一束束高高低低的芦苇,沿路铺陈,随风招摇,这些洁白的“火炬”,是那样飘逸轻盈、圣洁无暇,仿佛在特意为我们举行欢迎仪式似的。见到此情此景,每个人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恨不能立即下车,一头钻进这幅浪漫的图景中去。

日暮时分,我们抵达目的地,在山顶与另一群文友顺利“会师”。大家为着一个共同的文学盛会,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这温煦的初冬时节,这番情景颇有些梁山英雄聚义的相似之感。众人之间有相互熟悉的,也有彼此陌生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甚或更热情些的谈笑与拥抱,传递的均是文友间心有灵犀的契合,气氛瞬间就变得融洽、热烈起来。晚餐是在谓之“演武寨”的岩屋中进行的,岩屋为巨石垒就,正中大厅,左右各设厢房两间,厅内挂满书家字画,摆设香案茶几、木桌木椅,朴拙中尽显天然本色。五、六十人分桌而坐,在欢声笑语中把酒言谈,尽兴开怀。

篝火晚会在筹光交错的宴席之后盛大开幕。皓月当空,烈焰熊熊,文朋诗友汇聚,吟诗诵曲是必不可少的,更何况此次笔会邀请来的能歌善舞者众多。巨型铁锅内架起“哔剥”作响的篝火,大伙儿围成一圈,手拉着手,欢歌唱起来,劲舞跳起来,火光映红脸颊,笑语响彻夜空。动人的歌声惊醒了沉睡的鸟雀,鸟雀也为我们和鸣;沸腾的激情感染了明月,明月也为我们朗照。此刻,沉寂的山林不再沉寂,漆黑的夜晚不再漆黑,月光下的这一群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皆童心未泯、喜气洋洋,好像在共同举行着一个盛大的节日。

那一声空灵婉转的《蒹葭苍苍》是在四周一片静谧时洞穿心扉的,没有任何伴奏,没有一丝杂音,天地沉寂,只有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声破空而来,浅吟低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曲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古韵悠长。每个人都静心倾听,闭目陶醉,仿佛被带到了几千年前的诗经往事之中。不知沉醉了多久,当大伙儿如梦初醒时,方知是另一曲欢快的《卓玛》正高声响起,一个悦耳响亮的男声开始深情献唱。随着铿锵有力的节拍,女子们舞动手臂,自发地跳起草原上的舞蹈,火苗跳动闪烁,照耀着一排排容光焕发的女子,顷刻间,每个人都变成了美丽的卓玛。

月上中天,记不清这喧闹的晚会是何时收场了,倒是忆起了下山时的情景:黑寂寂的山林中,一行人列着长队浩浩荡荡回府,顺着脚下的青石板路小心翼翼地摸索而下,有人举亮了手机照明,有人高喊着“看路!”“小心!”不由得想象着从空中俯瞰此番画面的景象,在漆黑的密林中,这一列闪着星星之火的队伍多么像古人的秉烛夜游啊,只是,古人再有诗意,也绝没有如此浩荡的队伍相随吧。

是夜,众人歇息于青霖山庄。第二日清晨,伴着啁啾的鸟鸣,嗅着清新的空气,我们在露天餐厅享受了美味的自助早餐。随后,众人汇聚一堂,作家、诗人、评论家依次侃侃而谈,热情讨论“本土文学创作的语境与视野”。“文学是可以探讨的,文学是无法言说的,谁能给诗歌下出定义,谁都无法给诗歌下定义……”言谈饶有兴致,哲理丰厚,气氛热烈而幽默。座谈会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直至午时,大家仍觉得意犹未尽。

午后,暖阳高照,林中的一草一木皆像镀了金边的色彩,人心也被烘烤得暖融融的。沿着景区的游览路线赏景、下山,文友们依依惜别。山谷依然寂静无声,毛芦依然迎风招展,所有的,还是来时模样,但人心却丰厚了许多。

在青林寨的这个冬天,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访山林之胜景,发古人之幽思,抒今世之欢愉,论文学之真谛……一切言有尽而意无穷。我们终又浩浩荡荡归去,然而,那满腔的诗情画意已经深深印刻在了每个人的心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30872 内容页访问计数